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四十五章血網!

第五百四十五章血網!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20 12:21  字數:3007

姜鑄哲千年前就曾將暴亂之地攪的天翻地覆,他,還有他麽下的一眾吸食人血修鍊的血煞宗門人,曾在暴亂之地颳起血腥颶風,一度讓各方勢力都頭疼無奈。

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沉寂,姜鑄哲,早已變成暴亂之地最恐怖的那一類人。

只是通幽境中期的秦烈,想要對抗這個偏執的瘋子,豈非痴人說夢

「你想要對我出手?」姜鑄哲啞然失笑,搖頭說道:「你連我兒子都鬥不過。」

他沖著姜天興微一皺眉。

「你真以為你會是血煞宗的未來不成?」姜天興臉色陰厲,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非你在海月島附近,將封魔碑從我手中奪取,我們的計劃,將沒有絲毫破綻。你,和傳授你血靈訣的血師伯一樣,都是阻礙血煞宗發展的絆腳石!」

「天羅血網!」

一道道猩紅血線,從姜天興十指指尖射出,交織成一面有幾畝地大的血網,朝著從冰湖沖掠下來的秦烈罩去。

血網中,每一道血線內部,都有著姜天興的凶戾靈魂氣息。

一種封禁靈魂,讓人鮮血沸騰失控的詭異波動,從頭頂的血網內釋放出來。

這是上半部血典沒有記載過的奇妙-靈訣。

「破!」

泣血鬼爪猶如鋒銳彎鉤,閃爍著妖異的血芒,狠狠刺擊在頭頂的天羅血網上。

兩股同宗同源的狂暴血之靈力,在半空重重撞擊在一塊兒,秦烈和姜天興的力量,頃刻間同時爆發出來。

「啪啪啪啪!」

泣血鬼爪的血芒,凌厲無匹,竟瞬間將天羅血網撕裂成粉碎。

猙獰的鬼爪,遙遙朝著姜天興頭頂抓來,帶著毀滅生靈,讓萬物歸於死寂的可怕戾氣。

這是秦烈之力凝成的攻擊。

另一邊·血之始祖的遺骨,也隨著秦烈的動作,運轉血靈訣,施展出泣血鬼爪出來。

一個鮮血淋漓·千米長的巨大鬼爪,忽然在葬神之地上空凝現出來,那泣血鬼爪內傳來的氣息,幾乎籠罩了整個葬神之地,傳出令姜鑄哲都驚異的恐怖血煞波動。

「不愧是血之始祖,隕滅多年後,遺體依然存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姜鑄哲嘖嘖稱奇。

「落!」

隨著秦烈的動作·一大一小,兩個泣血鬼爪,分別抓向姜鑄哲和姜天興。

「天賦不錯·血靈訣也頗為精湛,可惜境界太低。」姜鑄哲笑著搖頭。

他化身的那一具血妖,在他講話的時候,學著先前姜天興的動作,凝鍊出天羅血網出來。

那真是天羅地網般的遮天血網。

由血妖形成的血網,如能封印天穹,將整個葬神之地都給罩住。

燦燦血光,猶如濃稠的血河一條條漂浮在天際,詭異地流動著·傳出刺鼻的血腥味,蘊含著難以言喻的奇妙。

天羅血網倏地一收!

血之始祖凝成的泣血鬼爪,還有秦烈釋放的那一隻·在頃刻間都被血網捆縛。

兩隻鬼爪如鯨魚和小魚,分別落入漁網一樣,一下子動彈不得了。

「你境界太低·對血煞宗靈訣的認識也還不夠,始祖的遺骨在你手中,怕是沒辦法發揮出最大威力。」姜鑄哲輕描淡寫的往後一扯,天羅血網拖拽著兩隻鬼爪,猛地被扯到血妖胸口方位。

「偌大一個血煞宗,也只有我,才能將始祖真正的力量釋放。」姜鑄哲兩手緊握。

「蓬!蓬!」

天羅血網內的兩隻泣血鬼爪·如番茄爆碎,濺射出無數血光出來。

血之始祖一動不動·彷彿不受任何影響,安然無恙。

反觀秦烈,則是像被重拳襲擊,悶哼一聲後,嘴角沁出一絲血跡。

「念在你也修鍊血靈訣,還是師兄唯一的徒弟份上,只要你斬斷和始祖的精神聯繫,我饒你不死。」姜鑄哲神色淡然,認真地說道:「而且,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傳授你血靈訣的下部,讓你明白血靈訣真正的精髓。」

「真正的精髓?你是指吸食人血!么秦烈臉色一沉。!

「可以這麼說。」姜鑄哲笑了笑,並沒有否認,「事實上,就連血祖本人也曾吸食人血修鍊過!我手中的下半部血典,所記載的煉血術,也是血祖本人撰寫,在你們眼中,所謂走入邪道的血靈訣,也是來自於血典!」

此言一出,不論是秦烈,亦或者雪驀炎,都是震驚異常。

遠處的洛塵眾人,更是表情凝重,眼神各個都怪異起來。

血祖,也曾吸食人血修鍊,血典的下半部記載的就是這種以人血修鍊的捷徑?

「你們修鍊的血靈訣,和我們修鍊的血靈訣,只是兩個不同的方向,這兩種修鍊方法各有弊端和優勢。」姜鑄哲耐心講解,「以獸血,以天地靈氣一點點淬鍊鮮血,不會遭受心魔反覆入侵,但修鍊速度較慢。」

「直接吸食人血修鍊,可能會陷入瘋狂,會逐漸迷失自己,但修鍊速度會很快。」

姜鑄哲停頓了一下,微微一笑,又道:「以人血修鍊的弊端,經過我千年來的摸索,已逐漸找到克制解決的辦法。所以說,現在以人血修鍊,幾乎快沒有缺陷了,以你的天賦和能力,只要肯跟隨我修鍊我的血靈訣,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怎樣?好好考慮一下?」

姜鑄哲循循善誘,惡魔般拋出誘餌,誘使秦烈捨棄原來的血靈訣,轉而修鍊他掌握的那種——以吸食人血為捷徑的血靈訣。

「你讓我看看下部血典,我要確定一下,下半部血典上究竟有沒有記載那種方法。」秦烈眯著眼,臉色冷靜,並沒有受姜鑄哲的蠱惑影響,「如果下部血典,真就是這麼記載,我或許可以考慮一下。」

從始至終,都只是姜鑄哲一人自圓其說,所謂下部血典的記載,他和血厲等人的恩怨,他要振興血煞宗的理想芸芸,都是他一個人在說。

對他的一些話,秦烈持懷疑的態度,他不相信姜鑄哲說的都是事實。

「你想看血典也可以,只要你肯……」姜鑄哲望向洛塵等人,悠然道:「只要你肯將那些人,任何一人的鮮血喝掉,以煉血術修鍊一番,我就給你看下部血典,如何?」

「我要先看血典才能再做決定。」秦烈沉聲道。

姜鑄哲一皺眉,終於不耐,眼神倏然變得陰厲冰寒,「不可理喻的小子,比我師兄還要嗦,不夠乾脆!」

籠罩蒼穹的天羅血網,本高高懸浮天空,此刻突然落下,朝著血之始祖捆縛而來。

姜鑄哲的真正目標,還是血之始祖的遺骨,和血祖身上的嗜血龍、上部血典。

他和秦烈嗦這麼久,是希望秦烈主動投誠,這樣他可以省掉許多精力,不比耗費時間在斬斷血祖和秦烈的精神聯繫上,還可以通過秦烈的反叛來打擊血厲,告訴血厲,他所選擇的道路才是正確的。

可惜,秦烈比他所想的難纏,比他所想的意志堅定,竟不受他一連串蠱惑的影響。

於是他再也不準備繼續浪費時間下去。

「血龍吟!」

一頭狂飆的血龍,從血妖眉心怒嘯而出,在天羅血網捆縛血之始祖遺體之時,這頭血龍轟擊向秦烈。

他要在一霎間,令秦烈和血之始祖的精神聯繫,直接掐斷。

所以他要在同時讓血祖、秦烈受創。

「咻咻咻!」

就在此時,一道道炫目的神光鎖鏈,又從封魔碑內延伸出來。

那些炫目的光之鎖鏈,目標直指姜鑄哲,在他要對秦烈下手的那一霎,封魔碑就突起異變。

先前,秦烈對姜鑄哲父子下手時,封魔碑只是冷眼旁觀,沒有異常

因為那是秦烈出擊。

但是,這趟秦烈被對方襲擊了,它似乎就不允許了。

它立即出手干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