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四十四章扭曲的理想

第五百四十四章扭曲的理想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9 19:50  字數:2960

「我怎麼會不知道?」姜鑄哲一笑。!

笑聲中,他將手中那半部血典收起,血典的氣息一消失,以本能不斷朝著他衝擊的血祖之身,忽然沒了方向。

血祖停留在那兒一動不動。

此刻,雪驀炎被一條血色彩帶禁錮著身子,不能動彈,只能以仇恨地目光看向姜鑄哲。

森野帶著東夷人轉身離去,似已不再留念葬神之地,那些太古強者的屍骨。

馮一尤被姜鑄哲的一番話,弄的迷惑重重,閉嘴噤聲。

郁門則是插不上話。

八個神屍的頭顱,飛了出去,在找尋冰靈的方位,封魔碑高高懸浮上方,以神威鎮壓巫之始祖,讓姜鑄哲所在的血妖,也不能肆無忌憚地破壞太古生靈遺體。

局勢忽然穩住,只有冰湖邊沿的冰川雪山,發出崩裂的轟隆隆聲。

濃郁的天地靈氣,地底裂縫內噴湧出來的七種能量氣息,也在繼續著。

「我和師兄只是理念不同,在理想和方向上,我們其實都是一樣。」姜鑄哲滿臉感慨之色,輕嘆一聲,道:「我們都想振興血煞宗,令血煞宗輝煌光耀,以第一宗門的身份雄霸暴亂之地。這這一點上,我,師兄,小師妹,還有師傅……目標都是一致的。」

「只是……」姜鑄哲搖了搖頭,「只是他們太過於迂腐古板,不能接受吸食人血修鍊,一直以來,都是他們阻礙了血煞宗的強勢崛起。」

「吸食同類鮮血修鍊,這比畜生還要不如,虧你還有臉說?」雪驀炎小臉上滿是厲色。

「我們能以靈獸鮮血修鍊,以靈獸的獸骨、獸核來修鍊,提取其中力量增進自己的修為,來淬鍊強大的靈器,為何就不能以人血修鍊?」姜鑄哲淡然一笑反駁道:「葬神之地內,埋葬著太古生靈的強者,有巨靈族,幽冥界的邪族也有別的高智慧種族遺骨,同樣還有人族軀體。你看看今天到來的這些人,所為的什麼?不也是這些強大生靈的軀體,要拿他們的遺骨來淬鍊靈器,增進自己的力量?」

「所有踏入此地的試煉者,你們的目的,就有多麼高尚?比吸食人血文明了多少?不是一樣卑劣?一樣為了追求境界和力量的精進而不顧一切?」姜鑄哲一臉啞然,「令你們過來的那些人,各方勢力的魁首宗主不也是打著死者遺骨的主意?」

「你們,還有你們身後的那些人,連死人,甚至同族死者的遺骨都不放過,憑什麼理直氣壯來呵斥我?」

一番話落下,眾人面面相窺,一個個啞口無言。

姜鑄哲說的沒有錯。

每一個踏入葬神之地的人,幾乎都懷揣著奪取太古生靈遺骨的念頭,派遣他們過來的那些長輩也是同樣的打算。

他們也都知道,在那些太古生靈當中,有著人族的先輩。

「給你們拿到這些太古生靈的遺骨給你們帶出神葬場,返回自己的宗門,你們會怎麼做?」姜鑄哲又是一笑。

「我來告訴你們。你們會提取遺骨內的殘留能量吸收會拿遺骨來煉器,或者煉成傀儡分身出來。」頓了一下,他繼續道:「我很想知道,吸取死者體內的殘留力量,和我吸食活人的精血,究竟有多少分別?」

「這……」

眾人都愣住,不得不說這姜鑄哲的歪理,也的確有些道理在內。

此人口才極好邏輯分明,還有著一套自己的行事準則,不受世俗道德的約束。

「看,都沒話說了吧?」姜鑄哲笑了起來。

「師兄,師傅,小師妹,都不能接受吸食人血修鍊,卻不知道這才是飛速壯大血煞宗,令血煞宗雄霸暴亂之地的最快途徑。」嘆了一口氣,姜鑄哲滿臉無奈,「我是在反覆勸說無效後,才不得不痛下殺手,我也是為了血煞宗的未來。」

「為了血煞宗的未來?」雪驀炎咬著牙,「血煞宗已經滅亡!我父親,我,母親,還有外公,都是什麼下場?這就是你所謂的血煞宗未來?

「暫時的困境,不會動搖我的心,要不了多久,血煞宗就會重新在暴亂之地站起來,並凌駕所有勢力之上!」姜鑄哲目顯異光,沉吟了一下,又嘆道:「我若不念舊情,師兄不可能活到現在,小師妹……還有你,也不可能活著。」

「那我還應該感謝你了?」雪驀炎明眸直欲噴出火來。

「呵呵,我知道你恨我,我能理解。」姜鑄哲神色從容,「為了血煞宗的未來,為了我心中的理想,我還是會走下去。因為,在我來看,我所走的路才是對的!」

「這傢伙就是一個偏執狂,一個入魔的偏執狂!」杜向陽皺眉。

「此人不是真正的大奸大惡,卻比那種邪人狂徒,還要危險百倍!」宋婷玉也臉色微變。

秦烈同樣神情怪異。

在沒有見到姜鑄哲前,通過血厲的描繪,通過暴亂之地的那些傳言,他以為姜鑄哲和游宏志、血影一樣,乃是只知嗜殺,被鮮血奴役的邪魔惡人。

然而,如今真正見到姜鑄哲,從他一連串的舉動,通過他對雪驀炎,對東夷人,對馮一尤的態度,他才發現這姜鑄哲和他所想的並不一樣。

以姜鑄哲此時的力量,如果他願意,他可以輕而易舉滅殺雪驀炎,所有東夷人,還有馮一尤。

可他卻只是束縛雪驀炎,按照和東夷那邊的約定,讓森野帶著族人走,甚至還助迪飛脫離險境,又對馮一尤說出一番怪話。

他完全可以以冠絕全場的力量,將這些有異議者無情斬殺,這裡是神葬場,誰能阻止他?

誰又能知道?

可他沒有那麼做。

他還耐下心來,向雪驀炎,向自己解釋,解釋他和血厲、沐雲武之間,只是理念不同。

他所作所為,在他來看也不是為了自己,他是為了血煞宗。

為了他心中的那個血煞宗。

他認為吸食人血修鍊是對的。

為了他自己的理想,為了他認為正確的方向,他才走向血厲和沐雲武的對立面。

他要以他的方式,去壯大血煞宗,去證明自己。

「師兄和師傅不認同我,整個暴亂之地的勢力,都當我邪門歪道。」姜鑄哲搖了搖頭,從容不迫道:「但是,當這個邪門歪道,有一天強過所有勢力!當血煞宗的力量,是九大白銀級勢力,聯合都無法抗衡的時候,我倒他們會怎麼說!?」

「追殺我這麼多年,讓我血煞宗門人不敢露面,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這個帳,這個仇,我總要和他們算一算的!」姜鑄哲吸了一口氣,又笑道:「不讓我吸食活人鮮血修鍊?行,我就找死人的鮮血修鍊!我會拿這些太古生靈遺體內殘留的血滴,供門人修鍊血靈訣,要不了多久,血煞宗就會凝為一股血色旋風,席捲整個暴亂之地!」

話到這裡,姜鑄哲眼中突顯瘋狂血光,終於吐露了心機。

「不需要你。」秦烈在姜鑄哲意氣風發之時插話,「我會將血租遺體帶出去,供血厲前輩融合,有血典,有宗門大殺器嗜血龍,血厲前輩必將超越往昔。而且,在別的地方,血煞宗另有一股正統傳承,我們會讓血煞宗重新屹立在天滅大陸。

「師兄太迂腐,他靈魂也受了重創,他就算是拿到始祖遺骨,也無法雄霸這片天地。」姜鑄哲哼了一聲,「這一千多年來,他始終沒有脫離禁錮,境界再也沒有突破,實力不進反退。他,已經跟不上這個新時代,他的理念也無法帶給血煞宗真正的未來。」

「只有我才是血煞宗的未來,也只有我,才能帶給血煞宗超越往昔的輝煌!」姜鑄哲冷哼一聲,伸手去抓失去目標後,茫然停留的血祖遺骨。

「你不配!」秦烈毅然決然動手。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