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三十一章狂飆的嗜血龍!

第五百三十一章狂飆的嗜血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4 14:56  字數:3633

嗜血龍為天級靈器,需要抽離龐大的氣血之力,才能調動運轉,釋放其恐怖威力。.

先前,雪驀炎發動嗜血龍,輕而易舉就滅殺了十來名通幽境後期的赤夷族武者,讓姜天興、迪飛都望風而逃,由此能看出嗜血龍的殺傷力極其不凡。

眼見冰棱以無比強悍的氣勢,朝著他們的位置衝擊,眾人一時間沒有辦法應對,只能寄希望在秦烈和嗜血龍身上。

「給你試試吧。」

以太古巨龍骸骨為形的嗜血龍,從雪驀炎玉臂上呼嘯出來,靜靜懸浮在眾人身前。

「秦烈,先以鮮血滴在它身上,讓它熟悉你的氣血!」雪驀炎喝道。

「好!」秦烈深吸一口氣。

一滴滴猩紅的鮮血,立即從他指腹上冒出來,血珠子般滴落向這件驚世駭俗的強大靈器。

「嗤!」

鮮血滴落在嗜血龍的龍首部位,血色骨龍的頭顱上,倏地燃燒起赤紅色的火焰,紅燦燦的極其耀目。

「滴答!滴答!」

隨著鮮血的持續滴落,在這頭血色骨龍的身上,更多的血紅火焰洶湧而出。

海綿吸水一般,血色骨龍將一滴滴鮮血吸收掉,身上漸漸湧現一股毀天滅地的血煞波動。

「運轉血靈訣,試著溝通那些隱沒在嗜血龍體內的鮮血,通過**控自己的鮮血,來感受這件靈器的氣息,試著掌控它!」雪驀炎輕喝。

秦烈轟然一震。

在雪驀炎的提醒到來之前,秦烈已經感受到了這件天級靈器的可怕之處,蘊藏在他鮮血當中的濃郁精純學血之靈力,從鮮血滴落到嗜血龍的骨骸上起,就在瘋狂地流失!

霎那間,一股暴戾、瘋狂、嗜血、毀滅濃烈情緒波盪,便將他淹沒。

他雙眼陡然變得猩紅攝人。

仿若一頭嗜血的凶獸,被囚禁億萬年後,終於掙脫而出。

同一時間,從他,從嗜血龍的身上,爆發出衝天的血煞氣息,兩人身上的血煞氣息凝聚在一塊兒,像是濃稠的鮮血長河。

一聲巨吼,從嗜血龍口中嚎叫出來,伴隨著巨吼聲,無窮無盡的鮮血虹芒,凝成一條赤紅血流,直朝著正前方而去。

鮮血虹芒中,傳出滅絕生靈,將天地毀滅的瘋狂意志!

「轟!」

鮮血長河衝撞在冰棱群中,猶如天雷勾動地火,令破空而來的冰棱立即發出震破耳膜的爆鳴。

數十根冰棱,每一根都有幾百米長,如一頭頭寒冰巨龍,浩浩蕩蕩而來。

氣勢冠絕天地!

然而,當那鮮血長河,疾射到冰棱當中的那一刻,所有冰棱都在轟然爆碎。

數十根冰棱同時爆炸。

成千上萬的細小冰棱,蓬蓬細雨一般,在寒氣冷冽的天空紛紛落下。

如一柄柄刺向大地的冰劍。

「嚎!」

嗜血龍衝天咆哮著,抹殺生靈,毀滅萬物的恐怖氣勢,從它那並不算巨大的軀體上轟然爆發。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這頭血色骨龍竟狂飛出去,如一道血色閃電刺破蒼穹,瞬息間便殺到冰湖上方。

「這,這……」

洛塵、杜向陽等人,一個個大張著口,看著冰湖上方。

秦烈和雪驀炎也是呆怔住。

此刻,血色骨龍竟然和封魔碑一同懸浮在冰湖上方,封魔碑的碑面上,七道炫目的神光不斷轟擊著冰面,與此同時,另有一道赤紅如血的虹芒,蘊含著濃烈的血煞氣息,灌注到了血色骨龍的頭骨上。

封魔碑竟然在朝著血色骨龍輸送血煞之力!

那頭血色骨龍,在那一道濃烈的血煞虹芒的灌注下,龍軀如充了氣一般,迅速脹大起來。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這頭血色骨龍竟然變大了一倍,身上一根根血玉般的骨頭,閃爍著奪目的血光。

無比的璀璨。

「嚎!」

血色骨龍發出天地顫慄的狂吼,攜帶著無以倫比的恐怖氣勢,一頭撞擊在冰湖的冰面上。

「啪啪啪!」

巨大鏡面一般的冰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龜裂粉碎。

這種龜裂粉碎,持續了數秒後,在眾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下,冰湖的冰面終於徹底炸碎。

從封魔碑內釋放的血煞虹芒,猶如一條無限長的紐帶,緊緊連接著血色骨龍。

不斷為血色骨龍充溢著濃烈的能量。

而這頭血色骨龍,在轟破了冰面後,又是一聲咆哮,竟一頭沖入那個巨大的冰窟窿。

一閃間,血色骨龍便進入冰湖深處,它身上的血色紐帶,依然和天際的封魔碑連在一塊兒。

下一刻,從冰面上疾射出來的冰棱,周邊冰川雪峰的爆炸波動,同時停了下來。

陷入狂暴的冰之禁地,因冰面炸碎,因血色骨龍深入冰湖,詭異地安靜了一刻。

鬼哭狼嚎的東夷人,因為突生的變故,幸運的逃過一劫,在冰靈沒有後續攻擊的情況下,東夷人獲得了一個喘息的時機。

秦烈眾人依然陷入獃滯狀態。

「這……」

誰都沒有預料到,當血煞宗的大殺器,交由秦烈御動後,竟能引起如此驚天之變。

嗜血龍在暴飲秦烈鮮血後,尚未動身,便以身上濃稠的血光化河,將數十根冰凌粉碎爆炸。

對秦烈眾人而言,幾乎是死局的危機,被它輕而易舉化解。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嗜血龍又是咆哮著衝出,和封魔碑達成奇妙聯繫,通過來自於封魔碑的血煞能量,強行轟破了冰面,一頭鑽入冰湖深處。

冰靈對整個冰之禁地掌控,竟在瞬間喪失!

「怎會這樣?」潘芊芊掩口輕呼,滿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