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一十一章精魂供養

第五百一十一章精魂供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2-02 12:58  字數:3006

冰之禁地邊沿。

杜向陽等人通過魂晶的修鍊,各個精神煥發,眼中神光外溢。

「魂晶當真是好東西啊,就算是雪姐在幻魔宗的地位,也很難直接藉助於魂晶修鍊。」潘芊芊握著一塊魂晶,小臉上盛滿歡悅。

雪驀炎輕輕點頭。

魂晶不同於靈石,不是那種大勢力常見的輔助修鍊靈材,雪驀炎、洛塵等人,在幻魔宗、天劍山都是拔尖的人物,宗門的種子。

然而,即便是他們,在通幽境這個最需要凝鍊真魂,最需要增進靈魂力的階段,也很難拿到魂晶修鍊。

事實上,就連九大白銀級勢力,長老這個級別的層次,也無法時常以魂晶淬鍊魂魄。

魂晶價值昂貴,九大白銀級勢力雖然持有一些,但那些魂晶往往都是用來幫助靈魂受了傷的武者,助他們穩固靈魂,讓境界不倒退。

時常以魂晶修鍊這種待遇,連洛塵都沒有,何況是潘芊芊、杜向陽這一類?

宋婷玉、謝靜璇來自於赤瀾大陸,玄天盟更加難見魂晶,恐怕宋禹、謝耀陽也無法以魂晶修鍊,她們自然更加不可能。

現在,他們在雷電淵潭中每一人都獲得了不少魂晶,通過這些魂晶淬鍊靈魂,增強靈魂力量,令他們清晰感受到了靈魂的變強。

「不單單是通幽境,之後的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不滅境……」杜向陽神情振奮,「從現在起,以後的每一個境界突破,都極度依賴靈魂的蛻變!而魂晶,將會在未來,對我們的境界成長有著更加明顯的幫助!」

眾人皆是眼睛明亮。

「本來以為在潭底收集的魂晶,肯定用不完了,這麼看……還未必夠呢。」潘芊芊遺憾道。

「魂晶,對任何人而言,永遠都不會嫌多的。」杜向陽聳了聳肩膀,不無遺憾道:「可惜,無垢魂泉的價值更大。」

眾人下意識瞄了一眼秦烈。

在他們講話時,秦烈身上結成厚厚冰塊,如人形冰雕一般靜坐不動。

無垢魂泉、本命精血被吸入鎮魂珠,導致鎮魂珠又從他體內抽離靈魂之力和鮮血,這讓他醒轉後虛弱無比。

這時候,秦烈正藉助宋婷玉、雪驀炎遞過來的那些魂晶,來補充損耗的靈魂力量。

他們望來的時候,秦烈睜開眼,苦笑一聲,道:「關於無垢魂泉……我也沒辦法預料。」

「我們明白。」杜向陽笑了笑,想了一下,說道:「你靈魂力量的消耗,可以通過魂晶補充,但是鮮血的流失,短時間怎麼恢復?」

「修鍊血靈訣的他,每一滴鮮血當中,都蘊含著大量的氣血之力。他流失掉了那麼多鮮血,想要短時間恢復根本不可能,除非……能捕殺強大的靈獸,建造血池,以靈獸的鮮血來恢復。」

身為血煞宗正統繼承者的雪驀炎,對血靈訣的奇妙有著深刻認識,她看了看周圍白茫茫的天地,搖了搖頭,「這裡恐怕沒有什麼靈獸,就算有,也是七靈體之一,而且也沒辦法建造出血池來。」

「沒關係,我有恢復的辦法。」秦烈微微一笑。

雪驀炎倏然看來,「你有辦法?」

「嗯。」秦烈略一沉吟,道:「我可以通過封魔碑,吸收內部濃烈的血煞氣息,以此來迅速造血!」

「封魔碑內有濃烈的血煞氣?」雪驀炎驚愕起來。

「有!」

這般說著,秦烈心神一動,一道道明亮冰光在冰雕內交織遊走。

「喀喀喀!」厚厚冰塊瞬間粉碎。

秦烈從冰塊中掙脫出來,封魔碑也順勢而起,「嘭」的一聲落在他身前冰雪中。

伸出手,秦烈指頭輕輕觸碰到碑面上,稍稍運轉血靈訣。

封魔碑內,七道流光溢彩的虹芒,神之鎖鏈般扭動不休,在湛湛神輝中,一縷縷濃烈刺鼻的血煞氣息,如決堤江水般洶湧而出。

眾人都一瞬不移看向封魔碑,在那濃烈血煞氣息迸發之時,所有人眼睛都是一亮。

其中,宋婷玉、杜向陽、謝靜璇都顯現出羨慕之色。

洛塵則是臉色一黯。

當初封魔碑在他手中的時候,他也曾經試著觸碰,每每在手指尚未摸到封魔碑時,就被一股恐怖大力衝擊的橫飛出去。

他屢次嘗試,屢次受傷,最終極度不甘心地放棄。

他始終沒有得到封魔碑的認可。

現在封魔碑在秦烈眼前,秦烈卻可以通過封魔碑修鍊,從中抽離濃烈的氣血煞氣,來補充他先前的損耗。

這讓洛塵如打翻了五味瓶般各種滋味交雜心間。

「好精純的血煞氣息!秦烈……我,我能否試一試?」雪驀炎咬著下唇,眼中寫滿了期待。

她也修鍊血靈訣,她從封魔碑內的濃烈煞氣之中,感受到了洶湧澎湃氣血能量,要是能藉助於那些氣血能量修鍊,她可以用血靈訣讓鮮血內的血之靈力提升一個等階。

「你可以試試。」秦烈很大方的同意。

於是雪驀炎小臉泛出喜色,謹慎小心地走了過來,伸出白嫩晶瑩玉手,一點點朝著封魔碑接近。

就在她中指離背面只有三寸的時候,那碑面上陡然濺射出一道血光,一瞬間,雪驀炎玲瓏身子不迭後退,臉上浮現出痛楚之色。

「它排斥我的氣息。」身子穩住後,雪驀炎輕嘆一聲,無奈搖頭。

「你還算是好的,當初封魔碑在我手中的時候,我被連續沖飛了十來次。」洛塵以一種有些幽怨的口氣說道:「我直到身負重創了,才不得不無奈放棄,現在想想還……」他還是有些不甘心。

「看來,只有封魔碑認可的主人,才能得到它的信賴。」杜向陽摸著下巴,忽然道:「秦烈,你是如何得到封魔碑認可的?」

「鬼知道,可能是……我在受傷的時候,曾噴出一口鮮血在碑面上吧?」秦烈也不確定。

「這麼簡單?」

「嗯。」

「你運氣真好。」

「嘿嘿。」

一番簡單交流後,眾人或是羨慕,或是遺憾,都不再對封魔碑流露出好奇。

而秦烈,則是繼續通過封魔碑來恢復氣血之力,花費了三個時辰時間,稍稍凝鍊了一些鮮血出來。

「大家試著往冰之禁地裡面走走?」杜向陽提議。

眾人一致認同。

之後的幾日,一行人各個祭出護身光盾,在徹骨的寒風中往冰之禁地深處而行。

越往內,寒氣越重,眾人速度也逐漸變緩。

他們必須要不斷停下來,以靈石來補充靈力,讓身上的光盾一直存在。

秦烈則是暴露在冰天雪地中,他的身體依然能忍受這裡的寒氣,他的三個寒冰元府,早已儲藏滿精純寒冰之力,還在繼續慢慢吸收著。

每一次,當眾人停下來以靈石來恢復靈力時,他都是通過封魔碑來吸收氣血之力,來凝鍊新的鮮血,亦或者通過魂晶,來補充靈魂之力。

幾日後,當他將流失的鮮血,補充了一半,將損耗的靈魂之力,也恢復了六七成的時候,鎮魂珠內再次傳來強猛吸扯力。

如吞沒靈魂能量和鮮血的巨獸般,鎮魂珠再次張開血盆大口,他的靈魂之力,體內的精純鮮血,全然不受控制,又凝為血霧和魂線,如海納百川般,被鎮魂珠給吸入其中。

秦烈當即就在冰地上坐下,臉色痛楚,眼神極其無奈,被動地忍受著。

這次鎮魂珠的吸收,持續了半個時辰,然後停止。

可他這段時間凝鍊的鮮血,還有藉助於魂晶補充的靈魂之力,卻是被吸納的乾乾淨淨。

他又被打回原形,變成幾日前的狀態,鮮血和靈魂之力再次損耗巨大。

……

ps:給大家拜年了,新的一個月,求下保底月票,請兄弟姐妹們投上一張,老逆感激不盡~~RS

,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