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五十三章九方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九方搜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4 11:54  字數:2880

天裂大陸。

許許多多的強者,聚集在一座海島上,共同來商榷要事。

神葬場爆碎,所有參與試煉會的武者,全部都是生死不明,神葬場乃是搏天族培育後裔子嗣的神壇,關於神葬場的消息,由血煞宗餘孽姜鑄哲泄露……

種種訊息通過不同的途徑,傳播向暴亂之地,讓那些白銀級勢力的掌舵者暗暗心驚,紛紛派遣主事者到來。

黑巫教過來的人是管賢,此人在黑巫教專門負責傳授巫蟲的飼養之道,為那些教徒的總教官,涅槃境修為。

幻魔宗那邊,則是師秀玲率領,她是幻魔宗宗主雨凌薇義結金蘭的姐妹,同樣是涅槃境修為。

寂滅宗的來人是何尚笙,他是何薇的長輩,出了名的暴脾氣。

天劍山那邊,過來的恰恰就是洛楠,她是洛塵的親奶奶,天劍山五大天劍之一。

夏侯家的夏侯歧,蘇家的蘇致,還有林家的林彬,全部都是三大家德高望重的族老。

這七大白銀級勢力,對神葬場極其關注,派遣過來的問事者,在各自勢力中都是掌握實權,並且深得宗主信任的人物。

七方,每一方都派遣了十幾名精銳,去參加神葬場的試煉,也分別取出了宗門重寶,用來獎賞獲勝的年青小輩。

誰也沒有料到,從天器宗、萬獸山傳來的消息,竟然是神葬場破碎,所有試煉者全部下落不明的消息。

七方都被震驚了。

「捆縛在海下山川的八具無頭神屍。掙脫了束縛,不知遁向了何處。羅老嘗試提前敞開通道。可惜已經找不到具體的位置,這說明神葬場恐怕不復存在了。」天器宗的畢尤,長嘆一聲,向七方來人解釋,「從現在得來的消息看,神葬場一定是發生了意外,不然不會連空間坐標都找尋不到。」

「聽說有關神葬場的消息,是由血煞宗餘孽姜鑄哲告訴你們天器宗的?」夏侯歧冷哼一聲。道:「千年來,血煞宗被各方合力滅掉,所有修鍊血靈訣的武者,都被當成異類斬殺。而姜鑄哲,更是吸食人血的瘋子,你們天器宗竟敢和此人私通,我看神葬場的意外。都是因為你們不慎重導致的!姜鑄哲此人,你們怎敢信任?你們天器宗和他走到一塊兒,註定是將我們往火坑裡推!」

蘇致,還有林彬,紛紛表態,都指責天器宗的做法危害了眾人。

黑巫教的管賢。臉色陰冷,也是點頭附和,「姜鑄哲可謂是暴亂之地最大禍害,你們天器宗和此人勾結,早該預料到神葬場會出現大變故!」

千年前。也是黑巫教和三大家主導,聯合各方勢力將血煞宗滅掉。

這四方勢力。一直視血煞宗為眼中釘,肉中刺,從沒有放棄過對血煞宗餘孽的討伐追殺。

而姜鑄哲,恰恰是千年前事端的罪魁禍首,在他們眼中姜鑄哲最為可怕。

他們一直都在搜尋姜鑄哲,想盡一切辦法,要滅殺此人。

聽說天器宗和姜鑄哲勾結,他們氣的不輕,自然沒有好臉色給天器宗這邊。

「將血煞宗當成公敵的,僅僅只是你們黑巫教,還有三大家族。」畢尤冷笑,「下達命令,不斷追捕血煞宗的,也是你們四方。我們天器宗,可從未說過非要滅掉血煞宗,當年天器宗之所以出手,只是因為姜鑄哲那些人做法太惡劣,對我們天器宗的門徒都敢下手吸食鮮血,所以天器宗才會加入你們,給他們一個教訓。」

「當年的血煞宗,真正吸食人血修鍊的,的確只是少數人。」幻魔宗的師秀玲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當年的做法,也確實有些不妥當。」

幻魔宗和黑巫教同在天戮大陸,雙方明爭暗鬥從未休止,管賢代表黑巫教認可的事,她自然要持有反對意見。

更何況,她還知道雪驀炎就是血煞宗的正統繼承者,宗主雨凌薇收雪驀炎為親傳弟子的時候,也曾明言告訴她這個事實。

所以她站在血煞宗那邊。

「血煞宗當年的做法太過於惡劣,才導致大家聯手攻之,事後的趕盡殺絕,我們寂滅宗也認為沒有必要。」何尚笙淡淡說道。

「血煞宗很多門人,並沒有吸食人血修鍊,這些人不應該被追殺到底。」天劍山的洛楠也表態。

「我們也認為當年的做法過了頭。」萬獸山的塗牟說道。

天器宗,幻魔宗,寂滅宗,天劍山,萬獸山這五方勢力,相繼表態,在血煞宗一事上意見統一。

這讓管賢和三大家族的族老,臉色猛地一變,忽視一眼後,眼神都漸漸凝重起來。

千年前,黑巫教和三大家盯著血煞宗死纏爛打的時候,這幾方都採取默許的態度,沒有提出異議。

為何忽然間,風向就發生了變化?

管賢和夏侯歧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暗暗警惕,覺得恐怕有一股不明的力量,在悄悄發揮作用,促使這五方勢力轉變態度。

這讓他們感覺到了危機。

「先不談血煞宗。」管賢話鋒一轉,道:「神葬場一事,該如何解決?你們天器宗和萬獸山主導這件事,現在難道一點頭緒沒有?」

天器宗的馮毅,萬獸山的宗主祁陽,並沒有親自過來,在眾人眼中,這兩方明顯在隱瞞著什麼。

一提起神葬場,寂滅宗,天劍山,還有幻魔宗,馬上和眾人意見一致,紛紛瞄準畢尤和塗牟開火。

「大家別著急,神葬場爆碎,也未必所有人都會慘死。」畢尤舉手安撫眾人,「就算參加試煉的人全部死光,神葬場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體,也不會粉碎掉。根據我們天器宗的消息,在神葬場碎裂後,有不少太古生靈的遺體遁離了出去,應該就降落在暴亂之地,我們召喚大家過來,就是希望大家齊心合力,在各自地盤找找看,興許就能尋到線索。」

「你們讓我們過來,就是告訴我們這一點?讓我們沒有目的的找尋太古生靈的遺體?」管賢臉色一沉。

「也不是沒有一點方向,據我們的消息來看,各個大陸中間的海域,荒寂無人的位置,最有可能會是那些太古生靈的降落點。」畢尤道。

「各位傳個命令下去,喚下面人找找看,說不定就有收穫。」塗牟也道。

其餘七方勢力,見天器宗、萬獸山不肯說太多,只是給出這麼個提議,也是無計可施,還只能依法去做。

如此一來,在暴亂之地九大白銀級勢力的命令下,許許多多的小勢力,宗派,門閥,都在活動起來,碰運氣一樣,去找太古生靈的遺體。

……

九大白銀級勢力,聯手下達命令,讓麾下千百個小勢力,在整個暴亂之地搜尋太古生靈遺體的消息,傳遍了天下。

潘家也收到了幻魔宗的命令。

水晶戰車上,潘通表情嚴肅,說道:「至少還要七天時間!」

一眾潘家族人,這時候也都鎖著眉頭,不像先前那麼輕鬆愉快了。

「我們必須要儘快了,如今各大勢力都在行動,都在找尋太古生靈的遺骸,要是給別人捷足先登了,我們潘家將會錯過最大的契機!」潘通深吸一口氣,下達命令道:「全力開赴!就算是戰車損壞,也要迎著颶風,最快地衝擊到那邊!」

潘家的三輛水晶戰車,燃燒著靈石,還被這些境界精湛者,以靈力強行御動。

猶如三道閃電般,戰車在雲海內疾馳著,超負額運轉。

潘家人不惜損壞珍貴的水晶戰車了,也要儘快趕到太古生靈遺體墜落之地,在別的勢力沒發現之前,儘快將果實給攫取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