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二十章終於解脫!

第五百二十章終於解脫!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08 19:02  字數:3710

「秦大哥,你還懂煉器?」

潘芊芊眼中閃耀著小星星,一臉崇拜之色,愈發覺得秦烈了不起。

除宋婷玉、謝靜璇以外,杜向陽眾人也是滿臉驚奇,如發現新大陸一般。

「不會吧,你還真的懂得煉器?」杜向陽驚叫起來。

「他可是我們赤瀾大陸,千年來最有天賦的煉器師,他釋放的那些寂滅玄雷,就是他親自煉製而成!」宋婷玉傲然道。

眾人愈發驚異。

「天劍山的劍符,由蒙大師親手煉製,蒙大師乃是天劍山最卓越的煉器師,他能煉製地級五六品的靈器!」洛塵沉著臉,哼了一聲,「你說你能篡改蒙大師構建的靈陣圖?」

杜向陽也忽然懷疑起來。

他也來自於天劍山,他同樣深知蒙大師的厲害,一名可以煉成地級五六品靈器的宗師,親手構建的靈陣圖,豈是能輕易被篡改的?

「能煉製地級五六品靈器的宗師!」宋婷玉也是悚然變色。

她臉上先前的傲然,這一刻盡數褪盡,她也明顯擔憂起來。

偌大一個赤瀾大陸,能煉製地級靈器的煉器大師,也是屈指可數,就連器具宗的墨海,公認的宗師,也只能煉製出玄級七品靈器而已。

秦烈,雖然在器具宗展現出驚人天賦,引發十二根靈紋柱突變,可他入門畢竟較晚,在煉器的造詣上難道能勝過墨海不成?

宋婷玉也覺得她先前的傲然有些可笑了。

眾人都以懷疑的目光看向秦烈。

「劍符內的靈陣圖,我構建不出,這劍符我也沒能力煉製。」秦烈臉色從容,淡然笑道:「不過,只是修改一下內部靈陣圖,稍稍動幾根靈線,我想……問題應該不大。」

「每一根靈陣圖內的靈線,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就算是一根小小的靈線,也有可能導致整個靈陣圖崩潰!」洛塵低喝。

其餘人也是半信半疑。

秦烈搖頭一笑,不再多言什麼,就在眾人注視下以手指點在劍符上。

指尖,一道炫目靈芒如筆尖吞吐著,倏地點在劍符上。

同時,一縷精神意識,瞬間刺透進劍符內部,深入靈陣圖的天地。

所有複合靈陣圖,往往都離不開儲靈、聚靈、增幅、固韌四種基礎陣圖,那些大型複雜的靈陣圖,也是由一個個小的基礎陣圖,一個個嵌套而成。

劍符內的靈陣圖,有一個儲靈、增幅的基礎陣圖,這兩個基礎陣圖中央,則是有一個頗為複雜的螺紋型靈陣圖。

那個靈陣圖,猛一看,像是一個號角形狀,不斷傳遞著奇異的靈力波動。

號角形的靈陣圖的口部,還時不時產生一股吸力,像是對外吸收著什麼。

在儲靈基礎陣圖內部,有著一道劍形的靈力光芒,那光芒為劍符內部的力量源頭,被儲靈陣圖封閉著,為整個靈陣圖提供著能量。

儲靈內部的劍形力量,流出一絲絲力量,經過增幅陣圖的增強,輸送到號角形的靈陣圖,讓那靈陣圖一邊釋放波動,一邊吸收外部而來的波盪,產生低鳴,向持有者傳訊……

簡單瞄了一眼,秦烈就看出了內部三個靈陣圖的奧妙,他將注意力集中到儲靈陣圖上。

這個陣圖,相比較他掌控熟練的儲靈陣圖,還是顯得簡陋了許多,遠遠不如他所知的儲靈陣圖那麼複雜難解。

他將一縷精神意識,集中到儲靈陣圖上的三根靈線上,心念變動間,以靈力扭動靈線。

三根纖細的靈線,在他的力量作用下,奇妙的扭結在一塊兒。

整個儲靈陣圖,陡然間一變,朝著增幅靈陣圖不斷輸送力量的通道,因為三根靈線的扭結,一下子堵塞了。

這導致儲靈陣圖內部的劍形能量,沒辦法朝著外部傳遞,被死死封閉著。

所有靈陣圖,往往都需要力量為支持,那個號角形的靈陣圖,沒有持續能量的灌入,立即停止了傳訊和接受訊息,這導致劍符內部最主要的收發功能,被強行中止。

秦烈精神意識從劍符內退了出來。

被他握著的劍符,本來閃爍著明熠光亮,這時候忽然變得黯淡。

他看向洛塵,道:「試試看,用你手中的劍符感受一下。」

洛塵驚疑不定,他將腰間一枚劍符握在手中,冷幽的眼睛緊緊看向秦烈,以靈魂意識波動手中劍符。

「嚶……」

一個個劍鳴聲,分別在杜向陽、宋婷玉、謝靜璇等人腰間的劍符中傳出,然而,被秦烈握著的劍符,卻是沒有任何動靜。

眾人同時驚呆。

「真的成功了?」宋婷玉不確定道。

秦烈神態隨意,沒有解釋什麼,而是將腰間別的勢力令牌也給取出,同樣以精神意志感知。

他發現所有令牌內的複合陣圖,都是以儲靈、增幅為基礎,但核心的主陣圖卻有著很大差別,不過主要的用途都是一樣。

「除了主陣圖不一樣外,大體的構造都差不多,我可以將任何一塊令牌內部的靈陣圖篡改,讓它們暫時失去作用。」檢查一遍後,秦烈自信滿滿道。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懷疑他,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巨大的驚喜。

「秦大哥,你好厲害啊!」潘芊芊崇拜道。

雪驀炎也是目顯異色,愈發覺得秦烈莫測高深,身上有著太多太多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

洛塵和杜向陽兩人,也是暗暗驚奇,再看秦烈的時候,愈發不敢小視。

一個在武道境界,在自身實力上,已經得到所有人認同的傢伙,竟然在煉器上還有如此精湛的造詣,這傢伙究竟怎麼修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