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三十六章毀滅波!

第五百三十六章毀滅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6 18:12  字數:2988

藏匿在迪飛、卡登、阿月體內的土靈、金靈、水靈,通過依附太古強者的遺體,一一重新站起。

太古巨人,黃金巨猿,海族人魚強者,身上釋放出最純粹的大地、金銳、水之能量氣息,一個個抬頭怒視著蒼穹,無聲地怒嘯著。

「轟轟轟!」

葬神之地傳來一陣陣轟鳴,大地裂開了一道道溝壑,許多殘破的宮殿,忽然崩塌炸裂。

道道金黃色的鋒芒,狼煙般從巨猿身上衝天,一柄柄金色巨劍般刺擊天穹,幾欲將天幕撕成粉碎,將神葬場鑿開一個巨洞。

人魚族的曼妙女子,體內傳來潺潺水流音,忽然低低吟唱起來。

極遠之處,水之禁地的汪洋大海,如泛濫了,有一條條綿長百里的溪流,竟橫貫天際而來。

土靈、金靈、水靈一起釋放凶威,要將葬神之地攪個天翻地覆,要將神葬場破開。

只有附體珈玥的冰靈,依然沒有動靜,不知藏匿在何處。

來到箭神身旁的東夷人,還有來到邪神軀體旁邊的高宇,因為突然的驚天動靜,都急忙停了下來。

馮一尤、郁門、蘇妍也在靜觀其變。

他們一起看向封魔碑。

「咻咻咻……」

一道道神光鎖鏈,從封魔碑的碑面上延伸出來,數萬米長,晶光熠熠,繽紛多彩,像是七道連接天地的彩虹。

七道神光如古神手中的鞭子,從蒼穹中抽擊下來,發出刺耳的嘯聲。落到太古巨人、巨猿和人魚族女子身上。

「啪啪啪!」

被土靈、金靈、水靈附體的太古強者巨大遺體上。綻出燦燦火花。三具古老龐大的屍骨,身上衝天的氣勢,隨著神鞭的劈擊,明顯弱了一籌。

眾人驚悸不安地密切關注著局勢,沒有人膽敢妄動,都被封魔碑和三個太古強者的毀滅氣勢震懾到。

「呼呼呼……」

層層光波,隨著封魔碑和三大靈體的爭鬥,如大海的波浪蔓延而來。

那是精純濃烈的可怕能量波!

「死守!」森野狂吼。

所有東夷人的族人。頃刻間激發所有靈力,護住全身的光罩,皆是變得光芒奪目。

他們每一個人,能堅強的活到現在,都是境界高深,靈力精湛。

當一個個光罩釋放出璀璨光明,當他們咬著牙,全力防禦的時候,東夷人如凝結成一堵厚厚光牆。

他們想通過眾人合力凝結的防禦光幕,來抗衡封魔碑和三大靈體爭鬥時。蕩漾而來的能量餘波。

只是,他們的抗爭。仿若螳臂擋車。

不堪一擊。

「喀喀喀!嘭!」

一個接著一個的七彩光罩,在那些震蕩能量波衝擊而來後,脆弱如雞蛋,幾乎立即爆碎開來。

光罩碎,躲藏在內部的東夷人武者,如蛋殼內的蛋黃炸開。

一下子被炸的稀巴爛。

除了森野,岩岷,還有姜天興等寥寥幾個,修鍊奇詭靈訣,肉身堅如鐵石者,其餘東夷人一片片慘死。

「嗚嗷!」

同樣被能量餘波衝擊的高宇,周身被一簇簇幽魂籠罩,如執掌煉獄凶魂的神君。

他發出一聲聲陰厲刺耳的嘯聲,令身邊那些凶魂幽鬼紛紛瘋狂,在瞬間釋放出驚人的邪惡能量,強行衝擊在那些波盪上,替他抵消那些衝擊過來的恐怖侵襲。

高宇臉色森白,劇烈喘息著,也算是躲過一劫。

在另一端的蘇妍、馮一尤、郁門,被那呈環形衝擊向八方的震蕩波襲擊到,馮一尤套在十指上的空間戒,有五個閃爍著異芒,飛出五件靈器,火盾,黑色鱗甲寶衣,一面繪刻著鸞鳥的冰藍錦旗,一塊厚厚的門匾,一塊翡翠寒玉。

五樣防禦類的靈器,在他身前排成一排,一件接著一件粉碎,終於讓他活了下來。

萬獸山的郁門,則是瞬間獸化,脖頸上掛著的骨牙項鏈釋放出白森森的骨光,凝成堅實的結界,助他也成功避險。

蘇家的蘇妍,卻沒有那麼好運,她不如馮一尤那般,有著諸多靈器可用,也沒有郁門的強悍體魄。

在三件玄級防禦靈器,立即炸碎後,她的光罩也玻璃般粉碎。

和護身光罩一併粉碎的,還有她的身體。

封魔碑和三大靈體的爭鋒,形成的恐怖能量震蕩波,席捲向八方,將率先沖入葬神之地的那些人,一下子滅殺了大半。

如今再看,秦烈眾人發現葬神之地內,只有孤零零十來人站著。

絕大多數的東夷人,經過一輪震蕩波的襲擊,直接被粉身碎骨。

狂暴席捲整個葬神之地的能量震蕩波,擊殺了眾多東夷人,殺了蘇妍,從一具具太古強者的遺體上肆虐過。

可那些太古強者的屍骨,卻沒有一具出現裂紋,甚至連動都沒有動過。

「不愧是太古強者!即便是死了幾萬年,歷經了時間的侵蝕,他們的屍骨依然堅如神石,根本不受封魔碑和三大靈體戰鬥餘波的影響!」杜向陽讚歎。

他和秦烈眾人還在冰湖邊沿,一直沒有敢冒然沖入葬神之地,所以他們完全沒有被下方的震蕩波影響。

「我想,我們還是繼續觀望的好。」宋婷玉苦澀道。

底下葬神之地的驚天變故,令他們愈發謹慎,愈發不敢輕舉妄動了。

「森野和高宇,在嘗試收取箭神和邪神屍骨!」謝靜璇輕喝。

這時候,一輪能量震蕩波剛剛肆虐過,封魔碑和三靈體的爭鋒,還沒有凝聚成新的戰鬥波盪。

對下方的那些僥倖活下來的人來說,這是最好的時機,也可能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沒有人還敢遲疑猶豫。

森野率先動手!

他孤身一人攀爬到那一座殘破的宮殿上,來到箭神所在的圓台,森野跪伏下來,以膝蓋行走,虔誠無比的叩首,靈魂釋放出頂禮膜拜的精神意志,口中還在喃喃低語。

「東夷子弟森野,叩請先祖回歸祖地!」

森野一步一叩首,兩手中握著一支赤紅羽箭,那羽箭上紋刻著三足金烏的神秘紋路,釋放出炎熱的火光,給人一種古樸神妙的感覺。

捧著赤紅羽箭,以膝蓋走路的森野,每次叩拜抬頭間,雙眸都死死望著圓台上的弓箭——滅日弓!

他以虔誠的叩拜,以靈魂信仰,以東夷人的古寶為引子,慢慢來到箭神身旁。

「呼!」

滅日弓感知到赤紅羽箭的氣息,忽然漂浮出來,如靈鳥慢悠悠來到森野前方。

森野大喜過望,眼中閃耀著熾熱光芒,趕緊咬破手指,以鮮血滴落向滅日弓。

「嗤!」

森野的鮮血,落到滅日弓上,燃燒成火紅的炎火。

一陣神妙的波盪,將森野、滅日弓、箭神遺骨連接起來,一霎後,滅日弓和箭神遺骨,一起落向森野手指上一枚火焰戒指。

森野目顯狂喜之色,一言不發,立即從圓台上飛落下來,喝道:「暫時撤離葬神之地!」

他已達成首要目標。

高宇也已出手。

周身堆積著一簇簇浮魂,高宇手上的戒指,釋放出陰森邪惡的波動,一步步朝著邪神的龐大身軀走去。

在邪神軀體下方,高宇眼中紛飛出一個個幽冥界的古老符文,那些符文冤魂般發出鬼泣之聲,化為一張張猙獰鬼臉,落入邪神的心臟部位。

「嘭!」

邪神的心臟,傳來一聲強力的心跳聲,驚人至極。

「呼!」

一道漆黑如墨的光柱,從邪神漆黑心臟射來,落到了高宇的天靈蓋上。

然後,只見百米高的邪神,竟順著那漆黑的光柱,一點點縮入高宇的頭頂。

十來秒後,這一尊邪神,竟整個消失在高宇體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