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九十五章何薇的悔恨

第四百九十五章何薇的悔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23 19:06  字數:3761

楚離扭頭就走。!

一行人全部呆住。

何薇也沒有料到,一向對她百依百順的楚離,竟然在這個時候大動肝火,而且還堅決離開,和她劃清界限。

何薇心中有些慌亂。

楚離的實力,她非常清楚,她知道就算是楚離沒有寂滅玄雷在手,個人的戰鬥力,在各大天之驕子內也是名列前茅。

他們這邊一旦失去楚離,在無垢魂泉的爭奪上,連一絲一毫的機會都沒。

楚離的離開,意味著,他們也等同於放棄無垢魂泉。

這是何薇不願看到的。

「楚離!」何薇慌忙叫喊起來。

「師兄!」任彭三人也慌了。

反觀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等人,夜憶皓、馮一尤、郁門在一愣後,都露出如釋負重的表情。

對他們而言,楚離絕對是一個強硬的對手,要是楚離也走了,那麼他們就少了一個強敵,這是他們很樂意看到的局面。

「楚大哥!」秦烈突然高喝,「你應該知道,我之所以拒絕你們加入,並非是因為你!現在,你既然和何薇他們各走各的,我秦烈就正式向你發出邀請,希望你能和我們一道兒,來爭奪無垢魂泉!我秦烈在此立誓,只要我們在無垢魂泉上有所收穫,絕不會少了楚大哥你的那一份!」

楚離身影一頓。

眾人紛紛看向他,都是神色驚異,一個個暗暗緊張起來。

連黑巫教的那些人,表情都忽然凝重起來,覺得有些棘手。

馮一尤、郁門更是面沉如水。

秦烈那邊,已經有雪驀炎,有了洛塵,如果再加上楚離,那一方的勢力足以抗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這就會形成一股統治力恐怖的至強勢力!

沒人願意看到這種局面的形成·沒人希望楚離真的留下,和秦烈一道兒。

楚離轉身。

他看也沒看何薇那些人一眼,沖著秦烈喟然一嘆,搖了搖頭·說道:「烈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從始至終我都知道你不虧欠我們,也沒有占我們的便宜。我只是,只是…不願意多想,我如果留下來,就會在無垢魂泉的爭奪上·和……他們產生衝突,所以還是算了吧,我離開比較好。」

他所說的「他們」·自然是指何薇一行人,一旦他走到秦烈那邊,就意味著和何薇處在對立面。

楚離就算是處於狂怒狀態,也不願意真正和何薇、任彭他們為敵。

他沒辦法做到,又擔心和秦烈一道後,影響秦烈他們的行動,所以乾脆放棄。

「這樣啊。」秦烈摸著下巴,沉吟了數秒,說道:「你不在·他們要麼立即放棄離開,要麼…必死無疑!你和我一道兒,至少·我們這邊不會趕盡殺絕……」

楚離臉色一變。

他又忽然猶豫起來。

何薇四人,**有傷在身,幾乎沒有戰鬥力。

只剩下任彭、韋良、何薇·這三人的戰鬥力,和眾人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沒有他在,那四人別說搶奪無垢魂泉了,在雷之禁地碰到任何一方,都沒有一絲勝算。

關鍵是,他又了解何薇的心性,知道何薇絕不是輕言放棄的人。

何薇必定會留下來搶奪無垢魂泉!

楚離臉色陰晴不定·在苦思冥想,在走和不走間痛苦掙扎。

就在此時·秦烈再一次挑釁,他先前停下的腳步,又一次邁進。

他一步步走向黃姝麗,雙方距離迅速拉近,他幾乎要衝到黃姝麗的臉上!

所有黑巫教的人都殺氣凜然!

馮一尤、郁門那些人的注意力,也成功被吸引過來,也紛紛看向他。

「他說要踩著你們三大家的屍體,令血煞宗重新崛起,氣焰太盛了。」黃姝麗忽地後退兩步,道:「你們應該知道要怎麼做吧?」

她受不了秦烈的狂妄霸道。

她在指使蘇妍等人下手。

「動手!」蘇妍冷喝。

三大家族的武者,瞬間有六名沖了出來,如六柄泛著寒光的森冷利劍,要刺入秦烈胸腔深處。

「來得好!」秦烈怪笑起來。

「劈哩啪啦!」

一條條拇指粗細的閃電,從他渾身穴竅內沖離出去,如數百條麻繩糾纏在他身上。

聲聲雷鳴狂暴之音,從他腦海,真魂,識海,五臟六腑內暴躁而出。

「轟!」

雲霄深處,那連接雷電淵潭的狂暴雷霆閃電,再一次如巨龍扶搖而下。

一時間,百道樹根粗長的閃電,伴隨著炸雷的爆裂,紛紛墜落下來。

如雷神之怒!

「轟隆隆!轟隆隆!」

以秦烈為中心,以黑巫教、三大家為範圍,那片區域電閃雷鳴,如有一顆顆寂滅玄雷不斷轟炸下來。

就連雷電淵潭內部,也是閃電狂飆而出,巨蟒浮出深淵般,朝著黑巫教、三大家武者洶湧而來。

「啪啪啪!啪啪啪!」

六名衝殺上來,要將秦烈斬滅的三大家武者,被數十道雷電凝瀑布當頭罩落。

六人被雷電淹沒,在恐怖狂暴的電芒之中,發出不似人聲的凄厲慘叫,聽的人頭皮發麻。

黑巫教和三大家的武者,眼看著六人被雷電吞沒,根本沒有辦法施救。

因為,就在同時,由雲霄深處,由雷電淵潭沖射狂飆出來的雷霆閃電,也一併轟殺淹沒而來。

只是一瞬間,黑巫教和三大家所在的位置,就變成了雷神之禁區,變成了狂暴的絞殺場。

「雪姐!雪姐!」潘芊芊一下子跳將起來,興奮地禁不住手舞足蹈,「秦烈,秦烈竟然這麼強大!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他,他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