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二十九章冰爆!

第五百二十九章冰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3 12:34  字數:3763

珈玥自己也覺得奇怪。

自從踏入冰之禁地,她每一次凝鍊靈力,靜心調息的時候,都能生出天地合一,體魄被寒冰能量充盈,靈魂之力明顯精進的感覺。

在冰之禁地,珈玥每一次的修鍊,都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變化。

她的境界在突飛猛進。

她將這一切,歸咎於冰之禁地的神妙,認為她修鍊的靈訣恰恰和冰之禁地奇妙呼應,這才讓她能夠在冰之禁地如有神助。

「我能隱隱感知到他們。」珈玥輕聲呢喃。

她的精神意識飄忽著,心眼如明燈照亮遠方冰峰,準確地找到了秦烈等人的位置。

「應該錯不了!」珈玥越來越肯定。

所有東夷人都愣住。

白夷族的族人,獃滯半響後,紛紛喜不自禁,連聲讚歎起來,都為珈玥感到高興。

高宇冷峻地站在一旁,沉默不言,眼中卻有著几絲迷惑。

「珈玥,你真的感覺到了他們?」迪飛眉頭擰成一簇,分明不太相信,「我們所有人從踏入神葬場起,就失去了靈魂的感知力,難道只有你保留了下來?」

森野也是驚疑不定。

「在水之禁地,金之禁地的時候,我和你們一樣沒辦法以靈魂意識探查周邊。」

珈玥深吸一口氣,要將冰之禁地的寒氣都吞入腹中般,俏臉上顯出愜意的表情,「冰之禁地不同,在這裡,我的靈魂感知不受限制!」

「找過去看看就知道了!」白夷族大漢興奮道。

「走吧。」森野半信半疑的下令。

……

「你沒事吧?」

僅能容下兩人的狹窄冰洞中,宋婷玉湊到秦烈身旁,關切問道。

她聽到了潘芊芊的叫嚷,也知道潘芊芊因為秦烈對雪驀炎心懷不軌,所以突下殺手。

她放心不下,就來秦烈靜坐的冰洞。過來看看狀況。

「沒事,潘芊芊還傷不了我。」秦烈搖頭。

「我們重創了赤夷人,他們以後會嚴加防備,不會再分散讓我們逐個擊破了。要不了太久,赤夷、白夷、黑夷就會擰成一股,下次再見面,我們要應付的就是整個東夷人。」宋婷玉憂心忡忡。

過來前。她換了一件玫瑰色的紗裙,紗裙上緊下松,將她妖嬈誘惑的身姿,襯托的愈發撩人。

宋婷玉本就美艷動人,在赤瀾大陸她就是艷名動四方的尤物,當她刻意為秦烈修飾自己。悉心將艷麗展現的時候,她整個人就如同盛開的鮮花,美不勝收。

或許是東夷人的威懾太大,讓她也心中沒底,所以她珍惜和秦烈相處的每一刻時光。

講話間,她柔順依偎到秦烈胸口,從她身上釋放出來的鮮艷光暈。一點點將秦烈吞沒。

「你說我們能不能從神葬場活著走出?」宋婷玉輕聲道。

「只要找准機會,等東夷人在葬神之地分身,等他們自顧不暇的時候插入,我們未必就不能重演在雷之禁地的榮光。」秦烈臉色堅毅,冷靜自如道:「血之始祖的遺骨,就在葬神之地,我定要將這具骨骸奪取!」

「為血厲?」宋婷玉訝然。

「血之始祖的遺骨,歸血厲。其餘的自然歸我自己。」

「那六個無垢魂泉究竟怎麼一回事?」

「被我身上一樣至寶吞掉,它抽離我的魂力和精血,似乎想要孕育什麼……我只是有所察覺,具體情況不明。」

「你一點回憶不起以前?」

「記憶被抹掉了,絲毫都不存,我什麼都想不起。」

「……」

冰洞中,兩人依偎著。沒有目的的談論著瑣事,心神安寧。

一刻鐘後。

洛塵、杜向陽先後從冰洞中走出來,眼中重現神采,在秦烈和宋婷玉出來後。這兩人表情有些怪異起來。

「秦烈,先前,先前你在雪小姐的冰洞中做了什麼?」杜向陽乾咳一聲,很隨意地問道。

「幫她服用生命之泉。」秦烈眉頭一挑。

「呵呵,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別的什麼事情呢。」杜向陽訕訕乾笑。

「你真齷齪!」宋婷玉一臉鄙夷。

洛塵也是老臉一紅。

「的確齷齪!」雪驀炎也走了過來,適時插話。

杜向陽、洛塵兩人愈發尷尬起來。

「秦烈,重新確定一下方向,我們下冰湖吧?」謝靜璇提議。

「不,等東夷人,等他們先下冰湖。」秦烈搖頭。

「封魔碑不出,冰靈恐怕不會有動靜,可能需要你來牽個頭。」杜向陽走到一塊冰石上,眺望著不遠處的冰瑩湖面,「冰靈就在湖底,但要破開不知道多厚的冰面,應該沒那麼容易。」

「封魔碑有辦法?」秦烈一怔。

「或許吧。」杜向陽聳了聳肩膀,也不敢百分百肯定。

秦烈猶豫了一下。

半響後,他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幫東夷人一把!」

「呼!」封魔碑從空間戒內飄飛出來。

七道絢爛繽紛的神光,光河鎖鏈一般從碑面上瞬間疾射出來,竟有數千米長。

燦燦光芒銀河般沖飛出去,鏈條般牽引著封魔碑,拖曳著鮮艷光流,朝著前方廣闊的冰湖上方而去。

「封魔碑!」

十里外,冰峰山腳下的東夷人,眼見神光耀目,朝著冰湖而去,立即驚叫起來。

「是他們將封魔碑釋放出來的!位置沒有錯!」白夷大漢大呼小叫。

「怎麼辦?去找他們?還是追尋封魔碑的蹤跡?」有東夷人開始疑惑。

封魔碑能鎖定七靈體的方位,能將那些靈體禁錮封印,這時候封魔碑的飛出,讓所有東夷人都緊張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