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二十五章嗜血龍!

第五百二十五章嗜血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11 12:38  字數:3705

一道綿長濃鬱血光,從雪驀炎左手掌心狂飆而出,血光中傳來震天動地怒吼。

一頭猩紅血色骨龍,在怒吼聲中倏地浮現出來,那骨龍渾身閃爍著晶瑩血光,一根根骨頭中血之力量充沛無比。

秦烈眼中光芒驟亮。

那並非鮮血之力施展的血龍吟,而是真真切切的龍身!

那頭血色骨龍,以血紅骨頭為體,以雪驀炎的血之靈力為皮肉,身長二十多米,寬如井口,一雙赤紅如血的龍目中,射出兩道猩紅攝人的血光。

「嗷!」

血色骨龍咆哮而出,周身釋放出滔天血焰,如在血海中燃燒著,湧現驚天動地的凶威。

秦烈抬頭。

只見那血色骨龍從他頭頂呼嘯而過,一頭沖入前方手持巨弓的赤夷族人群中,伴隨著撕裂虛空的龍吟怒嘯聲,三名赤夷族族人被血色骨龍的鮮血骨尾掃到,在「噼啪」的骨骼粉碎聲中,三人慘叫著橫飛向谷外。

「噗!」

有兩人的斷骨,從腹部突了出來,如被利器刺穿軀體。

還有一人尚未落地,血管內的鮮血突然爆裂,炸的他發出凄厲至極的慘叫,也是當即慘死。

「嗜血龍果然在你手中!」姜天興厲聲尖叫。

「吼!」

血色骨龍咆哮著,血淋琳的眼瞳倏地鎖定他,以血骨凝成的軀體扭動了一下,朝著他猙獰沖了過來。

姜天興滿臉驚懼,想也不敢多想,掉頭就逃。

他深知這頭「嗜血龍」的恐怖,知道這頭「嗜血龍」為血煞宗最強大的靈器,在當年血煞宗覆滅之時,「嗜血龍」和沫靈夜一起神秘消失,他和他父親姜鑄哲為了找尋「嗜血龍」,曾耗費了許多心思。

傳言。這件名為「嗜血龍」的靈器,乃當年的血之始祖斬殺一頭巨龍後,以龍之骸骨為原材,以自身鮮血加數百種珍奇靈材淬鍊,是血煞宗最著名的靈器。

「嗜血龍」為天級靈器,一直以來都是血煞宗的鎮宗至寶,只有修鍊血靈訣的血煞宗門人。才能御動這件強悍靈器。

「嗜血龍」本來在血厲身上,血厲被姜鑄哲陷害,被囚禁在十二根靈紋柱後,就神秘消失。

姜鑄哲之所以沒有斬殺血厲,不時折磨,一次次詢問搜查。就是為了得到這件天級靈器,將「嗜血龍」找出來。

可惜,多年來姜鑄哲一直沒有問到「嗜血龍」的下落,最終漸漸放棄。

誰也沒有料到,本該傳給血煞宗宗主的「嗜血龍」,在血煞宗的老宗主沐雲武經過血厲同意後,將其傳給了他的女兒沫靈夜。血煞宗經歷滅頂之災的時候,沫靈夜帶著「嗜血龍」遠遁天戮大陸,又將其傳給了雪驀炎。

身懷血煞宗至寶「嗜血龍」的雪驀炎,這麼多年來,與人交鋒對決,一直都施展幻魔宗的靈訣和靈器,從沒有敢暴露「嗜血龍」,沒有暴露過自己的身份。所以沒人知道「嗜血龍」一直在她手中。

如今,姜天興的一番挑釁話語,真真激怒了她,令她壓抑不住憤怒,竟直接將「嗜血龍」給喚了出來。

由龍之骸骨為原材,由血之始祖鮮血溫養,加數百種稀缺靈材淬鍊的「嗜血龍」。倏一顯出,立即展現出令人恐懼的威力。

秦烈凝神去看,心神一動,馬上意識到血煞宗的「血龍吟」靈技。就是以「嗜血龍」為原形創造出來的。

這頭不算特別巨大的血色骨龍形狀的靈器,在雪驀炎的掌控下,嚎叫著沖向姜天興。

血色骨龍下方的那些赤夷族武者,都是通幽境後期修為,境界精湛,氣血旺盛。

然而,在那頭「嗜血龍」從他們頭頂飛過的時候,骨龍身上奇妙的天然骨紋,陡然綻出可怕的鮮血波動。

「嘭嘭嘭!」

下方那些赤夷族武者,身體如充了氣的皮球鼓脹,在鮮血的沸騰膨脹下,肉身紛紛爆碎。

山谷外的赤夷族武者,一個接著一個,鮮血爆體而亡。

「咻咻咻!」

一條條猩紅血光,從下方那些慘死者體內飛逸出來,如鮮血溪流飛上天,主動朝著「嗜血龍」匯聚。

血色骨龍怒嘯著,血骨鑄就的軀體將一道道鮮血吸收,血瞳中釋放的血光,愈發恐怖。

「迪飛!助我!」姜天興慘叫不休。

身如一道血光,他竭盡全力逃遁,要立即趕到迪飛身前,希望迪飛能夠助他一臂之力。

崩塌的雪峰上,赤夷族的首領迪飛,陰沉著臉,率領麾下族人正往山谷口趕來,一眼看到了鬼叫的姜天興。

還有姜天興身後,那頭緊追不捨的血色骨龍,和骨龍身上燃燒著的血色火焰,滔天的血煞氣息。

攜帶著怒氣和驚人威勢而來的迪飛,尚未進入山谷,就被姜天興身後的血色骨龍震住。

「停下!」

迪飛急忙抬手,阻止族人沖向山谷,臉色巨變,暴喝道:「姜天興!你身後是什麼?」

「血煞宗的至寶嗜血龍!」姜天興鬼哭狼嚎地叫嚷起來,「迪飛,讓土靈凝結土之壁障攔截它!這嗜血龍受雪驀炎調動,但她生命能量虛弱,根本無法長時間掌控嗜血龍,她絕對堅持不了太久!」

「好!」

迪飛的眉毛上,又重新裂出縫隙,多冒出兩隻眼睛出來。

「地裂山突!」

澎湃的大地之力,瘋狂灌注向地心,姜天興身後的大地傳來可怕的地震聲,一道道長長的溝壑突然裂開,從中突出一面面冰石厚土屏障。

「轟!」

狂沖而來的嗜血龍,狠狠撞擊在冰石岩壁上,將小山般的冰石壁障撞的冰石炸碎,冰光飛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