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三十五章鎮魂!

第五百三十五章鎮魂!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6 13:32  字數:4221

不論是雪驀炎,還是後面的秦烈,其實都沒有得到這件天級靈器的認可,沒有馴服這頭暴戾嗜殺的血龍。

它只認可血之始祖!

對它而言,創造了它,以鮮血淬鍊,以無數靈材打造出自己的血之始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無人能替代血祖在它心中的位置。

時至今日,血祖靈魂寂滅,只剩一具遺骨殘留在世,在血祖身上除了熟悉的氣味,它再也感覺不到主人的召喚。

它不甘心!

它要通過兩名修鍊主人法決,鮮血凝練過的小輩之魂,來嘗試為主人重聚殘念。

它要喚醒主人可能存在的一絲靈智!

在它心中,也只有主人才夠資格掌控它,能帶著它重現過去的榮光。

它要秦烈、雪驀炎的真魂!

無窮無盡的血煞氣息,凝成濃稠血海,血腥味衝天的血色海洋中,這頭血色骨龍咆哮著,馱著主人遺骨,朝著秦烈、雪驀炎反噬而來。

席捲天地的濃烈煞氣,將秦烈眾人所在的天地籠罩,封鎖,徹底禁錮。

包括秦烈在內,眾人只能被動看著血海淹沒過來,無人能從這片區域掙脫。

甚至連反抗的念頭興起後,都會被血煞氣衝擊的支離破碎,血色骨龍的暴戾靈魂,已雄霸他們的心靈識海,嗜血的血之力量,從他們血管滲透進來,悄然不覺間,便遍布他們周身。

他們無法抗衡。

「咚咚!咚咚咚!」

聲聲沉悶猛烈的心跳聲。雷鳴般不迭傳出,眾人臉色和肌膚都漲的通紅,眼中漸漸滲出血滴出來。

他們體內鮮血流轉的速度,比平常疾速了十倍。鮮血的加快,導致他們徹底失控了。

面對血色骨龍的恐怖壓力,一行人生出頹然無力的絕望來,絞盡了腦汁,也想不出應對的方法。

嗜血龍在暴飲了封魔碑內的血煞氣息,又將血祖遺骨尋到後,身上釋放的翻天滅地之力,簡直無可匹敵。

誰能與它爭鋒?

眾人臉色灰暗,都沒了脾氣,只能被動接受即將到來的命令——暴體而亡。

秦烈的壓力尤其沉重。

他站在眾人最前方。眼見血色骨龍沉浮在血海中。以席捲天地的恐怖氣勢而來。以淹沒所有人心神的魂魄壓力,將這一片籠罩,他的感知力尤其敏銳。

他的心靈識海中。早已充滿了血色,就連他的魂湖,也被無數遊絲般的血光滲透。

嗜血龍的龍魂蠶絲,悄然不覺間,便滲透向他的靈魂識海,將他的魂湖污垢。

他識海一片血色,魂湖變成血湖,就連真魂都在被一點點的滲透影響。

他那被雷霆之力反覆淬鍊的真魂,能誅邪惡魂念,但在面對血色入侵的時候。竟顯得無比的蒼白無力。

雷霆之力,似乎沒辦法將血色轟滅,令他的靈魂識海重現清明。

他漸漸生出心靈沉重,靈魂被血色填滿,要慢慢沉落向無盡血海的可怕感。

他很清楚,嗜血龍的血色能量,逐漸佔領了的他的心魂意念,將會一點點腐蝕他……

他最終將會失去自我,淪陷為血色骨龍的傀儡,再沒有自己的意識想法。

他將會落得個比死還要悲催的境況。

他在一點點沉落。

「呼!」

就在此時,一種他都不敢確認的吸扯之力,從他的眉心當中湧現。

離他最近的雪驀炎和宋婷玉,清晰地看到,在他的眉心之中,綻放出一道漆黑光芒。

下一刻,秦烈的雙眼之間,如綻出一個黝黑漩渦,黑洞般吞沒著無盡血氣。

一霎那間,雪驀炎發現蔓延到她靈魂識海的血色,如顏料被抽離一般,在她識海內迅速減少。

她的靈魂識海,和秦烈此刻的一模一樣,也被無盡血色淹沒覆蓋。

她本來也意識模糊,生出無力抵抗,要逐漸淪陷的絕望來。

但在這一刻,在秦烈雙眸之間,在那一點漆黑光芒釋放後……所有的一切都在發生驚人變化!

她的血色識海,以驚人速度恢復正常,她凝滯的思維,她血色的靈魂,如被狂風吹盪著,如血雲被吹散,令她識海重現朗朗晴空。

就連她體內被侵入的濃稠血煞氣息,也在短短時間,被抽離的乾乾淨淨。

雪驀炎駭然失色。

她看到一絲絲血色輕煙,一道道血色虹芒,竟盡數隱沒向秦烈雙眸之間的黑點。

那是一隻悠遠深邃的眼睛。

那是鎮魂珠。

「轟!」

腦海一震,秦烈從無力抵抗中,瞬間掙脫出來。

他的識海,所有血色被抽離乾淨,他頃刻間恢復了清醒,凝神一查,他看到無數血色光束被鎮魂珠抽離,流逝向內部無垠空間。

一種鎮壓萬魂,讓所有凶魂暴靈屈服的絕對執念,從他的第三眼——鎮魂珠內迸發而出。

「呼!」

鎮魂珠內釋放出強烈的吸附力。

只見那滾滾蕩蕩的無窮血海,血海中咆哮猙獰的嗜血龍,嗜血龍頭顱上的血之始祖遺體,竟全部凝為一束束血光,盡數被秦烈第三目吞沒。

一道道血光閃過,鋪天蓋地而來的血海,嗜血龍,血之始祖,陡然消失乾淨。

只有秦烈眉心的鎮魂珠,內部還有絲絲血光游弋,還在閃爍著震撼人心的光芒。

杜向陽,洛塵,雪驀炎眾人,全部獃滯在那兒。

先前的一切,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一個不真實的夢境。

那濃稠的血海,瘋狂咆哮的嗜血龍。龍首上的血之始祖遺骨,那驚天動地席捲蒼穹的恐怖氣勢,好像只是虛幻。

因為那種種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