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二十八章灌藥

第五百二十八章灌藥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3 01:27  字數:3032

雪驀炎靜靜坐在冰洞,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中,有著一絲掩飾的哀傷。

「這一瓶生命之泉,請你幫我收藏好,還有這件東西」她沉吟了一會兒,左手掌心綻出猩紅血光,縮小數百倍的「嗜血龍」從中漂浮出來,「將血煞宗的至寶也拿好,等你出去後,見著我的父親,你幫我交給他。」

此戰過後,她感覺到狀態很不妙-,恢復氣血的時候,精神萎靡不振。

她也注意到,她瀑布般漆黑順滑的長髮,變得乾燥無光,還有幾處隱隱可見白色。

種種異常,表明他的生命能量損耗太大,壽命即將要走到盡頭。

壽齡的損耗,只有通過生命之泉才能恢復,然而她的母親也同樣需要生命之泉醒轉……她決定捨棄自己。

「這瓶生命之泉,還有血煞宗的至寶,我都不會幫你轉交。」秦烈鎖著眉頭,臉色深沉,道:「要麼你堅強地活下去,要麼,你帶著生命之泉和嗜血龍一起去死。」

雪驀炎眼中滿是錯愕。

「生命之泉怎麼服用?」秦烈突然問道。

「喝下去即可。」雪驀炎隨口一答。

「很簡單的樣子。」秦烈微微點頭,突然道:「我來幫你決定吧!」

「你要幹什麼?!」雪驀炎一驚。

此刻,秦烈閃電般下手,將那瓶生命之泉奪取,在她尖叫之時,一道道織密電芒從秦烈十指指尖疾飛出來。

電芒如紐帶彩虹,以麻痹的力量纏繞在雪驀炎嬌柔軀體上,將她捆了個結結實實。

剛剛經歷一番激戰,過度消耗了氣血之力的雪驀炎,處在最為虛弱的境況,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阻止秦烈。

她只能驚恐地瞪著秦烈,急切道:「不要!」

「由不得你來做主!」秦烈探出左手,將雪驀炎芳唇強行掰開硬是將生命之泉灌入她口中。

「不要!嗚……」雪驀炎尖聲呼喊。

旁邊的冰洞中,洛塵正以靈石恢復,這時候忽然睜開眼,臉上顯現驚疑之色。

杜向陽也是一震摸著下巴,表情玩味。

「畜生!」

潘芊芊嬌喝一聲,從她的冰洞內飛奔而出,怒氣衝天的殺向雪驀炎所在的冰洞。

宋婷玉和謝靜璇兩人,在同一個冰凍內恢復靈力,兩人也聽到了雪驀炎的驚叫聲。

然而,這兩女都是神色如常繼續在冰凍內修鍊,壓根沒有動身的意思—她們了解秦烈。

「秦烈!你敢對雪姐不利,我定要斬了你的狗頭!」潘芊芊一頭撞了進來。

她看到秦烈以雷電捆縛住雪驀炎一隻手強行撐開雪驀炎的芳唇,另一隻手在強灌著某種藥物……

「我殺了你!」潘芊芊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

「嘭!」

一個銀色項圈重重轟擊在秦烈後心,一股巨力突然迸發,令秦烈轟然一震,禁不住悶哼一聲。

洪水泛濫的驚人靈力,衝擊在秦烈血肉當中,在不斷破壞著秦烈的臟腑。

秦烈身形巨震,捂著那瓶生命之泉的手,卻紋絲不動。

生命之泉還在源源不斷流向雪驀炎的芳唇中。

濃烈的生命能量釋放出清新芬芳,傳來濃烈的勃勃生機。

雪驀炎的身子,如乾枯的大地貪婪的吸吮著雨水灰暗的皮膚漸漸顯現光澤。

她頭上幾縷白色的秀髮,很快又重新變得光澤靚麗,她眼中彷彿從出生便帶著的几絲蒼白之色在迅速消失。

古樹煥發生機,枯木生出嫩芽般,從她的嬌柔身姿內,湧出強烈的澎湃生機。

那生機旺盛的氣息,也是無比清新自然,給人一種遠古森林植物茵茵的奇妙-感。

整個冰洞中,都因雪驀炎體內的變化傳出讓人驚異的生命磁場。

「雪,雪姐……」

潘芊芊早已收手看著雪驀炎身上驚人的變化,她驚訝的合不攏嘴。

彷彿在短短一瞬間,雪脫胎換骨,如浴火重生,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全身釋放出濃烈的生機。

她自然也看出了秦烈在做什麼。

「秦大哥,對,對不起,我以為你在對雪姐不利。」潘芊芊趕緊道歉。

秦烈沉著臉一言不發。

他緊盯著盛放生命之泉的瓶子,待到發現所有的生命之泉,一滴不剩全部被雪驀炎吞咽以後,他才呼出一口濁氣。

「我沒事。」丟下這麼一句話,深深看了雪驀炎一眼,秦烈轉身出了冰洞。

纏繞在雪驀炎身上的雷光電芒,也同時飛了出去,化為電流隱沒在秦烈背後。

雪驀炎身上的束縛立即解除。

她那明亮深邃的眼睛,流露出複雜的神色,幽幽一嘆後,她算是認命了。

「芊芊,你出去吧,我不會有事。」她輕聲說道。

「雪姐,你,你沒事了?!」潘芊芊興奮地手舞足蹈,「從今以後,你是不是再也不用為壽齡不足擔心?」

「嗯,我再也不會有事。」雪驀炎輕輕點頭,臉上沒有一絲欣喜,「你先出去,我要好好恢復,將生命之泉的能量吸收乾淨。」

「好!好!我這就走!」潘芊芊喜滋滋出去。

「那些生命之泉,如果由我煉化吸收,我能很順利突破到如意境。」旁邊的冰洞中,謝靜璇神色淡漠,語氣平靜地說道。

宋婷玉略略有些驚訝,「當初在木之禁地的村落,你為什麼不說?」

「生命之泉救不了我的命。」謝靜璇淡淡道。

「血厲前輩只有這一個女兒,這一家子…遭遇太慘了,讓出生命之泉給他們也是應該的。」宋婷玉幽幽一嘆,從心底同情血厲一家,為他們的境況唏噓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