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零八章解開心結

第五百零八章解開心結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30 11:46  字數:3106

在秦烈眾人離開一刻鐘後,雷電淵潭陡然暴射出一道道眩目電光,狂烈的雷霆波動在一瞬間迸發。

「轟!」

一瞬間,雷電淵潭炸裂成漫天碎光,所有雷炎、電光、殘留的能量,都如輕煙般消散掉。

雷電淵潭變成一個深陷地底數百米的巨坑,再也看不到一絲玄妙-,找不出一塊魂晶,更加不會存在一毫的無垢魂泉氣息。

半個時辰後。

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的武者,終於聚集過來,這些人凝神一看,瞬間表情獃滯。

「雷電淵潭呢?為什麼只剩下一個巨坑?」

「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東夷人?」

「有強烈的雷霆波動!雷電淵潭一定是爆炸開來,無垢魂泉呢,魂晶呢?」

「究竟是爆炸粉碎了,還是被秦烈和東夷人奪取?該死!」

黃姝麗、夜憶皓那些人,聚集在巨坑旁邊,吩咐麾下進入檢查,讓他們找尋蛛絲馬跡。

很快地,那些人一一返回,在他們期待的目光下不斷搖頭。

「不知道曾經發生了什麼,反正無垢魂泉和魂晶都沒有,雷電淵潭也炸成這樣。」有人垂頭道。

一眾武者紛紛指天罵地,氣的七孔冒煙,內心被濃烈的憤怒填滿。

楚離也在當中。

他凝神觀察了一會兒,默不作聲,一人悄然離去。

他來自寂滅宗,對雷霆閃電之力有著精妙-的認識,他也知道秦烈身上的玄妙。

用心感知了一番,他隱約覺察到了秦烈的氣息,楚離於是肯定雷電淵潭的爆炸,必然和秦烈有著巨大聯繫。

捏著一塊天劍山的令牌,他不聲不響離開,嘗試著鎖定秦烈的位置。

在楚離離開幾分鐘後,夜憶皓眾人腰間的令牌又瘋狂鳴響起來。

「東夷人也去而復返了!」

眾人立即反應過來,他們忽視一眼,一個個表情陰沉。

「東夷人數量眾多,岩岷和森野匯合後戰鬥力要飆升數倍。」黃姝麗幽暗的眼瞳中,閃爍陰寒邪毒的光芒,「我們黑巫教和東夷人爭鬥多年,知道這些傢伙的手段,現在雷電淵潭已經爆碎,我們沒有和他們死斗的必要。」

馮一尤和郁門暗暗點頭。

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果斷從此地撤離以和東夷人相反的方向撤走。

為了防止被東夷人堵住,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凝成一股,沒有敢分散開來。

他們這是以防萬一。

雷之禁地的偏隅一角。

秦烈一行人身如電虹以最快速度遠離雷電淵潭,每一個人眼睛中都閃爍著壓抑的喜色。

時常有暴雨閃電的天穹,灰濛濛的,再也看不到一道肆虐的電芒。

千萬年來,雷之禁地少有的平靜下來,還將一直平靜下去。

「跟著我走吧。」

幻魔宗的雪驀炎,不知何時起,已處在所有人前方。

「我們繞路去冰之禁地,葬神之地就在冰之禁地深處是一個獨立的禁區。」她一邊飛掠著,一邊向眾人解釋。

她和楚離兩人,還算是比較熟悉神葬場當雷之禁地雷靈被封印,一切恢復正常後,她也能大致摸清方向。

秦烈等人對此頗為陌生倒是都沒有發表意見,全部跟在她身後。

連續數日的趕路,眾人靈力消耗太多了,就隨便找個地方以靈石恢復。

一旦靈力充沛,又繼續在雪驀炎的指引下掠動開來,幾乎沒有停息過。

好幾天後。

一行人來到一片冰冷的山脈外沿。

「那邊!」雪驀炎停了下來,玉手點向遠處示意大家凝神去看。

眾人順勢望去。

遠方,一座座白雪皚皚的山川連綿延長許多樹木結成晶瑩冰凍,形成一個銀裝素裹的冰雪天地。

微風吹來,透骨的寒意冰刀般刺入每一個骨頭深處,森森的冷。

這還只是冰之禁地外沿。

眾人對視一眼,除秦烈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

且下意識地祭出能量光罩。

「真冷,寒氣能滲透骨髓,如果不光罩裹著軀體,被這些寒氣不斷滲入,很快身子就會僭筋脈都可能結冰。」

杜向陽縮頭縮腦,身子被赤紅焰火光罩裹著,還不斷呵著熱氣,一副不堪忍受的怕冷架勢。

他的確不太適應冰之禁地。

因為他只精通火焰靈訣,多年來一直都在炎熱的天地修鍊,以烈火慢慢淬鍊體魄。

洛塵等人,也各自以能量光罩包裹自己,在冰之禁地外圍,他們每一個身上都閃爍著光暈,如身披璀璨寶甲。

秦烈竟然又是例外。

他和在雷之禁地時一樣,依然不凝結光罩護體,依然瀟洒暴露在冰天雪地,任由徹骨寒風將他淹沒。

他臉上還噙著欣然笑容,神態坦然,沒有絲毫不適感。

「秦大哥,你,你不怕冷?」潘芊芊小臉凍的如紅蘋果,驚訝地看著他,「太多的寒氣入體,會影響靈力運轉,令我們遇到敵人後,不能馬上組織有效的攻擊啊。」

「不用擔心他,他這人皮糙肉厚,這種程度的寒氣對他有益無害。」宋婷玉嫣然失笑。

謝靜璇也是輕輕點頭。

潘芊芊訝然。

「他沒事的。」雪驀炎輕聲解釋,「秦烈還精通寒冰靈訣,他體內……」

以心神暗暗感知了一下,她淡然一笑,道:「秦烈體內有三個寒冰元府。」

潘芊芊明眸迸射出驚奇光芒,「呀!你的修鍊怎會那麼駁雜?你不怕不同靈訣之間的衝突么?」

「暫時似乎沒有問題。」秦烈笑了笑,忽然沉吟起來。

洛塵皺起眉頭。

眾人都猜測出秦烈要說什麼,也都下意識噤聲,都安靜看向他。

「算了。」

就在秦烈要解釋時,出奇地,洛塵竟突然插話。

「在無垢魂泉的收取上,我們並沒有幫上忙,不論是對東夷人,還是三方勢力,我們都沒有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洛塵為人冷傲,可並不是一味不講理,一路行來,他有很多時間可以考慮問題。

這段時間,他仔仔細細去想,發現他和杜向陽、雪驀炎等人,在雷之禁地無垢魂泉的爭奪上,起到的作用簡直微乎其微。

換句話說,就算是沒有他們存在,秦烈依然能做到他如今做到的

他們的作用,只是錦上添花,並非雪中送炭。

錦上添花的幫助,已經令他們各自拿到大量的魂晶,他們沒有能雪中送炭,也就不夠資格去分享無垢魂泉。

洛塵有一套他自己的處事方針,對利益的衡量,他有自己的看法。

他現在想通了,也就釋然了,也認為秦烈奪取所有的無垢魂泉,根本就是理所當然。

—他認為那是秦烈應得的。

「呃……」

杜向陽撓了撓頭,一臉怪異,忽然尷尬起來。

愣了一下,他搖了搖頭,感嘆道:「沒料到你洛塵的覺悟那麼高,和你一比,倒是我……心有執念了。」

在洛塵沒有說出這番話前,杜向陽也覺得秦烈不應該獨吞無垢魂泉,他從木之禁地村落時,從寂滅宗和秦烈分道揚鑣的時候,就堅決果斷站在秦烈這一邊。

他認定跟著秦烈必然要強過寂滅宗。

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秦烈帶著他找到了雷電淵潭,還告訴他裡面有著六個無垢魂泉。

他一直在想,或許,他也能分到一個無垢魂泉

當所有無垢魂泉,都消失在秦烈身上,在秦烈自己也承認後,杜向陽也是相當懊惱的。

—他認為他夠資格分享一個。

但在洛塵這番話講完後,他也忽然意識到,其實他並沒有帶給秦烈太多的幫助。

洛塵說的沒錯,他,洛塵,其餘等人,對秦烈而言只是錦上添花,並非雪中送炭。

那些魂晶,對他們的幫助而言,價值其實已經足夠了。

ps這章補欠~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