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一十五章滾!

第五百一十五章滾!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05 18:51  字數:3126

寒冰塊塊粉碎,秦烈從中走出,一步步而來。

白茫茫的寒霧,濃煙般裊繞在他身旁,隨著他的步伐挪動,那些寒氣如雲濤朝著周邊擴散。

極寒之意如冰棱,朝著每一個人血肉當中滲透,冷的人血液都要冰凍。

夜憶皓一行人突然神色驚恐起來。

本以為秦烈已經被凍死,本以為不用再面對這個噩夢,沒料到他們的威脅話語尚未講完,秦烈竟然再一次冒了出來。

他們凝神感知,驚人地發現秦烈體內的寒意,和冰之禁地的森冷極度相似。

眾人面面相覷,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駭之色——秦烈不但兼修寒冰靈訣,而且造詣極其精湛,絲毫不遜色雷電靈訣,還能和冰之禁地隱隱形成呼應,這是怎麼一個情況?

黃姝麗眾人呆住了。

「秦烈?」宋婷玉輕呼。

杜向陽等人也是目顯異色,皆是奇怪的看向他,眼中都是問號。

這一刻,秦烈的氣勢極其攝人,還在不斷聚集著寒氣,如極寒源頭一般,將附近森寒氣息迅速吸扯而來。

以秦烈為中心,周邊一片區域的空氣都傳來「喀喀」的怪響,猛一聽,彷彿天地都被冰凍了。

秦烈的雙眸,呈現出一種銀白的詭異顏色,如晶瑩堅冰,不斷向外冒著幽幽寒意。

「無垢魂泉就在我手中,六道魂泉都在,你待如何?」

腳踏著厚厚積雪,秦烈從宋婷玉眾人不遠處走來。一路來到夜憶皓眾人身前。

他所過的地方。那些厚厚的大雪。竟然也在迅速冰凍。

一條條白茫茫的寒氣,如銀白色雲團般覆蓋在他頭頂,還在悄悄旋轉。

「呼呼呼……」

陣陣奇異的寒風厲嘯,從極遠處緩緩傳來,彷彿有寒流在快速接近,要將這一塊淹沒一般。

「我……」

夜憶皓語塞,看著此刻的秦烈,他生出一種還在雷之禁地。又被秦烈給掌控局面的可怕感受。

不單單是他,黃姝麗、馮一尤、郁門等人,也是面色森白,一個個暗暗咬牙。

此刻秦烈帶給他們的威脅,令他們都暗暗後悔起來,後悔主動尋來找晦氣。

「無垢魂泉在我手,你想要?那就過來搶啊!」秦烈再次往前踏出一步。

這一步踏出,他和夜憶皓等人只有十米遠。

從他身上蔓延出去的寒霧,帶著一股徹骨的寒意,慢慢侵蝕向黃姝麗等人。

「喀嚓!咔嚓!」

三大家那些武者身上的靈力光盾。傳來可怕的聲音,如玻璃被強行擠壓。要粉碎那樣。

這是極寒之力逐漸蔓延,靈力護罩漸漸抵禦不住寒氣,即將要崩潰的徵兆。

「退!」

蘇妍俏臉陰寒如冰,卻不得不硬著頭皮下令,自己也率先後退。

她身後那些蘇家武者,聽她這麼一說,悄悄鬆了一口氣,也急忙往後退。

林家和夏侯家的武者,不由地齊齊看向夏侯淵和林東行,眼中滿是焦急之色。

他們身上的護身光盾,也在寒氣的滲透下,處於要崩裂爆碎的邊沿。

他們也支撐不了太久。

「退!」

夏侯淵和林東行同時咬牙下令。

一時間,三大家族武者,踩著厚厚積雪,不斷往後撤離的聲音,刺耳地傳了出來。

黑巫教、天器宗和萬獸山這三方武者,臉色齊齊一變,都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

便在此時,秦烈再進一步,離夜憶皓只有五步遠。

他就快要和夜憶皓面對面碰上了。

「想要無垢魂泉,就來我身上搶,你不試試么?」

秦烈忽然收斂了臉色的寒意,就連眼神也一下子溫和起來,語氣也是難得的平靜。

然而,從他身上釋放出來的寒氣,卻更加恐怖的蔓延開來。

「喀喀喀!」

連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的一些武者,身上的護身光盾也傳來奇異的脆響,隨時要爆裂一般。

「不行就後退!」

馮一尤心中極其不甘心,但還算是理智,也硬著頭皮下令。

天器宗的人也在後退。

眾人突地看向夜憶皓。

杜向陽、宋婷玉眾人眼神熠熠,一下子精神抖擻起來,嘴角皆是洋溢著燦爛笑容。

「秦大哥真是……真是好男人呀!」潘芊芊抿著嘴,明眸中神采飛揚。

雪驀炎嘴角也勾起一個美妙的弧度,顯然也心情愉悅。

「肆虐冰之禁地的厲風,在從四處朝著這一塊匯聚,目標……應該是秦烈!」黃姝麗臉色突地一變。

眾人聽她這麼一說,一個個愈發驚恐,尤其是夜憶皓等人。

「離秦烈遠一點!」郁門暴喝。

所有萬獸山的武者,包括郁門自己,都趕緊往後撤離,盡量和秦烈疏遠距離。

那些黑巫教的武者,不待黃姝麗和夜憶皓下令,也紛紛往後撤離。

突然間,在秦烈身前,只有黃姝麗和夜憶皓兩人還站著沒動。

但這兩人的眼中,也是溢滿了驚懼不安,也是頗為為難。

「算了,我們走吧。」黃姝麗沉吟了一下,自認為再次交戰,恐怕也占不到便宜,可能還要被秦烈又一次重創。

——他們已經無法承受更多的傷亡。

她終於打了退堂鼓。

「我一定會殺了你!我夜憶皓在此立誓,我早晚會殺了你!」夜憶皓一字一頓道。

講話間,他死死瞪著秦烈,一步步後退。

——他像是也認清了局勢。

「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秦烈語氣淡漠,「沒那麼簡單!」

話音方落,在周邊傳來刺耳的厲嘯聲,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