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四十七章碎裂

第五百四十七章碎裂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1 11:55  字數:3045

秦烈的靈魂踏入了血祖腦海。

當封魔碑在震懾壓制姜鑄哲之時,他在血祖腦海深處,觀察著那一座赤紅靈魂寶塔。

七層的靈魂塔,靜靜坐落在蒼茫無垠血海,巍峨山峰一般,釋放出奪目血光。

「靈魂塔?」

秦烈的靈魂,凝為一縷模糊幽影,漂浮著,慢慢遊盪到寶塔的塔頂。

那一塊血色骨片,就在塔頂上,當秦烈這一縷幽魂飛盪過來,覆蓋整個茫茫血海的血色靈線,一幅幅靈陣圖,陡然炫目閃亮。

突地,從靈魂寶塔的塔頂,傳來一股猛烈的吸附力。

秦烈之魂,如游魚入海,其妙地融入靈魂寶塔。

一霎那間,他生出和血祖遺體契合無間的奇妙感受,但在同時,他的靈魂力瘋狂流失!

這一刻,他彷彿身穿了一件血光湛湛的寶具,他能釋放寶具的威力,卻需要迅速消耗血氣。

「轟!」

血祖站起,一直緊閉的眼睛睜開,血光熠熠的雙眸之中,流露出秦烈的神色。

秦烈以靈魂坐落血祖魂塔,主宰了血祖軀體,以血祖之身現世,好比第一巫蟲以巫祖之身活動一樣。

他的靈魂力在快速流逝,他能看到自己的身體,就在他身前端坐著,氣息皆無。

這讓他生出一種極其古怪的感覺。

他試著運轉血靈訣。

一道道精純澎湃到令人窒息的血之靈力,從丹田渾沌血海湧出。無窮無盡!

「呼!」

一條綿長猩紅的血光,如濃稠的血河。將他本體立即裹住。

血河猶如一道血色長虹,朝著洛塵、宋婷玉眾人的方向飛去,半途時,秦烈以沙啞奇異的聲音喝道:「幫我看護好身軀!」

洛塵一行人皆是呆住。

他們驚悸不安地看向血祖,眼中浮現出巨大迷惑,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血祖,血祖睜眼講話了?他,他讓我們看護好秦烈身體?秦烈怎麼了?」潘芊芊掩口驚呼。

「血祖醒了?」杜向陽一震。

「不!那不是血祖!是秦烈!」雪驀炎反應過來。身子一顫,失聲道:「他的靈魂強佔了血祖之軀!」

「什麼?現在的血祖,是秦烈?」宋婷玉叫了起來。

「就是秦烈!」雪驀炎肯定,「和冰靈佔有珈玥,第一巫蟲掌御巫祖之身一樣,秦烈,現在就在血祖體內!」

「不錯。我是秦烈,把我的身軀看好!」秦烈以血祖之身叫道。

那一道血色長虹,也在他講話的時候,輕柔地將他本體送了過來。

秦烈的本體,落在宋婷玉身前,還是盤坐的氣勢。只是沒了一絲靈魂氣息。

宋婷玉大驚失色,急忙將秦烈身子扯進自己的護身光罩,嚴加看護起來。

這時候,眾人的視線,一道道驚異的目光。都遠遠落到秦烈所在的血祖之身。

「咻咻咻!」

七道神光鎖鏈,龍蛇巨蟒一般。在虛空甩動游弋著,不斷抽擊劈射在姜鑄哲身上。

姜鑄哲蛻變為妖,身上有一道道血光衝天,不斷施展出精妙絕倫,且威力驚天動地的血煞宗秘術,朝著那一道道神光鎖鏈掙扎反擊。

封魔碑可怕的封禁之力,不斷施加在他身上,有無數符文灑落,卻並不能令姜鑄哲沉寂下來。

姜鑄哲似比七靈體還要強悍許多。

「轟隆隆!砰砰砰!」

封魔碑在狂暴封印之時,神葬場天崩地裂,灰濛濛的雲霄深處,隱隱可見一條條可怖的空間裂縫,從中閃耀出瑰麗的空間流光。

大地在撕裂,噴湧出濃烈的七種靈氣,周邊的冰川山峰,一座座倒塌。

所有人都能看出,在六大靈體一一被封禁,在六大禁地不斷爆炸之時,神葬場也即將不復存在。

「嗜血龍!」

寒冰冷寂的荒原深處,突然傳來秦烈的咆哮,在滔天血煞波動中,血色骨龍倏然凝現出來。

秦烈端坐在血色骨龍頭顱部位,在滾滾血海之中,厲嘯著沖向姜鑄哲。

「汩汩!」

冒著血色泡泡的血海中,萬丈血光疾射而出,仿若萬頭血龍從鮮血深淵衝擊出來,猛地撕咬向姜鑄哲。

秦烈化身的血祖,兩手虛空拉扯,將無數血芒凝結起來,利刃般切割下來。

「嗤嗤嗤!」

不再堅固的空間,撕裂成一道道猩紅縫隙,從中湧出星光碎芒。

一個如山血爪,猙獰可怕,也當頭抓向姜鑄哲。

幾乎同時,封魔碑上一道道炫目神光,也順勢罩落下來。

它和秦烈彷彿有著默契,一起來對姜鑄哲痛下殺手,要讓姜鑄哲當場伏誅!

「嚎!」

姜鑄哲發出不似人類的厲嘯,嘯聲中,他渾身骨骼啪啪作響,一個混雜著狂暴、嗜殺、毀滅、混亂濃濃負面情緒的血色巨影,從姜鑄哲體內漂浮出來,如萬丈血妖朝著天際咆哮,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氣息。

那是一千多年來,隱藏在姜鑄哲血液之中,無數被吸食鮮血者的負面情緒匯聚的血妖!

也是姜鑄哲的心魔,是他不時發狂的源頭,是能夠掌控姜鑄哲的鮮血惡靈。

來自於秦烈轟擊,封魔碑的封印之力,如一座座巨山壓迫而來,落到這邪惡氣息衝天的血妖之上。

萬丈血妖巨影,不斷掙扎扭動著,發出撕天裂地的吼叫聲,以恐怖毀滅的嗜殺血氣抵禦著,竟始終難被壓制。

「姜鑄哲當真厲害,隱藏在他體內,由無數慘死者不屈怨念凝成的血妖,若是有一天徹底掌控他,不知該多麼可怕。」雪驀炎神情肅然。

「唳!」

一聲刺破耳膜的厲嘯,由第一巫蟲尖叫而出,下一刻,就見潛藏著的巫祖化為一道烏光,攜帶著滔滔劇毒瘴氣,衝擊向封魔碑。

關鍵時刻,對封魔碑無比仇視的第一巫蟲,也暴起發難。

「咔嚓喀嚓!」

幾乎同時,極寒之力也在葬神之地湧現,伴隨著異響,連空間都要凍住的寒流洶湧而出。

由秦烈血祖之身撕裂的空間縫隙,在寒流湧現後,瞬間變成奇異的冰瑩長條,猶如細長的冰棱一樣,一條條浮在虛空。

另外一股森寒之力,森白蒼茫,忽然聚集到秦烈的位置。

在血色骨龍下方,由濃烈血煞氣息凝聚而成的血海,被寒流滲透後,也在快速冰凍。

冰靈也暗下殺手!

姜鑄哲,第一巫蟲,冰靈,三方合力共抗封魔碑和秦烈,三方的力量同一時間集中而出,只為了破碎封魔碑的封印,打破它掌控神葬場的壁障。

「轟轟轟!」

虛空中,一道道炸雷傳來,葬身之處一座座殘破的宮殿,紛紛崩碎。

封魔碑逐漸失去對神葬場的控制。

第一巫蟲又是一聲厲嘯,墨汁般的毒瘴氣,一下子將封魔碑的燦燦神光遮掩。

冰靈的冰凍之力,讓秦烈身下的血海凝滯不動,導致秦烈轟出來的血煞宗強悍攻擊,威力大幅度消減。

「嗤嗤嗤!」

一道接著一道,細長深邃的空間縫隙,接連在虛空浮現出來,整個神葬場,如鏡子破碎,出現了無數肉眼可見的裂紋。

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經過這番驚天之戰,神葬場這片空間即將崩碎。

每一個還在神葬場內的武者,都是恐懼起來,看著天際都是目顯絕望之色。

「呼呼呼!」

封魔碑碑面上的神光,陡然一變,落向周邊一具具太古生靈遺體。

那七道神光,一旦碰觸一具太古生靈之軀,那些龐大的生靈軀體,會在頃刻間變成能量洪流被抽離,之後軀體化為粉末消散。

封魔碑在抽離太古生靈軀體殘能!

「轟隆!」

一聲碎滅虛空的炸雷,從神葬場天際傳來,碎裂的空間,終撐不住連番衝擊,就此不斷炸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