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六十章分贓

第五百六十章分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7 16:51  字數:3568

對血煞宗,秦烈並沒有太強烈的親切感,也不會將血煞宗的始祖,真正當成長輩看待。

因此,血祖的遺體,在他來看也僅僅只是一件工具而已。

血祖殘魂沒有凝結重聚,這具遺體就是他手中利器,還能為他所用。

真要讓血祖殘魂一一恢復過來,讓血祖死而復生了,結果會如何,誰又能預料?

說不定血祖反手間就會將他們先斬殺滅掉!

他可不想自找麻煩,也不想白白放過到手的肥肉,所以壓根就沒有打算為血祖重新靈魂。

「我,我爹……」雪驀炎欲言又止。

血厲肉身被煉化,靈魂只剩一半,一直迫切地想要一具新身。

秦烈前來神葬場,最初的目的也是為了找尋血祖遺體,將其交給血厲佔據。

然而先前神葬場的時候,秦烈分明以真魂遁入血祖之軀,還將血祖的力量發揮出來。

由此可見,血祖遺體對秦烈同樣有用,能變成靈器那樣,超強發揮秦烈的力量,這麼一來,他還肯將血祖遺體讓給血厲么?

雪驀炎不敢確定了。

眾人也都眼神閃爍地看向秦烈,也想知道他的決定。

「我來神葬場,有兩個目的,最大的目的,是想找尋我爺爺的蹤跡,知道我爺爺有沒有在神葬場喪生。」秦烈淡然一笑,又道:「第二個目的,就是幫血厲前輩找尋始祖遺體,我進來之前,就曾答應過他,會盡量將血祖遺體給他弄到手。」

雪驀炎明眸一亮,心中希望重生,神情也激動起來。

秦烈笑著點頭,肯定道:「你想得沒錯,血祖遺體我打算交給你父親,由你父親靈魂坐落。」

雪驀炎目顯不可思議地異光。

「有魄力!」杜向陽忍不住讚歎。

洛塵也一臉異色·像是重新認識了他,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倒是宋婷玉,愣了一下,流露出失望表情。

她一直站在秦烈的角度·也知道秦烈和血厲之間,僅僅只是合作關係,兩人並非師徒那麼親密。

她認為,即便是秦烈不將這麼珍貴的血祖遺體,交給血厲佔有,也沒什麼對不起血厲的。

因為嚴格說起來,秦烈並不欠血厲什麼·雖然血厲傳授了血靈訣給他,可秦烈也助血厲脫離了靈紋柱的封禁,兩人算是兩不相欠。

「謝謝!」雪驀炎款款鞠身·真誠地道謝。

秦烈擺擺手,搖頭說道:「別謝的太早,你們也看到了,血祖遺體身上一條條血線繪刻成了靈陣圖,他的軀體和我有著奇妙-聯繫,我能……御動血祖之軀,血厲前輩要是坐落血祖遺體,說不定還是會受我限制。」

「啊?」雪驀炎驚呼,「怎會這樣?」

「我也說不上所以然·過段時間,等血厲前輩見著血祖遺體,由他自行決定吧。」秦烈苦笑。

「我還當你多闊綽呢·原來……哼!」洛塵冷聲道。

杜向陽也是一臉莞爾。

他也認為即便是血厲遁入血祖遺體,血祖之身,恐怕依然要被秦烈挾持·被秦烈所用。

「到時候如何選擇,看血厲前輩自己吧,我絕不勉強。」秦烈聳了聳肩膀,表示無奈。

「秦烈,散落的那些太古生靈遺體,有沒有什麼問題?你準備怎麼弄?」杜向陽突然問道。

「這個地方荒寂廣闊,枯島上沒有遮掩物·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不適合長久逗留。」沉吟了一會兒·秦烈又道:「天滅大陸的血雲山脈,自然是好地方,可惜血煞宗暫時還是各方公敵,一旦我們在那邊暴露,立即就會被三大家窮追猛打。就算是有這八具神屍在,我們也不是三大家族的對手,所以血雲山脈現在也不能回。」

「那……能去什麼地方?」杜向陽愕然。

「你們知不知道,附近有什麼隱秘之地,既不容易被發現,也不會遠離大陸的那種?這些太古生靈遺體,必須要有地方藏起來,他們不是空間戒可以容納的。」秦烈道。

高宇能收取邪神遺骨,是因為得到了那一尊邪神認可,讓邪神主動收縮為一個米粒黑點,這才成功被高宇藏起。

秦烈能將血祖遺體收起,也是同樣的原因,因為血祖身上一道道靈線陣圖,和他有著微妙-的聯繫。

他甚至都能以靈魂墜落血祖腦海,自然也就有辦法將血祖輕易收起。

但是,除了血祖外,就連這八具龐大的神屍,他都沒有辦法收攏,何況是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骸?

「想找個隱秘之處藏匿太古生靈軀體?」雪驀炎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你知道合適的地方?」秦烈忙問。

他必須要找個地方,安放那些太古生靈遺骸,還有八具神屍,不然他們遲早都會被人發現。!這一塊,離天滅大陸、天戮大陸都很近,雪驀炎恰恰熟-兩個大陸,所以真要找合適的地方,也只可能是她有頭緒。

「千年前,血煞宗被各方聯手覆滅後,我母親和許多叔伯遠遁天戮大陸,找到了一個隱秘的藏身之地。」雪驀炎猶豫了一下,說道:「這麼多年來,我們血煞宗的殘留門人,都在那一塊兒修鍊。」

她看了看洛塵諸人一眼,接下來的話,就沒有繼續下去。

這裡除了他和秦烈修鍊血靈訣,算是血煞宗門人以外,其餘人都不算血煞宗的。

至今為止,血煞宗還是大陸公敵,被各方針對,黑巫教和三大家更是不遺餘力追殺血煞宗餘孽,他們的位置絕對不能暴露。

雪驀炎信不過除秦烈以外的所有人。

「我們不會跟過去。」杜向陽舉手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