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三十八章衝天血氣

第五百三十八章衝天血氣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7 18:29  字數:3041

高宇講話時,化身血妖的姜天興,開始對離他最近的一個太古強者下手。.

那是一位木族的族人。

那人,身高兩米五左右,軀體如樹榦,皮膚呈木褐色,身上皺褶如樹皮,一頭綠幽幽的長髮如細細柳條。

這個木族的族人,不知隕滅了多少年,沒有一絲靈魂氣息。

然而,在他古樹枝幹般的身軀內,卻有著濃郁蓬勃的生機。

——那是最精純的生命能量!

湖面上,一直緊盯著姜天興的雪驀炎、謝靜璇,明眸中同時綻出一道亮光。

這兩人都對那一位木族族人,流露出了濃烈的興趣,都知道這個木族族人體內的澎湃生命能量,對她們有著巨大的幫助。

謝靜璇可以通過那些生命能量,來增強她自身力量,將她得來的木族傳承發揚光大。

而雪驀炎,如果將那些生命能量提煉出來,則是可以幫助她母親醒轉,讓她母親恢復如初。

「想要收取這些太古強者的屍骨,首先要能得到認可,不能胡亂下手。」這時候高宇又一次講話。

「每一個強者隕滅後,都是被後輩族人,被他們的親人和戰友送進來。在他們的體內,有著那些人施加的獨有印記,以防止會發生意外,防止被人動用。」

「森野能收取箭神遺骨,能將滅曰弓帶走,是因為森野帶著東夷的古寶,那支赤紅羽箭本就來自於滅曰弓。在羽箭上,有著能讓箭神遺骨內印記認可的氣息,所以森野才能成功。」

「至於我,也是因為在前來神葬場之前,就在幽冥界的魔神山脈內,得到邪神一部分殘魂的認可。」

高宇望了謝靜璇一眼,漠然道:「你身上的氣息,和下方木族強者的有些類似,你興許能得到那一具遺骨。」

他又看向雪驀炎,搖了搖頭,說道:「你恐怕不行。」

「他呢?」謝靜璇和雪驀炎齊聲問道。

她們指的是姜天興。

這時候姜天興化身的血妖,已來到那一位木族強者的遺體旁邊,血妖由鮮血凝結而成,本來應該相貌模糊不清。

但這個血妖不太一樣。

它變得和姜天興竟然有六七分相似,此刻,血妖一雙紅彤彤的眼瞳,忽地瞪向木族強者的遺體。

「他?他對神葬場的認識,超過在場的所有人。」高宇給出答案。

「呼!」

血妖張口猛吸。

那名木族的族人,體內濃烈的生機,旺盛的生命能量,隨著血妖的動作,凝成一條條綠油油的液體能量,混雜著此人的鮮血、能量、精氣,竟直朝著血妖的血盆大口飛去。

「嘭!」

被抽離掉所有軀體精魄的木族族人,那一具原本生機盎然的屍骨,瞬間腐朽。

一縷寒風吹拂過後,那人的屍骨變成了骨粉,被隨風揮發掉。

失去精氣庇護的屍骨,如在一瞬間,經歷了萬年時間的腐蝕,被時間摧殘成了灰燼。

反觀姜天興化身的血妖,本就血氣澎湃的妖身內,立即轟然湧現濃郁的生命氣息,像是實力暴漲了數倍。

封魔碑和三大靈體的爭鋒,蕩漾出來的能量餘波,更加無法對他造成影響。

「這姜天興是你們天器宗的人?」郁門沉喝道。

他和馮一尤站在冰湖的湖邊,居高臨下看著如遼闊深淵般的葬神之地,看著姜天興的每一個動作,神情越來越凝重。

「你們知不知道,他和姜鑄哲都是血煞宗餘孽?」郁門再次冷哼。

馮一尤面色陰沉,眼神有些複雜,沒有第一時間答話。

「關於神葬場,八具神屍,還有入口通道的奧妙,都是你們天器宗提供的。」郁門眉頭擰成疙瘩,「那為什麼姜天興對神葬場如此了解?」

「你們萬獸山得來的神葬場消息,來源於我們天器宗,我們天器宗的消息……來源於姜鑄哲父子。」馮一尤無奈下,終於說明了實情,「百年前,姜鑄哲父子忽然找上我們天器宗,說知道一個關乎暴*之地未來的大秘密,他要藉助於我們天器宗,逼迫神屍從海底深處冒出,找到神葬場的通道……」

「神葬場的一切,都是姜鑄哲告知你們天器宗的?」郁門驚愕起來。

「不錯。」馮一尤苦笑。

「姜天興為何會同東夷人一道?」郁門再問。

馮一尤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這時候,不論是郁門還是馮一尤,其實都明白姜鑄哲父子找上來,應該只是利用天器宗。

因為最初幾具神屍的沉溺之地,就在天器宗附近,姜鑄哲也是在天器宗長老們的幫助下,動用了天器宗的力量,才撬動了神屍,讓最先的那些神屍從海底掙脫而出。

也就是說,沒有天器宗的幫助,神屍不會一具具出來,也不會找出神葬場的真正通道。

姜鑄哲父子,利用天器宗打開了神葬場的通道,分明有著自己的打算。

他們另外鼓動東夷人,讓東夷人派遣三大部族的強者,也都殺入神葬場,擺明了另有算計。

如今,從姜天興的動作,從他化身血妖,開始吸食那些太古強者體內的精血起,不論是東夷人還是馮一尤,都知道這父子肯定心懷鬼胎。

封魔碑懸浮在葬神之地上方,不斷釋放出耀目神光,在鎮壓三大靈體依附的巨人、巨猿和人魚族女子,斗的不可開交。

封魔碑只會封印七靈體,對它而言,姜天興化身的血妖不論怎麼搗鬼,都不是它的目標。

因此,當姜天興可以無視葬神之地的爭鬥餘波,他就可以在那兒,接連對太古強者的遺體下手,一個接著一個吸食鮮血。

血妖也將會越來越恐怖!

「必須要有人阻止化身血妖的姜天興,不然,那些太古強者的遺體都會被破壞,姜天興也將越來越強,最後可能誰也無法阻止。」杜向陽喝道。

不單單是這邊。

森野領頭的東夷人,還有馮一尤、郁門,也都瞧出了姜天興這個潛藏的大威脅。

馮一尤、郁門想下手,但是卻不敢落向葬神之地,所以只能一盤觀看。

森野在猶豫。

拿到滅曰弓後,森野有了遠距離射殺姜天興的能力,但是姜天興父子和東夷人有協議,東夷人的族老們,更是極其信賴姜鑄哲,還想通過他踏平暴*之地。

現在姜天興只是對太古強者遺體下手,並沒有拿東夷人開刀,所以森野也沒辦法下定決心。

「姜天興不死,要不了多久,我們所有人都要死!」洛塵眼中迸射出寒光。

他率先動手。

「七月斬!」

七輪清冷的彎月,由劍芒凝聚而成,忽然高懸在葬神之地。

每一輪彎月,都釋放出冷冽鋒銳的意境,朝著下方姜天興飄忽而來之時,更是綻出奪目的劍虹。

猛一看,那七輪彎月,當真如夜空月盤寒光熠熠轟落下來。

這是洛塵的最強劍訣之一。

「吼!」

血妖雙目爆出驚人血光,仰天怒吼,吼聲中一片片血色光幕衝天而去。

七輪明亮寒冽的彎月,被血色光幕淹沒,被刺鼻的血腥煞氣侵蝕,瞬間劍芒黯淡無光。

「噗!」

洛塵一口鮮血飆出,眼神的凌厲,一下子柔和下來。

這是劍意已散的徵兆。

「血氣太強,我無法斬滅他,姜天興每一秒都在變得更加可怕!」丟下這句話後,洛塵一屁股坐下,就地療傷。

洛塵的出手,不但是秦烈這邊人,連東夷人和郁門、馮一尤也仔細盯著。

他們將一切看在了眼裡。

所有人都注意到,洛塵在對姜天興下手後,立即口吐鮮血坐地。

本來就猶豫不決的森野,臉色一變後,更加不敢輕舉妄動了。

馮一尤、郁門則是滿臉駭然之色。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