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四十六章靈魂寶塔

第五百四十六章靈魂寶塔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0 18:42  字數:3177

魔碑強行插手!!

七彩虹光從天垂落,猶如一條條九天星河,直接沖射澆灌到姜鑄哲身上。

比天羅血網封禁之力,強悍了十倍的封印力量,從天穹深處湧現出來,隨著七道神光施加在姜鑄哲身上。

在六大靈體沒有被封印,六大禁地沒有爆碎之前,神葬場始終對高境界武者有著嚴厲約束——不允許通幽境以上生靈涉足此地。

然而,先前的大地轟震,天穹崩裂,使得神葬場的約束力被強行撕裂。

姜鑄哲也因此進來。

就在此時,當封魔碑重現展現封印之力,當一道道七彩神光灌落下來,那消失的約束力,彷彿又一次凝生出來!

「轟!」

浩瀚洶湧的神秘異能,絕提洪水一般沖入姜鑄哲軀體,霎那間,他如被億萬道韁繩死死勒住身子。

姜鑄哲倏然動彈不得。

「嘭!」

那一具數十米高的猙獰血妖,也被封魔碑針對,突地爆碎掉。

姜鑄哲一看情形不妙-,臉色悚然一變,又一次將那半部血典取出。

炸裂的猙獰血妖,激射向八方的血光血雨,受到他手中血色骨片的吸引,翩翩血色蝴蝶一樣飛向骨片中。

血妖炸碎,血光沒有浪費,被凝在半部血典。

姜鑄哲妖異的眼瞳,釋放出猩紅血光,他倜儻瀟洒的氣質,漸漸發生變化。

一股滔天凶戾的煞氣,一點點地,從他身上不斷凝聚釋放。

每一分,每一秒,姜鑄哲都在變強!

「不太對勁!」秦烈神情凝重,暗暗覺得奇怪。

在他眼中,此刻的姜鑄哲似在慢慢醞釀,在一點點增強著力量·在發生著某種蛻變。

「呼哧!呼哧!」

姜鑄哲大口喘氣,凶戾的眼瞳中,血光熠熠。

他兩手的指甲,詭異的生長·變得鋒銳如血刀,他身軀逐漸消瘦,皮肉上生出赤紅色絨毛。

他如在獸化!

「他在聚集鮮血之中的戾氣,他在以自身軀體,來蛻變為血妖!」雪驀炎失聲尖叫。

一道道雷電般的血光,在姜鑄哲身上遊走著,他突地厲聲怒嘯。

如山如海的恐怖氣勢·伴隨著一道道血光,衝天而起!

「啪啪啪!」

施加在姜鑄哲身上的束縛、禁錮之力,一條條無形的韁繩·瞬間被綳斷。

姜鑄哲恢復了活動能力。

封魔碑上炫目的虹光,劇烈搖曳著,如滔滔烈焰,某種奇異的波動,也從封魔碑的碑面上傳盪出去。

「呼呼呼!」

追擊冰靈的八個碩大頭顱,從遠方的冰川雪峰內狂風而來,迅速重聚在封魔碑旁邊。

八顆神屍的頭顱,感知到了封魔碑的召喚,不得不暫時放棄對冰靈的搜查·趕來助封魔碑鎮壓姜鑄哲。

「噗通!」

雪驀炎從半空跌落下來,摔的頭暈目眩,嘴角血跡浮現。

姜鑄哲發狂的那一霎·理智喪失,他施加在雪驀炎身上的血光紐帶,也被他強行收回。

雪驀炎失去束縛·從天上衰落,一恢復行動力,立即來到秦烈身旁。

她站到秦烈右邊,咬著銀牙,準備共抗姜鑄哲。

「你先去冰湖邊上!」秦烈沉喝。

「為什麼?」雪驀炎訝然。

「連姜天興都撤離了……」秦烈面色沉重。

秦烈注意到,就在姜鑄哲發狂之時,姜天興突然猛地一驚·眼中浮現深深的驚悸。

之後,此人就悄然退離·第一時間往冰湖外面退去。

他是姜鑄哲的兒子,在姜鑄哲發狂後,他都第一時間退走,這意味著什麼?

「你為何不走?」雪驀炎輕聲道。

「始祖遺骨在此,封魔碑也在此,我想我有自保能力。」秦烈道。

雪驀炎深深看向姜鑄哲,又看了一眼秦烈,暗中又感知了一番姜鑄哲身上的狂暴之力,點頭道:「那我先上去了。」

這一次,雪驀炎沒有衝動,沒有失去理智。

經過最初一番控制不住的暴怒後,她終於恢復了平靜,知道什麼的時候應該退。

雪驀炎一退,外圍的洛塵眾人,還有馮一尤、部也是聳然變色。!

這些聚集在冰湖邊沿的傢伙,都看出了姜鑄哲的不妙-,從葬神之地滔天血氣中,察覺到了恐怖的嗜殺氣息。

「姜鑄哲身上的氣勢,恐怕不弱於寂滅老祖,不弱於我們幻魔宗的宗主!」被杜向陽等人弄醒的潘芊芊,臉色蒼白,低聲驚叫道。

「誰也沒有料到,這個傢伙竟然如此可怕,看樣子他發狂釋放真正力量,並不是為了秦烈,而是為了封魔碑!」杜向陽也道。

他們在講話的時候紛紛暴退。

馮一尤和郁門兩人,已經躲藏的瞧不見蹤跡了。

一併消失的,還有姜天興,看出不妙-的他,也極早閃開了。

如此一來,偌大一個葬身之處,除了一具具龐大的太古生靈遺體外,就只剩下寥寥幾樣生靈。

秦烈,姜鑄哲,封魔碑,血祖和巫祖。

在姜鑄哲瘋狂之後,能算得上人的生靈,僅僅只有秦烈一個而已。

封魔碑和姜鑄哲在進行新一輪的爭鋒,在葬神之地弄出驚天動地的動靜,寄宿在巫之始祖的第一巫蟲,這時候悄悄藏匿起來,似乎不敢露面,但秦烈知道它躲藏的大致方位。

血祖靜靜站在秦烈身旁,一動不動,身上沒有一絲靈魂波動。

這時候,秦烈忽地坐了下來,他坐在血祖前方,仔細去看血祖身上,一道道精妙-繁複的血色花紋。

那是一幅幅靈陣圖。

就是通過這一幅幅神秘莫測的靈陣圖,血祖,和他有了奇妙'的聯繫。

姜鑄哲其實弄錯了,他和血祖之間,並沒有一絲精神聯繫,他們存在的聯繫,僅僅只是通過靈陣圖。

秦烈在端詳那些靈陣圖的奧妙。

在這一刻,他忽然顯然忘我之境,不管姜鑄哲和封魔碑的爭鋒,也不管第一巫蟲的潛藏,不管冰靈在暗處搞什麼鬼。

他只是看向血祖身上的靈陣圖。

好一會兒,他仲出手,以右手的食指,慢慢點向血祖身體上繪刻著的靈陣圖。

他的這根手指,輕輕落在了血祖身上,一縷精神意識,順勢探入血祖體內。

秦烈雙眸突然暴突,臉上綻出驚駭欲絕的表情,那一根手指,也在猛烈的顫慄!

透過這一根手指,他的靈魂,竟不受控制地飛逸出來。

「呼……」

一瞬間,秦烈的真魂脫離了他自己的魂湖識海,詭異地落入血祖體內。

他清晰地感知到,他的靈魂如流星,在一根根晶瑩血玉的血管中飛逝著,以難以想像的神奇怪異直達血祖腦海。

他的真魂竟踏入血祖識海!

那是真正的汪洋血海,無窮無盡,廣闊無垠,如真實的天地,透露出衝天的血煞氣息。

他的真魂,在無垠血海中靜靜懸浮著,發現有無數細密的血色光線,蜘蛛網般密密麻麻充斥著這片空間,在無限的血海內,在赤紅如血的天穹,在空氣中,在每一個他能感知的角落!

這一刻,秦烈終於明白,古陣圖不單單只是繪刻在血祖體表,就連血祖的軀體,靈海,甚至腦海深處,都被那些古陣圖霸佔!

一座血骨堆砌,巨大無比,晶瑩如玉石的赤紅寶塔,靜靜坐落在茫茫血海之上。

血骨寶塔的塔頂,一塊血骨閃閃發光,赫然就是血典的上半部!

這座赤紅如血玉的寶塔,有七層,每一層都由晶瑩血骨構建堆砌而成,如盤踞血海的萬丈高峰,釋放出奪目血光,傳出稱霸天地的恐怖血煞氣息。

「靈魂塔!」

一個記憶念頭,從秦烈真魂深處浮現出來,令他不自禁的靈魂微震。

那是來自於他塵封的記憶!

這座有七層,高萬丈的赤紅寶塔,坐落在血祖的腦海,彷彿蘊含著無法想像的神妙。

塵封的記憶告訴他,這是靈魂塔,他分明知道這座靈魂塔不同尋常。

然而,仔細去想,他又不知道這靈魂塔有何奇妙。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