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九十七章你行你上啊!

第四百九十七章你行你上啊!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24 19:24  字數:3816

杜向陽等人身上靈力波動洶湧,或是握著利劍,或是攥幻魔珠,也都準備沖向雷電淵潭。

「別!」秦烈突地出聲阻止。

就要飛出去的一行人,聞言紛紛勒住身勢,立即停了下來。

杜向陽、洛塵等人不解看向他。

此刻,黑巫教、三大家族、萬獸山的部分武者,都身如流星,氣勢如虹,一頭沖向雷電淵潭。

只有馮一尤那邊的天器宗武者依然按兵不動。

那些人,一副死死看護馮一尤的架勢,沒有急著馬上踏入雷電淵潭。

「馮一尤還沒動。」秦烈沉聲道。

「他以心神勾連裂魂連珠陣,將陣法引爆,精神意識可能有所損耗。那些看護他的人,應該是等他恢復,所以沒辦法馬上動手。」杜向陽表情疑惑。

秦烈搖頭,眯著眼,冷靜道:「雷電壁障內的裂魂連珠陣,尚未徹底爆開來。我能感覺到,在其中,還潛藏著別的玄妙」

洛塵眾人臉色陡然一變。

「雷之禁地內,你們的精神意識無法感知周邊,但我卻可以。」秦烈深吸一口氣,「馮一尤暗懷不軌,怕是要暗算最先沖入者,我們拭目以待吧。」

眾人都是冷靜下來。

「秦烈那邊沒有人動!」夜憶皓突然道。

黃姝麗眉頭緊鎖,遠遠瞥了一眼秦烈,沉吟數秒,突然道:「讓人立即回來!」

夜憶皓駭然,「有意外?」

「秦烈能御動此地閃電,靈魂意識肯定沒有喪失感知力,他不動,還阻止身邊人行動,必然有所發現!」黃姝麗喝道。

「天器宗也沒有動!」有人叫道。

黃姝麗突地扭頭看向馮一尤。

馮一尤陰沉著臉,遠遠看向沖入雷電淵潭的武者,眼中閃過陰寒無情之色。

「是馮一尤在搗鬼!」黃姝麗忽然肯定下來。

也在此時·雷電壁障內又一輪新的爆鳴開始,內部真魂爆滅後的一個個盒子,盒體本身也湧現恐怖的不穩定波動。

十四個骨灰盒,在同時綻出明熠的銀光·如一輪輪銀月碎裂。

「咻咻咻咻!」

一片片銀色月刃,如鋒利的銳器,如一柄柄無堅不摧的利劍,在雷電壁障內凝成新的光網。

三名三大家族,兩名萬獸山的武者,被銀色月刃濺射進血肉之中,身上被打穿了一個個血窟窿·當即慘死。

由銀色月刃形成的全新屏障,碎芒光網般重新坐落在雷電淵潭上方,將下方又一次封閉。

「馮一尤!」

「天器宗!」

「殺了他們!」

黑巫教、萬獸山和三大家族·許多人厲嘯出聲,也不管雷電淵潭內,殺氣衝天地要先滅天器宗。

馮一尤臉色冰寒,冷笑著站了起來,彷彿早有準備般,喝道:「走

一行天器宗武者,一個個背部浮出光翼,皆是騰空而起,朝著雷電淵潭落去。

重新籠罩在雷電淵潭上方的銀色月刃光網·在他們臨近的時候,主動分裂出一個狹長口子,容許他們堪堪進入。

那些沖向馮一尤的武者·倏一靠近雷電淵潭,立即被一片片銀色月刃追擊,怪嘯著連連閃避。

眾人眼睜睜看著馮一尤那些人墜落向雷電淵潭。

「我探索雷電淵潭一個半月·對此地了解超過你們所有人,哼,竟還妄想從我手中搶奪無垢魂泉,簡直痴人做夢!」銀色月刃之下,傳來馮一尤陰森森的長笑聲。

天器宗的眾人,一落入雷電淵潭,那些由銀色月刃凝成的光網壁障·裂口重新堵實。

「這是,這是天器宗十八大地級靈器之一的『月刃兜天罩,·排名第三的地級靈器!」杜向陽臉色一變。

「月刃兜天罩,乃是大型防護類靈器,地級六品!」洛塵陰森陰沉。

「馮一尤竟然連這件靈器都帶入了神葬場,該死!要破開月刃兜天罩,根本沒那麼簡單,就算是能破開,也絕不是一時半會。」楚離也是鬱悶非常,「恐怕在我們破除月刃兜天罩的時候,馮一尤早已將無垢魂泉奪取,和天器宗的人從下方遁離都有可能!」

「這要如何是好?」潘芊芊心急如焚。

另一邊。

「月刃兜天罩!竟然是月刃兜天罩!馮一尤果然陰險狡詐,早就算計好了一切!該死!」夜憶皓咬牙切齒。

「破掉月刃兜天罩很困難,有極大的可能,在我們破解的時候,馮一尤已經得到了一切!」蘇妍也是神色頹敗。

同樣的,萬獸山的郁門也是滿臉怒氣,在那罵罵咧咧。

馮一尤顯然早就計算好了一切,他在布置「裂魂連珠陣」的時候,就悄悄將「月刃兜天罩」一併弄了進去。

一旦他以「裂魂連珠陣」將雷電壁障破掉,藏在骨灰盒當中的「月刃兜天罩」就會釋放出來,形成全新的封印壁障,將雷電淵潭裹住。

不允許除他外的任何人深入!

這樣,他就有充足的時間探測雷電淵潭,不論是無垢魂泉還是鋪面潭底的魂晶,馮一!尤·以從容獲取,然後以遁法從下面直接逃離。!

遠去後,他還能隔空將「月刃兜天罩」收走,計劃的簡直完美無缺。

「你們誰有本事儘早破開月刃兜天罩?」郁門咒罵了一陣子,一瞪眼,突然沖著黑巫教那邊吆喝。

夜憶皓、黃姝麗皆是臉色陰沉,在皺眉苦思,的確在想著辦法。

「你秦烈不是狂妄嗎?真有本事,你重新牽引雷霆閃電,將那月刃兜天罩給破掉啊!」郁門又將矛頭轉向這邊。

「你行你上啊。」秦烈不耐道。

「我要有辦法,還會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