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一十七章白夷女子

第五百一十七章白夷女子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07 13:38  字數:3088

秦烈端坐在雪地上。

一道道閃電,一聲聲雷轟,一束束冰光,一條條明黃色的厚土之力,不時從他體內動蕩而出。

眾人凝重地看著他。

此刻,秦烈體內三股不同的靈力波動,相互間發生了明顯衝突。

秦烈則是眉頭深鎖著,一副一籌莫展的架勢,這讓眾人愈發擔憂著急。

靈海內,九大元府如九輪耀目太陽,激烈的戰鬥著,齊齊爆射出萬道霞光。

洶湧強烈的波動,令靈海震蕩不休,彷彿下一刻就會崩裂爆碎開來。

秦烈焦急如焚。

「怎麼辦?」

「秦烈!恢復原樣試試?」幻魔宗的雪驀炎,突地插話:「三股靈力的衝突,是因為寒冰元府的突變,因為寒力不斷加劇。你可以試試將一部分寒氣散掉,讓靈海內的寒力流失掉一部分,令九個元府重新恢復平衡。」

「好主意!」杜向陽贊道。

秦烈心神一動。

深吸一口氣,他將逸入靈海的一縷靈魂意識收回,立即停止運轉任何靈訣,不去觀想寒冰意境圖。

通過魂晶、封魔碑恢復的舉動,也被一併停了下來,他試著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

精神意識飄忽,心靈空明,他的呼吸漸漸放緩,不想靈海內的異常……

「咦?」

洛塵冷峻的臉上,浮露出一個迷惑表情,皺著眉頭輕輕搖頭。

在他的感知中,秦烈彷彿從天地間消失了,身上沒有明顯的生命波動,沒有強烈的靈魂氣息。

感知中,眼前的秦烈,彷彿成了一塊寒冰,和冰之禁地融為了一體。

這也是其餘人的感受。

「他靈海內混亂的波動,一點點平復下來了,他應該找到了解決的辦法。」謝靜璇幽幽說道。

眾人眯著眼,細看下,發現從秦烈體內激射出來的閃電、冰光、黃色之力,果然逐漸重新收入血肉中。

秦烈身上不再有動亂的波動。

眾人漸漸放下心來,他們分別在秦烈身旁坐下來,又各自拿出靈石來恢復。

半個時辰後,秦烈率先睜開眼,長長吐出一口寒霧,心神終於暫時安定下來。

再次窺視靈海,他發現寒冰、雷電、大地九個元府,早已停了激烈爭鬥,重新平靜了下來。

三個晶瑩冰球般的元府,內部寒力如冰光不斷遊盪著,似乎還在繼續拓展內元府內的空間,讓元府能承載更多的寒冰力量。

雷電、大地元府沒有明顯異常。

「萬象境時,一共要開闢九個元府,元府開闢成功後,是否就會定格不動,無法繼續拓展?」秦烈看向杜向陽。

杜向陽也已經醒轉過來。

「據我所知,在九個元府開闢成功後,每一個境界的突破,都會讓元府重新拓展一次。通幽境突破到如意境,如意境邁入破碎境,大的關卡突破,元府都會因此而改變。」

杜向陽沉吟著,詳細解釋:「但是,通幽境、如意境的修鍊,主要在靈魂的淬鍊和積累。這兩個境界不太著重元府修鍊,但在突破時,元府一樣因此收益。」

「你是說,只有在突破大境界的時候,元府才會重新開闊空間,使得元府能容納更多力量?」秦烈摸著下巴問道。

「好像是這樣。」杜向陽點頭。

「關於元府,不必太過於在意,等踏入破碎境時,九個元府還要一一破碎。」雪驀炎說道。

「一一破碎?」秦烈愕然。

「當然。」雪驀炎驚訝的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破碎境,就是一個破而後立的過程,在這個境界,不但九個元府要一一破碎,融九為一,就連真魂都要破碎一回,重新聚集起來。」

「好像是這樣。」杜向陽又道。

秦烈忽然愣住。

萬象境時,要辛苦一一開闢元府,一共開闢出九個元府後,才能突破到通幽境。

然而,踏入通幽境後,武者就不需要在元府上耗費太多心思,只需要專註於真魂的淬鍊積累。

待到跨過如意,邁入破碎,又要反過來對元府進行破碎,將九個元府一一破碎,融九為一,再次找尋新的突破契機……

「別想太多了,每一個境界的要點,需要注意的地方,等你真正踏入那個境界,自然就會瞭然於心。」杜向陽洒然一笑,站了起來,說道:「破碎、涅槃這些境界,離我們還有一段漫長的距離,我們現在不要測度了,也不要過度多想,沒那個必要的。」

「如果沒事,我們就出發吧。」洛塵冷聲道。

對於丹田靈海的異常,秦烈也摸不著頭腦,他意識到先前的狀況,乃是一種走火入魔。

無法無念的狀態,似乎能調整心靈,能讓他寧靜安詳下來,助他脫離那種險境。

見暫時無礙了,他也不去多想,點了點頭,說道:「走吧。」

他重新取出封魔碑。

封魔碑一冒出來,立即要朝著一個方向飄飛,秦烈一隻手按著它,確定了它飛離的方向後,說道:「那邊!」

眾人眼睛一亮,終於摸准了方向,急忙跟了上來。

「他們動了!」另一邊,夏侯淵摸著一塊令牌,沉聲喝道。

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一行人,離秦烈眾人不到百里,憑藉著令牌他們立即看出了秦烈眾人的動向。

「夜憶皓還沒有回來,他去找東夷人了,我們要不要等等他們?」蘇妍詢問。

「等一會兒!」黃姝麗冷冰冰下令。

馮一尤和郁門這兩人,沒有吭聲,在皺著眉頭恢復著。

十來分鐘後,夜憶皓冷笑著回來,「不是森野率領的黑夷,是白夷族的人,由一個女的領軍,我告訴了她秦烈的方位,她知道無垢魂泉被秦烈奪取,已經追了過去!」

「等他們先過去。」黃姝麗發話。

憑藉著相互間令牌的微妙聯繫,這些人稍稍等候了一會兒,確定另一隊白夷朝著秦烈他們而去後,他們才重新動身。

一日後。

跟隨著封魔碑,在冰之禁地趕路的秦烈眾人,腰間的令牌紛紛傳來鳴叫。

「不是黑巫教那些人,應該是東夷人!他們在我們身後,到了令牌可以感知的範圍,他們已經盯上了我們,我們要不要加速甩開他們?」杜向陽問道。

「東夷人武者良莠不齊,有很多人境界並不高,我們如果速度加快了,他們低等級境界的武者,未必就能跟上我們。」宋婷玉想了一下,說道:「這樣一來,就算是那些境界精湛者追上了,人數肯定也有限,真不得不交鋒了,我們也能少一點壓力。」

「那就加快速度!」秦烈道。

眾人迅速達成默契,本來平常的速度,一下子提升起來。

兩個時辰後。

一片白雪皚皚的松林中,一棵棵巨大的松樹上,積雪厚如白毯。

通過令牌,他們感知到身後緊追不捨的東夷人,只剩下十來個,大多數境界低微者,都被他們甩遠了,沒辦法跟上來。

他們稍稍鬆了一口氣。

「嗤!」

就在他們前方,一株十幾米高的松樹下方,傳來一個輕笑聲。

眾人急忙去看。

雪松下,一名肌膚白皙如雪的女子,身穿裘皮雪衣,悠哉悠哉地等候著他們。

在這名女子身旁,高宇被銀色金屬枷鎖扣著雙手和脖頸,死囚犯般被禁錮著,還被她以鎖鏈牽著,低垂著頭,眼中滿是冷森陰暗。

「高宇!」秦烈臉色陡然一變。

「你們認識呀?」那白夷族女子呵呵笑著,沖眾人招了招手,說道:「這個叫高宇的人,說秦烈是他的朋友,而森野又告訴我,一個叫秦烈的傢伙,奪取了我們東夷人早就盯上的無垢魂泉,將六道魂泉全部拿走……」

她取出一柄兩指寬的銀色冰劍,抵在高宇的脖頸上,笑盈盈看向秦烈,「這個人,在你眼中值不值三道無垢魂泉?」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