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四十九章稱雄十萬年!

第五百四十九章稱雄十萬年!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2 12:16  字數:3535

「神葬場,竟然是搏天族培育後裔的神壇?」祁陽大驚失色,「馮毅!你欺瞞眾人,究竟為了什麼?」

「自然是為了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骨,你不也是一樣?」馮毅苦笑。

天器宗和萬獸山的眾多長老強者,沉默不言,靜靜聽著馮毅和祁陽的對話,這時候也是紛紛變色。

這些人,都是兩方勢力的實質掌權者,對太古時期的搏天族,有著一定程度的認識。

「搏天族,搏天族與天搏鬥的種族。」羅翰低低自語,表情越來越嚴肅,「怎會是搏天族的神壇?」

「在太古時代,搏天族為第一強族,統御八方,威懾各族,奴役了億萬生靈,當真無愧的第一霸主。」祁陽深吸一口氣,「人族,巨靈族,修羅族,木族,種種活在搏天族陰影下的種族,聯合起來一起討伐搏天族,歷經無數次血戰,付出無法想像的慘痛代價,才最終將搏天族擊敗,讓這個雄霸天地,輝煌了十萬年的種族幾乎滅族,殘留的族人也從此銷聲匿跡,遠遁浩瀚星空就此沉寂下來。」

提起搏天族,天器宗、萬獸山的所有人,都是神情沉重。

「太古之戰後,搏天族慘敗,巨靈族、修羅族、幽冥界、木族和其餘各大種族,傷亡慘重,許多小種族就此滅族。」祁陽眉頭深鎖,繼續說道:「那些曾經強悍的種族,因為那一戰死傷太多強者,從而衰敗沉落下去。我們人族,則是依靠著別的種族無法企及的超強繁衍力,發展出龐大的人口,以可怕的人口基數,誕生了一個個強者出來

「巨靈族、修羅族、幽冥族,這些一度強盛的種族,因為繁衍困難

未能抓住時機迅速發展起來,如今都還在漫長的休生養息中。」

「最終,反而是我們人族成了最大的獲利者,實力超越了各族!太古之戰前實力連前十都排不上的我們人族,通過這一戰,一舉攀上巔峰,變成天地間最強悍的大族,從而雄霸靈域,真正主宰了星空!」

話到這裡,祁陽臉上浮現傲然之色。

然而只是一霎後,他便一臉凝重,道:「即便人族已稱霸天地

也依然深知搏天族的可怕,始終都在提防著,提防搏天族的反撲。」

他瞪著馮毅,喝道:「神葬場既然是搏天族培育後裔的神壇,它的粉碎炸裂,就有可能引起搏天族的注意,你的做法有可能令暴亂之地生靈塗炭!」

「搏天族的族人,也可能不會留意到這個神葬場,那麼多年過去了

他們始終沒有回來過,或許已經死光了也說不定。」馮毅訕訕乾笑。

「太古第一族,歷經太古戰紀在所有種族合力攻擊下,也沒有被滅族,只是被驅逐出去。」祁陽冷笑「這麼強悍的種族,曾經的天地霸主,會在星空內自然滅族?你自己信嗎?」

馮毅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後,馮毅點了點頭,說道:「事已至此,再說別的也沒用了,我們立即傳訊各方將情況說明清楚。」

「你和姜鑄哲之間,到底存在什麼交易?這一點我想你應該想眾人交代清楚!」祁陽哼了一聲,「姜鑄哲此人,千年前就攪的暴亂之地天翻地覆,你竟然和這人存在來往,簡直昏了頭!」

「我們天器宗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祁陽多管閑事,你管好你的萬獸山就行了。」馮毅哼了一聲。

「希望搏天族的族人,不會留意到神葬場的變化,不會被吸引而來,否則」祁陽搖了搖頭,神情凝重至極。

「宗主,你說神葬場內的一具具太古生靈的遺體,都是被搏天族拘禁而來,專門為了培育後裔的?」畢尤試探地問道。

馮毅點頭,「從我得來的消息來看,應該是這樣。」

「那神葬場為何空間爆碎?莫不成,有搏天族的後裔,進入了裡面?」畢尤提出心中疑惑。

「不太可能。」馮毅皺眉,「可能是別的變故。具體情況,還要等有人從神葬場內出來,然後才能問清楚明白。」

「儘快傳訊各大勢力吧!」祁陽催促。

馮毅於是發話。

一時間,從天器宗和萬獸山這邊,傳出一個個訊息,直達天戮大陸、天滅大陸、天枯大陸和天寂大陸,送到另外七大白銀級勢力手中。

得到消息,知道神葬場發生了巨變的七大白銀級勢力,第一時間作出反應。

來自於七大白銀級勢力的強者,立即動身,全部朝著天裂大陸而來,要找天器宗和萬獸山問個究竟明白。

天滅大陸南方海域。

碧藍色的海面上,幾座孤零零的枯島靜靜坐落著,島上沒有高智慧的靈魂氣息,只有蟲豸海鳥聚集著。

幾座枯島中間,萬里無雲的天空上,突顯一道道細密縫隙。

猶如一塊完整的冰塊,被鐵錘重擊了一下,出現了一條條巨大裂痕。

裂痕逐漸變大,突聽一個震蕩天穹的炸雷聲,從蒼穹深處轟隆隆而出。

一條條縫隙迅速撕裂,內中隱隱可見流光飛逝,能感應到荒寂陰冷的星空氣息,從中流溢出來。

其中一道縫隙,突然綻出一條猩紅血芒,血芒初始很細小,卻在瞬間變得越來越大,離那縫隙越來越近。

「喀!」

那道本來細小的縫隙,一下子綻裂,那血芒裹著濃郁的血氣忽然貫射下來。

「轟!」

血芒轟落在枯島中間的海面上,在海上掀起了驚濤巨浪,引發了巨大的海嘯。

幾乎同時,浮現虛空的一道道裂縫,又有湛湛神光耀目而出。

一個個碩大的頭顱,如日月輪盤從中呼嘯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