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零五章解禁!

第五百零五章解禁!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28 12:52  字數:3963

雷晶獸是雷之禁地的雷靈。

作為雷之禁地的陣眼,中央樞紐,雷晶獸就算是無法在弱化電場的存在下,對東夷人展開屠戮,也能給秦烈帶來巨大便利。

從朵朵雷炎,一道道炫目閃電中,秦烈感知到雷晶獸的氣機,能體悟到雷晶獸對他的期待。

所有雷之禁地的雷霆閃電,也和他有了微妙的呼應,他真魂感知到那些雷電對他彷彿一下子溫順起來。

他似乎能代替雷靈掌控雷之禁地……

「七蛟炎箭!」

森野手中的巨大彎弓,有赤紅色洶湧火焰燃燒,彎弓中一支手臂粗的火箭,如炎火炮彈迅速凝結出來。

那一支火箭,細看之下,會發現由七條拇指粗細的細小蛟龍纏繞而成。

火箭熾熱燃燒時,一頭頭龍吟怪嘯聲,不斷從中嘹亮響起。

「咻!」

火箭射出,七條糾纏著身子的赤紅蛟龍,咆哮著,鎖定了秦烈氣機,疾馳而來。

滔天熱量,焚滅天地的恐怖火勢,從火焰蛟龍身上濃烈而出,火海般要將秦烈淹沒。

秦烈眼中映照著火光,咧嘴嘿嘿一笑,便欲催動寒冰訣,調轉三個寒冰元府的精純寒力。

然而,就在火箭離他三十米時,他臉色陡然一變。

一陣詭異莫名的波動,如無形無影的浪濤湧入他丹田靈海,一瞬間,他丹田靈海所有靈力紊亂,九個元府中的雷電、大地、寒冰能量,扭成一團亂麻。

他竟短瞬失去了對丹田靈海的掌控,沒辦法調用一絲一毫的力量,來抗衡就要將他淹沒的火焰。

這是和岩岷施展的同樣詭秘手段!

先前。岩岷和三方勢力武者血戰時,只要有人靠近他十米,立即靈海失常,靈力紊亂,一身精妙強悍的靈訣再難釋放威力。

就連強悍的靈器。只要進入他周邊區域,也會靈力盡失,變成一柄凡鐵。

秦烈本以為岩岷天賦異稟,以為這是東夷人的個例,以為只有岩岷有這個奇妙能力。

沒料到森野同樣如此。

而且,他要比岩岷還要可怕!

他射出的「七蛟炎箭」。會在即將淹沒敵人的時候,突然爆發奧妙!

這會導致本來老神在在的人,一瞬間心神失守,在驚慌失措時被火焰淹沒,被焚燒成灰燼。

這種手段比岩岷還要惡毒陰狠!

射出一支「七蛟炎箭」的森野,並沒有多看秦烈一眼。而是忽然掉轉頭來,以一支同樣的「七蛟炎箭」射向潭底的雷晶獸。

他已放棄擒拿生龍活虎的雷晶獸,欲圖在重擊雷晶獸,令其再也興不起反抗後,迅速將雷電淵潭的事情料理掉。

他很自信。

他幾乎可以肯定,在兩支「七蛟炎箭」射出以後,秦烈將會慘死。雷晶獸也會重創。

他將憑藉兩支神箭奠定大局。

「救我!」

每一朵雷炎,每一條電弧,都傳來雷晶獸的靈魂呼喚。

它感知到了強烈危機。

而此時,秦烈丹田靈海紊亂,無法借用三個元府內的寒冰之力,滔天火焰,七條糾纏著蛟龍火箭,則是近在咫尺。

秦烈也自身難保,如何能分出神來,去緩解雷晶獸的壓力?

「麻托!那人修鍊雷霆閃電之力。軀體留著有些用途,記得別割頭,我要全屍!」

森野盯著下方的雷晶獸,背對著麻托,冷哼一聲。

「嗤嗤嗤!」

電流交織的聲音。從銀色巨網上傳來,東夷人凝神一看。

他們忽然發現秦烈被火焰淹沒,被那支由七條蛟龍纏繞著的火箭射中,那火箭在碰觸到秦烈之時,七條蛟龍陡然分散,如七道火光鑽入秦烈軀體。

秦烈被火焰淹沒,被七條蛟龍沖入五臟六腑,渾身像是失去了力道,無力的跌落向潭底。

他從而碰撞在銀色巨網上,又被眾多電流滲透體內,從巨網縫隙內穿過,如一道火炎流星飛向雷晶獸。

潭底,雷晶獸如一道雷電光芒,在不斷飛掠著,電芒光影般不敢停息。

另外一支「七蛟炎箭」則是如火焰流光,不斷追擊著它,鎖定了它的氣機,如有靈性般不肯罷休。

「七蛟炎箭」歹毒異常,一旦由森野以精神意識瞄準對方,敵人根本無法躲避,不論如何逃逸,都會被追逐到底。

除非以力量破掉,否則單純的躲避,根本沒辦法解除危機。

「轟隆!」

被熾烈火焰淹沒的秦烈,軀體重重落在潭底,將許多魂晶都給砸的粉碎。

「該死的!很多魂晶被弄碎了,真是浪費!」東夷人罵罵咧咧。

「應該差不多了吧?」有人詢問森野。

「雷晶獸還沒倒下,等,繼續給我等!」森野獰笑,「嘿!如此也好,雷晶獸不停,我的『七蛟炎箭』也不會停,耗盡了它的力量,生擒個沒傷的雷晶獸,自然最妙不過了!」

「我們東夷人,這趟終於扭轉了局勢,我們會殺光所有暴亂之地的精銳,將神葬場的至寶一一掠奪!嘿嘿,下一次我們入侵暴亂之地,將獲得至關重要的勝利!」

「這一天,我們已期待了太久太久!暴亂之地,必將成為我們東夷人的天下,什麼九大白銀級勢力,早該被屠戮乾淨!」

一個個東夷人,在雷電淵潭上方,隔著那銀色巨網陰森森笑了起來。

他們一副大局已定,將雷之禁地局勢給徹底掌握的架勢,顯然並沒有將秦烈和雷晶獸放在眼裡。

「咦!不對!」麻托尖叫。

憧憬著美好未來的東夷人,下意識看向他,眼中盛滿疑惑。

「那傢伙!那傢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