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九十九章未知強敵!

第四百九十九章未知強敵!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25 19:37  字數:3757

「沒有,我們之間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關係,你父親只!是囑託我,希望我能在神葬場幫助你。」

在雪驀炎疑神疑鬼之時,秦烈淡然一笑,解釋起來:「我只是擔心血煞宗身份暴露,故意找借口騙楚離,你別太在意。」

他這麼一說,雪驀炎鬆了一口氣,慶幸的同時,還有種患得患失的微妙感。

「呀,看來是我多想了。」潘芊芊吐了吐舌頭。

「呼呼呼!」

突地,眾人眼前的月刃兜天罩,那一片片青幽月光般的鋒刃,飛旋的速度驟然變緩。

那些月刃竟漸漸停止旋動。

秦烈等人凝神一看,發現月刃兜天罩化為燦燦銀光,形成一輪輪彎月般,忽然落向雷電淵潭底下。

馮一尤的面容率先浮現出來。

他抬頭看天,只見一枚銀亮的空間戒懸浮著,將一輪輪彎月般的月刃兜天罩碎片收集起來。

他竟然將月刃兜天罩收了回去!

不但如此,馮一尤和身旁的兩名天器宗武者,還急忙浮升出來,一下子落到了雷電淵潭外面。

杜向陽眾人終於能看到雷電淵潭的真實場景。

六道清澈溪流般的無垢魂泉,流星般不斷飛逸著,一簇簇雷炎和條條電弧,在每一條無垢魂泉處聚集著,隨著它們的飛動而動。

黑巫教、三大家和萬獸山武者,分處在三道無垢魂泉的位置,也在嘗試著以各種方法收取。

然而,不論是他們的靈力法決,亦或者強大的靈器,只要一碰觸那些狂暴的雷炎,立即就會炸碎。

雷電淵潭的潭底,那頭晶體狀的雷靈蹲伏著,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中·流露出嘲弄不屑之色。

潭底,已經多了八具焦黑後炸裂的屍體,都來自於三方勢力。

「這……」

杜向陽摸著下巴,搖了搖頭·不無遺憾道:「看來天器宗的人並不傻,還知道及時將月刃兜天罩撤掉,這樣至少還能在不可為後從容離開。」

秦烈也是一臉遺憾。

本來,他是希望這三方勢力,在雷電淵潭內相互血戰,再被雷靈以雷霆閃電衝擊。

希望他們死個乾乾淨淨以後,他再藉助於封魔碑將雷靈封印·從而輕輕鬆鬆奪取無垢魂泉,完美達成此事。

可惜馮一尤並不傻。

一發現情況不妙-,無垢魂泉沒那麼容易收取·此人立即果斷撤掉月刃兜天罩,並且馬上從雷電淵潭走出。

他一離開,黃姝麗、夜憶皓、郁門一行人,也意識到不妙-,強忍著對無垢魂泉的貪婪,也從雷電淵潭退出。

眾人重新落到雷電淵潭外部。

短短一刻鐘時間,三方有八名同伴喪生,沒有一方能收取到無垢魂泉。

秦烈這邊則是沒有任何喪亡。

「雷電淵潭內的異常,無垢魂泉周邊的雷炎和電弧·都因雷靈而起!只要雷靈還在,任何人休想奪取一道無垢魂泉,休想奪取一塊魂晶!」夜憶皓臉色陰沉。

黑巫教和三大家武者·一道道視線,皆是凝聚到秦烈身上。

「秦烈!你手持封魔碑,為何還不封印雷靈?!」黃姝麗恨得咬牙切齒。

「封魔碑?他持有封魔碑?」馮一尤怪叫起來。

「封魔碑在他手中?!」郁門暴跳如雷。

他們沒參與木之禁地村落一戰·並不知道秦烈以封魔碑將木靈封印,還一直以為封魔碑根本不存在。

如今,聽黃姝麗說起此事,馮一尤和郁門兩人,立即猜出了秦烈的心思。

故意不以封魔碑封印雷靈,還召喚所有人踏入此地,引四方勢力一同踏入雷電淵潭爭奪無垢魂泉·這分明就是抱著要一網打盡的想法?

黃姝麗和夜憶皓兩人更早前就猜出了秦烈的想法。

但這兩人對自己這方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認為就算是秦烈有著陰謀,也沒辦法得償所願。

尤其是在雷靈干預雷電閃電,令秦烈沒辦法再次御動漫天雷霆之力後,黃姝麗和夜憶皓更加堅信,他們才會是雷之禁地的最終獲利者。

可惜兩人低估了雷靈的強悍。

他們使出了種種手段,也沒有破開雷炎和電弧對無垢魂泉的庇護,還被雷霆閃電擊殺了四名同伴。

同樣的,天器宗和萬獸山付出了慘痛代價後,也都認清了一個現實——雷靈不被封印任何人休想奪取無垢魂泉!

「他這是想害死所有人!」

「明明持有封魔碑,還能以封禁石柱將月刃兜天罩破掉,卻偏偏不入雷電淵潭!好狠毒的心機!」

「卑鄙無恥!」

「陰險小人!」

三方勢力武者,紛紛指責秦烈,一個個破口大罵。

再沒有人膽敢進入雷電淵潭,也沒有人敢繼續嘗試奪取無垢魂泉,所有視線目光都凝聚在秦烈身上。

他們暗自下定決心,秦烈如果不以封魔碑封禁雷靈,他們絕不會再下雷電淵潭。

「奪取封魔碑!」

「必須拿到封魔碑才行!」

「秦烈!交出封魔碑!」

一時間,三方勢力的意見驚人的統一,竟紛紛朝著秦烈聚攏。

黃姝麗,郁門,馮一尤,夜憶皓,三大家的蘇妍等人,所有看向秦烈的目光都充滿了殺機。

「別激動,我試著封印雷靈就是。」秦烈如被逼迫的沒辦法,一臉無奈的苦笑起來。

眾人就要衝殺上來的腳步陡然一頓。

「秦烈?」杜向陽愕然。

「沒辦法,不以封魔碑封印雷靈,我們立即就是眾矢之的,會被群而攻之。」秦烈攤開手,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像是真就要取出封魔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