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一十六章失控

第五百一十六章失控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06 13:00  字數:3118

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這些人,興沖沖而來,卻無比悲催回頭,鬱悶到了極點。

「雪姐!真是生命之泉?」潘芊芊驚喜萬分。

「的的確確就是生命之泉!」雪驀炎緊握著瓶子,小臉上寫滿了喜悅,她也不敢相信被黃姝麗騙去的生命之泉,竟然這麼輕易被奪回來。

「秦烈,謝謝你。」明眸閃爍著異光,她連聲道謝。

「秦烈,這麼簡單就放他們離開了?」杜向陽看著身旁濃烈的極寒白霧,顯得有些疑惑,「比起以前來,你這次的舉動要溫和許多,居然沒有大動干戈……」

「大動干戈?」秦烈滿臉苦澀。

這句話一落,周邊繚繞不散的森然寒霧,以極快速度消散掉。

肆虐而來的寒風,也在他苦笑之時,忽然往別的區域飄飛,一閃間便沒了蹤影。

而秦烈,則是如散架一般,面色蒼白的軟綿綿癱了下來。

「秦烈!」

「秦烈!你怎麼啦?」

眾人急忙圍了上來。

秦烈端坐在雪地中,眼中銀白色的明熠光芒,一點點消散。

他身上濃烈的極寒氣息,也如退潮的海水般,短短時間走的乾乾淨淨。

此時,他如同一個大病之人,氣息虛弱,眼神灰暗,身上也不再有任何強烈的氣勢。

和先前他震懾黃姝麗、夜憶皓相比,這時候的他,簡直弱不禁風,擋不了對方隨意的一次攻擊。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宋婷玉急切過來,從他身後攙扶著他,「先前明明氣勢很足,怎麼一眨眼間,虛弱到如此程度?」

這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秦烈不由長嘆一聲。

他在藉助於封魔碑煉化鮮血,以魂晶來恢復靈魂之力的時候·另外分出一道靈魂意識,在感悟鎮魂珠內的寒冰意境圖。

不知不覺間,冰之禁地內的森寒氣息,彷彿受著他的吸引一般·悄悄從四面八方湧來。

這令他周邊變得徹骨森寒。

那些濃烈的寒氣,在他領悟寒冰意境圖的時候,絲絲縷縷滲透他毛孔,鑽入他的丹田靈海,進入三個寒冰元府。

萬象境後期時,他那三個開闢的寒冰元府,已結構完整·寒力充沛。

本來不該發生新的變化。

但也不知道為何,當冰之禁地大量的森寒氣息,不斷湧向他靈海的三個寒冰元府·那三個冰晶般的元府,竟然又一次蛻變般,在繼續開拓疆域。

三個寒冰元府,隨著越來越寒氣的湧入,逐漸的變大,內部渺渺空間也被進行新一輪的拓展。

這本是一件好事。

然而,隨著寒冰元府的開拓,隨著內部寒氣的逐漸精純濃烈,他發現他的整個丹田靈海·都在逐漸失控。

寒氣,似乎要雄霸他的丹田靈海,讓靈海變成一個森冷的寒冰之

寒氣還在影響雷電、大地之力凝成的另外六個元府·試圖將這六個元府同化成寒冰元府,要令他的丹田靈海屬性單一,變成寒冰天地。

這導致他體內的雷電、大地之力激烈反擊·使得他丹田靈海內,寒冰、雷電、大地三種不同力量相互間發生了衝突。

在他先前醒來時,因為丹田靈海內寒冰之力最為渾厚,所以在那時候他氣勢頗為驚人,而且還隱隱能勾動一下酷厲寒風。

他在出言威脅夜憶皓的時候,其實,暗地裡·他在苦苦以寒冰之力,壓制著雷電、大地兩股力量·令它們不立即爆發出來。

他壓抑的極其吃力。

如果夜憶皓和黃姝麗不是那麼懼怕他,如果兩人先前出手,他將會立即失控。

好在,這兩人對他極其忌憚,在發現他身上寒氣濃烈,看到他還能掌控那些酷厲寒風後,那兩人生怕重蹈雷之禁地的覆轍,竟丟下生命之泉狼狽而逃。

那些人剛剛離開,他便壓抑不住丹田靈海的暴亂,雷電、大地之力瞬間迸發,和寒冰之力激斗在一塊兒。

這導致他丹田靈海全面失控,在他鮮血、靈魂之!力魂珠抽離大半,本就頗為虛弱的情況下,如今丹田靈海又於即將崩潰的狀態,他瞬間癱軟無力了。

「這麼說,你先前的氣勢,根本就是空城計,是在嚇那些人?」杜向陽愕然。

秦烈苦笑,點頭道:「如果黃姝麗和夜憶皓膽大一點,如果他們敢動手一戰,我這邊立即就露陷了。」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面面相窺,都生出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你現在怎樣?」宋婷玉憂心忡忡問道。

「靈海亂成一片,寒冰、雷電、大地三種力量相互衝突,斗的不可開交。」秦烈深吸一口氣,道:「我現在必須要立即平復!」

不再繼續解釋,馬上闔上眼,秦烈凝聚本就虛弱的靈魂意識,去窺探靈海內的世界。

雲海波濤的靈海中,九個元府如九輪不同色彩的燦爛太陽,懸浮在茫茫靈雲煙霧當中,釋放出炫目的虹光。

九個元府,釋放出萬千青幽電光、明黃亮光、森白冰光,那些光芒如萬千數百米長的利劍,拖曳著長長虹芒,在靈海內不斷碰擊追逐,令他靈海光芒萬丈,力量紊亂不堪。

一朵朵冰塊般的雲霧,釋放著冰寒氣息,雲海般將三個寒冰元府包裹住。

三個寒冰元府,在那些來自於冰之禁地寒氣的幫助下,內部在一點點的延伸擴展,外部,則是釋放出越來越凌厲的冰光,和雷電、大地之力糾纏在一塊兒,斗的不可開交。

秦烈幻化而出的靈魂虛影,彷彿來到了刀光劍影的古戰場,看著三方軍馬慘烈廝殺在一塊兒。

可三方軍馬,都是屬於他,三方的爭鬥廝殺,最終受害者也是他。

電芒、冰光、黃色光束的相互衝擊,一次次碰撞激射,力量的消耗潰散,他都能清晰的感知到。

隨著三股力量的爭鬥越來越激烈,隨著碎光的濺射,丹田靈海的波動越來越劇烈,如同要隨時崩潰一般。

這讓秦烈恐懼到了極點。

他這一道靈魂虛影,處在靈海中,在九個元府之間遊盪著,眼睜睜看著慘烈的廝殺,卻沒辦法約束。

因為靈魂之力消耗太多,因為鮮血被吸收,因為自身的虛弱,加上靈海的爭鬥太過於激烈,他明顯已經失控了。

局勢已脫離他的掌控。

「怎麼辦?怎麼辦?」秦烈在絞盡腦汁想辦法。

另一邊。

從這座冰峰退走的夜憶皓眾人,一路上皆是面色陰沉,沒有任何人講話。

氣氛顯得無比的低沉詭異。

他們朝著來時的方向而去,都低著頭,冷著臉,默不作聲。

眾人都在咀嚼在秦烈身上所受的恥辱。

半刻鐘後,「叮鈴鈴!」急促的低鳴聲,從夜憶皓腰間一塊令牌響起。

同時,更多的鳴叫聲,從馮一尤、郁門眾人腰間令牌傳出,眾人忽視一眼,紛紛變色,齊聲道:「東夷人!」

「真是陰魂不散!」蘇妍咬牙切齒。

夜憶皓卻眼睛一亮,道:「森野一直在找秦烈他們!對森野來說,從他們手中奪走無垢魂泉的秦烈,乃是首要目標!」

「你想?」馮一尤會意過來,嘴角勾起一個陰森角度。

「我去找森野,告訴秦烈的準確方位,讓東夷人對付他們!」夜憶皓又一次獰笑起來。

「好主意!我們可以坐收漁翁之利,等東夷人和秦烈血戰後,我們返身插手,看看能否有新的收穫!」郁門振奮起來。

「秦烈!我定要將這賤民碎屍萬段!」黃姝麗以一種刻骨銘心的聲音喝道。

「我夜憶皓長這麼大來,從未受過今天這麼大的侮辱,我必要讓秦烈永世不得翻身!」夜憶皓也厲喝道。

這對師姐師弟,當真是對秦烈恨入骨髓了,想盡一切辦法也要先滅掉秦烈。

……未完待續。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pdan.cam閱讀。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