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四十三章姜鑄哲

第五百四十三章姜鑄哲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9 12:23  字數:3106

血橋鑄就,姜鑄哲從中走出,現身在葬神之地。!

縮在血妖體內的姜天興,一見他父親到來,終於鬆了一口氣,也從血妖腦海內飛出,在姜鑄哲身旁落定。

因金、木、水、火、土、雷六大靈體接連被封魔碑封印,隨著六大禁地的崩塌,終年禁錮籠罩神葬場的某種結界力場,被無情破壞。

這麼以來,神葬場對進入者的限制,也不復存在了。

也是如此,姜天興才可以通過血妖構建血橋,讓他父親能踏入神葬場。

姜鑄哲站在那兒,神態從容自如,此人長相俊逸,雖已人至中年,依然顯得風度翩翩,如文士般儒雅倜儻。

反倒是他兒子姜天興,要比他年青許多,可不論是長相還是氣勢風度,都要遠遠遜色他,像是沒有遺傳到他的精髓。

在眾人的眼中,血厲的這個師弟,從賣相上來看,當真是器宇不凡。

比起他來,血厲的長相弱了不止一籌,就連氣勢,似乎也遜色了一些。

在秦烈來看,他所認識的眾多境界精湛者中,單論氣度而言,恐怕也只有李牧才能和此人比擬。

玄天盟的宋禹、謝耀陽、聶,還有八極聖殿的聖主,和這姜鑄哲相比,都不是一個級別。

「咻!」

血之始祖的遺體,從冰湖邊沿衝擊下來,射向姜天興。

在他手臂上的嗜血龍,一雙血光熠熠的龍目,死死盯著姜天興手中的一塊血色骨片。

「血典!」秦烈和雪驀炎同時驚叫出聲。

在姜天興手中,那一塊血色骨片,和秦烈之前持有的一塊,簡直一模一樣。

血典分為上下兩部,一直以來,血煞宗擁有的都只是上部血典,單單只是半部血典·就讓血煞宗一度強盛無比,縱橫暴亂之地一時。

另外半部血典,血煞宗從未放棄過尋找,卻始終沒有頭緒。

誰都不曾料到·那半部血典,竟然會在姜家父子手中!

血祖之所以不受秦烈控制,一頭衝擊下來,顯然也是因為感知到這半部血典氣息,所以才疾沖而來。

血典,由血之始祖的骨片,以精血淬鍊製成·和血祖有著神妙-的聯繫,和嗜血龍也有著奇妙-呼應。

「始祖遺體,還有宗門至寶嗜血龍!妙-哉!」

眼見血祖化為一道血光衝來·姜鑄哲一臉欣然之色,他抬手一抓,就將姜天興手中那塊血典握在手中。

這半部血典,一入姜鑄哲手中,陡然傳出無窮無盡的洶湧血氣。

「咦?」

姜鑄哲輕呼一聲,一雙妖異攝人的眼瞳,忽現一絲驚奇。

「血典的上半部,竟然也在始祖體內!」

通過下半部血典,姜鑄哲立即查明·在血之始祖遺體內,還有半部血典。

那半部血典,乃是姜鑄哲禁錮血厲後·查找了多年之物。

血祖遺骨,嗜血龍,血典·這三樣都是血煞宗至寶,乃姜鑄哲畢生追求的目標。

如今,在這葬神之地,他倏一降臨,就發現三樣至寶集中在血祖一人體內,這怎能不令他欣喜若狂?

「呼……」

姜鑄哲的身子,倏然射出·瞬間鑽入那具血妖體內。

「嚎!」

血妖一聲怒嘯,身上爆發出無窮血煞氣息·一條條血色觸手,八爪魚般從血妖體內仲展出來,扭動著,血色蟒蛇一樣鑽入旁邊一具具太古生靈的遺體了。

「咕噥!咕噥!」

血色蟒蛇的觸手,瘋狂吞咽著,將那些太古生靈遺體內殘留的鮮血吸收。

一一落入血妖腹中。

頃刻間,血妖身上釋放出來的血煞氣息,就超過了先前數倍。

「轟!」

血之始祖的遺體,衝擊到血妖身旁,被血妖身上一條條蟒蛇甩動推擠,使得血之始祖被遠遠甩盪到一邊。

「秦烈,血祖這具身體,沒有你扭動掌御,似乎無法運轉血靈訣,釋放不出威力來啊。」杜向陽吆喝道。

高高懸浮葬神之地的封魔碑,震懾著巫之始祖,八個神屍的頭顱,轉動了一番!忽然朝著遠處冰山雪峰而去。!

似去搜查冰靈的動向了。

「啪啪啪!」

封魔碑內的一道道神光,又一次疾射出來,往巫之始祖和姜鑄哲化身的血妖轟去。

也在此時,幻魔宗的雪驀炎,咬著銀牙,明眸中閃爍著熠熠寒光,也從冰湖邊沿衝下去。

她的身影,在半空拉伸出一道道優美的幻象,徑直射向姜天興、姜鑄哲父子。

她一家人,都是被姜鑄哲所害,父親被囚禁千年,母親身負重創,她一生下來壽齡就不足……

這一切都是姜鑄哲種下來的惡果。

「雪侄女,你就不該進入神葬場,哎`·」

出奇地,血妖之中的姜鑄哲,無奈的嘆息一聲,像是頗為感慨。

一道綿長柔和的血光,從血妖胸口飄離而來,柔軟的血色紐帶一般,瞬間將雪驀炎嬌小玲瓏身子裹住。

血光如血色彩虹靜靜懸浮虛空,雪驀炎被束縛在當中,咬牙切齒咒罵著,卻動彈不得。

「姜前輩!」東夷人的森野驚叫。

「你們為箭神遺骨和滅日弓而來,可拿到東西?」姜鑄哲淡然詢問。

「拿到了!」森野沉喝。

姜鑄哲輕笑一聲,「拿到東西就好,既然目的已達到,就不要繼續留在此處,按照我給你們的方位儘早離開吧。」

「可,可這裡還有很多太古生靈的屍骨啊!」一名東夷人貪婪地叫道。

「該拿的你們可以拿,不該拿的,你們不能動。」姜鑄哲沉聲道:「去吧!」

森野臉色一變,他衡量了一下局勢,想了一下,道:「迪飛受了傷,珈,被冰靈附體了,我們……」

「帶走他。」

一道血色光線纏住葬神之地的迪飛,將他遠遠拋飛出來,落向森野眾人的位置。

「白夷族的珈,被冰靈附體,我也無法剝離。」姜鑄哲語氣不耐,「你們現在就離開!」

「少主,怎麼辦?」一名東夷人,壓低聲音問道。

其餘那些人,目光閃爍,顯然還有些貪婪葬神之地的太古強者遺骨。

森野猶豫了一下,吸了一口氣,喝道:「走!」

東夷人轉身離開。

「姜鑄哲!」馮一尤厲聲怒喝,「你藏匿在我們天器宗,獲取我們的信任,讓我們幫你找尋神葬場,弄出一具具神屍出來,就是為了達成你自己的目的吧?」

「我不需要向你交代什麼。」姜鑄哲語氣冷漠,「你能活到現在不容易,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有關葬神之地的事情,等你回去後,你應該好好問問你父親,而不是向我尋求答案……」

馮一尤一呆。

「我所做的一切,都和你父親有過約定,我想要什麼,他也心知肚明。」姜鑄哲淡然說道。

馮一尤滿臉迷惑,「他,他怎會知道?」

「你自己回去問他。」姜鑄哲越來越不耐。

他的身子,突然在血妖額頭冒出來,他視線越過下方一具具太古生靈的殘骸,忽然落到秦烈身上,目顯異色,「小夥子,是你得到了封魔碑的認可?」

秦烈皺眉點頭。

「始祖的遺體,身上一陣陣微妙-的血色波盪,也是和你有著呼應?」姜鑄哲再問。

秦烈再次點頭。

「始祖體內的另外半部血典,是你身上的,還是雪侄女身上的?」

「我身上的。」

「哦。」姜鑄哲摸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道:「我師兄說過,我們血煞宗的未來,會是另外一個青年身上重現輝煌。他說的那個青年,是你吧?」

秦烈一呆。

「他呢?我當時煉化的,只是他一半靈魂,他另外一半魂魄還在吧?」姜鑄哲再問。

「你居然什麼都知道。」秦烈變色。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