|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六十三章邢勝男

第五百六十三章邢勝男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8 12:28  字數:3123

「走,跟我去見大姐。」!

名叫邢武的青年,境界還要略低於秦烈,只有通幽境中期修為,反倒是和他一起下劍葉舟的那些武者,有幾人在如意境階段。

那幾人明顯都以邢武為首,由此來看,邢家人應該是牢牢把持著金陽島。

在邢武的帶領下,秦烈隨著他們上了大船,被他引導著一路往第三層行去。

回頭去看,秦烈發現杜向陽等人,離大船還有些距離,顯然被劍葉舟拉在了後面。

這艘金陽島的船艦,名叫「破浪」,共有三層高。

最上面一層,有十來個房間,住著的都是邢家的族人,下面一層,住著金陽島境界達到如意境的武者,再往下,則是通幽境的武者。

邢武將秦烈直接領到一個鋪著柔軟毛皮毯子,寬闊無邊的房間內,這裡有廂房,梳洗間,還有修鍊室,雕飾精美,牆體上的有許多龜形、鳳形花紋,將房間修飾的頗為華貴。

「大姐,人我帶來了。」將秦烈領進來後,邢武揚聲說道。

「行了,你去把另外幾人也弄上來,暫且先安排在最下面一層。」一個柔媚的女聲,從一間緊閉的修鍊室傳出。

邢武點了點頭,低聲吩咐秦烈:「大姐的修鍊還沒有結束,你稍等一會兒。」

「哦。」秦烈淡淡回應。

邢武旋即走了出去。

秦烈隨意地看向修鍊室,沒有以靈魂意識感知,百無聊賴等候著。

大概一刻鐘後。

「嘎吱……」

修鍊室緊閉的房門被打開,一名穿著寬鬆長裙,身高體擴,體積極其臃腫的女子,像是長了腿的皮球從中走了出來。

秦烈一臉獃滯的看向她。

從那柔媚的聲音,秦烈還暗懷期待,以為對方必然會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如今這女人顯露真容,猶如一擊重拳,將他的想當然認為撕成粉碎。

「我叫邢勝男,金陽島的島主邢宇邈是我的大哥和你一樣,我也姓邢,我們邢家的祖上就在天滅大陸!」邢勝男走出後,看了秦烈一眼,就神情激動的表明身份,立即追問道:「你叫邢烈是吧?你先前說過,你和你爺爺都在深山內生活你爺爺他叫什麼名字?」

「邢,邢山……」秦烈信口雌黃。

邢家曾經在天滅大陸鼎盛一時,門丁一定極其興旺族人自然多不可數,再加上時隔多年,他還真不信隨口報個名字出來,這邢勝男能分辨出什麼事情來。

「你,你再說一遍?你爺爺叫什麼?」肥碩的女人又一次激動起來。

「邢山!」秦烈輕喝。

「老天!」邢勝男驚叫起來,她猛地上前幾步,激動地一把將秦烈摟住,喜極而泣道:「你竟然是七爺的孫子!」

秦烈生出被棉團不斷擠壓的怪異感。

驚叫著,掙扎著他好不容易從邢勝男的熱情摟抱中出來,連忙叫嚷道:「大,大姐你是不是弄錯了?」

「你這一聲大姐喊對了!我當真就是你大姐!邢武,都只是邢家的直系,你邢烈才是我們邢家的直系後代!」邢勝男大呼小叫,手舞足蹈地叫道:「我一會兒就告訴大哥,告訴他七爺竟然有後!」

「這……」秦烈傻眼了。

「你來看我們邢家的族譜!」邢勝男變戲法一樣,從她寬鬆的袖口內,抽出一本油黃色的古書,翻開書頁,指向其中一個名字道:「看到了沒?七爺,就叫邢山!」

秦烈湊過去一望果然看到邢山這個名字,內心不由苦笑,暗道還真是巧了。

「千年前,各方勢力殺入天滅大陸,對血煞宗還有附屬的大勢力展開圍剿。我們邢家當年就是五大家族之一,邢家慘遭屠戮,族人死的死逃的逃,全部都散落了,那是邢家最凄慘不堪的過去!」

邢勝男咬牙切齒,以污言穢語對來犯勢力一頓狂罵,最髒的字眼都潑到了林家、夏侯家和蘇家身上,罵的吐沫星子亂飛,讓秦烈不得不在面部凝結一個冰瑩光罩,才避過她口水的潑灑。

「好在,我爺爺雖然身負重創,還是僥倖活了下來,他帶著邢家的族譜,還有我父親等人,遠遁海外,一直逃到了天戮大陸。

「邢家七兄弟,我爺爺叫邢震,排名第五,你爺爺叫邢山,他是老么,你看,族譜上記載的清清楚楚!」

秦烈啞然。

他沒有料到,邢山這個名字,還真在邢家族譜上存在。

隨口編造了一個名字,沒料到在機緣湊巧之下,反而變成邢勝男激動的緣由,讓邢勝男將他當成了親人看待。

「小弟,你爺爺呢?還有,還有你父親,和你別的家人?」邢勝男厚厚嘴唇一顫,不忍心問,又不得不問道。

「死了,都被殺死了。」秦烈順著她的話,輕嘆一聲,黯然垂

「林家、夏侯家、蘇家!這三家不得好死!」邢勝男握拳,又是新一輪的潑的大罵,什麼污言穢語都涌了出來,盡數往三大家頭上澆。

秦烈暗暗好笑,都不需要他說明兇手身份,邢勝男便主動幫他解釋了,省了他不少麻煩。

他也看出來了,這邢勝男口直心快,行事粗豪,不拘小節,沒有複雜的心機,是個很爺們的女人。

「哦,對了,小弟,你在海上漂泊了那麼久,一定很累了吧?」邢勝男一臉關切道。

秦烈連忙點頭。

他想儘早和邢勝男離開,怕這女人繼續問下去,自己的謊言就無法繼續了,怕會被揭露身份。

「邢瑤!」邢勝男朝著長廊一吆喝,大聲叫喚:「快出來見見你小叔!然後,帶你小叔去你隔壁的那間廂房,讓他好好歇息!我一會兒就去找你爹,把你小叔的事情說一下,把你小叔的名字加上族譜!這是我們老邢家的大事!」

「小姑,我還在修鍊呢!」一個清脆的聲音從長廊一角傳來。

「臭丫頭!快給我滾出來!沒大沒小的東西!」邢勝男大聲嚷嚷。

一個明艷的少女,身穿一件淡綠色紗裙,不情不願地在長廊出現,嘟著嘴嘀咕道:「爺爺代的遠親,都還不知道真假,小姑你也太當一回事了吧?」

「哪裡還有假?七爺之名,族譜上記載的清清楚楚!你這臭丫頭再敢嘀咕,我撕爛你的嘴!」邢勝男一瞪眼,惡狠狠地喝道:「快喊小叔!」

邢瑤明顯對這個小姑一點辦法都沒有,無奈下,只能垂著頭,沒正眼看秦烈一下,隨口喊了一聲「小叔」應付過去。

邢勝男這才滿意,擺擺手,很認真地吩咐:「帶你小叔去你隔壁空閑的廂房先歇歇腳。」

「這個,大姐,我去最底下一層就好了,我朋友還在那邊。」秦烈忙道。

「不行!」邢勝男臉色一板,道:「你是七爺的孫子,是我們邢家的直系後代!怎麼能和那些下人待在一塊兒?這絕對不行!」

「呃……」

「邢瑤!還愣著幹嗎?帶你小叔過去不會嗎?真是個沒眼色的笨丫頭!」邢勝男又叫嚷起來。

邢瑤怕了她了,一縮頭,哭喪著臉說道:「走吧,小叔!」

「小叔」兩個字,她是咬著牙重重喊出來的,明顯對秦烈頗為不滿。

「邢烈,你和你小侄女過去,這丫頭敢給你臉色看,你直接告訴我,我讓她好看!」邢勝男哼了一聲,又道:「哎,自從邢家散了後,後面的那些小混蛋一個個都忘祖了,忘了老邢家真正的祖地在哪兒了。」

她唉聲嘆息,唏噓感慨,顯然對後輩頗為不滿。

邢瑤一刻不想逗留,見秦烈傻站著不動,氣急下,一把扯著秦烈的袖子,拽著秦烈就走。

秦烈被她拽的一個趔趄,還被她狠狠瞪了一眼,沒辦法,只能跟著她離開這邊。

ps推薦一下好友新書《獨步》,新書傍第二,很好找,寫的也很精彩!

簡介如下:東越神洲,南黎蠻洲,西秦太洲,北斗靈洲

天下以勢力為單位,群分天下,分天地玄黃四個等級

步錚本是一個不入流勢力的山村小土鱉,在山裡撿到兩個絕世無雙的老婆,小土鱉要開始攪亂整個天下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