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八十章撕破臉

第四百八十章撕破臉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6 17:41  字數:3618

「別著急走,大家可以深入聊聊,千萬別半途而廢啊。!

馮一尤皺眉,臉色也沉重起來,他看向秦烈,眼中浮現出迷惑之色。

秦烈竟然沒有事?

他一直留意著那邊,他看著秦烈在雷霆壁障旁邊端坐下來,還看到秦烈應該釋放出了精神意識。

據他所知,任何人的精神意識,一落入雷霆壁障之中,立即就會灰飛煙滅,絕不可能逸入其中。

不單單如此,那雷霆壁障,還會依循釋放者的精神意識,湧現出恐怖的雷電轟落下來。

也就是說,秦烈應該已被從雷霆壁障湧出的狂暴雷電,給直接轟殺致死。

他的靈魂,也應該立即被那些盒蓋吸走,化為一縷靈魂祭品。

馮一尤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他想要知道,在秦烈身上發生過什麼,想知道秦烈為何安然無恙。

「我們過去那邊,我和你們多說說此地奧妙。」馮一尤率先往秦烈走來。

本來準備回頭,嚷嚷著要和杜向陽他們離開的秦烈,一見馮一尤過來,不由地停下腳步。

他就在雷電壁障旁邊停了下來。

杜向陽三人忽然看向他,以眼神徵詢他,問他要不要過來。

秦烈聳了聳,表示無所謂。

杜向陽他們這才靠攏過來。

不多時,七名天器宗的武者,加杜向陽三人,一起來到雷電壁障旁邊。

「你叫秦……」

「秦烈。」

「哦,秦烈。」馮一尤點了點頭,這才記下他的名字,「我剛剛看到你以精神意識感知,有沒有發現什麼?大家可以敞開來好好聊聊,或許能找到進入的辦法,你說呢?」

「什麼也沒有發現,我的一縷精神意識一入其中就立即被雷電斬滅。」眼看杜向陽三人到來,秦烈忙提醒:「你們三個千萬別嘗試,這裡的雷電能要命的,不想死的話千萬別胡亂放出精神意識。」

杜向陽、宋婷玉、謝靜璇都嚇了一跳。

他們過來後,還真是習慣性地釋放出精神意識,準備探探雷電壁障的奧妙-。

一聽秦烈說,可能會出人命,他們再也不敢亂動了。

「你放出一縷精神意識進入?」章勝表情怪異起來。

其餘的那些天器宗的武者,也是一臉狐疑,暗叫奇怪。

他們對這個雷電淵潭研究了很長時間前前後後過來的那些人,只要釋放出一縷精神意識,立即就像是天雷勾動地火一般。

雷電淵潭內馬上就會充斥狂暴的雷霆之力,會在一瞬間將探查者滅殺。

從沒有過例外!

秦烈釋放出精神意識後,竟然還活生生站在這兒,明顯不合常理啊。

「我試過,發現真的沒辦法破開壁障,抱歉,我想我們幫不上忙。」秦烈一臉惋惜,嘆了一口氣,愛莫能助道:「我想我們是時候離開了。」

「大家心平氣和的談談不行?」馮一尤眼神陰沉下來。

「真沒辦法幫你們。」秦烈搖頭嚷嚷著要走。

「少宗主!」章勝喝道。

馮一尤沉吟了一下,突地說道:「各位,我為你們解答了神葬場的奇妙-說了那麼多秘辛,現在你們忽然就走,是不是不太妥當?」

「不太妥當?」杜向陽笑了起來「怎麼不妥當?」

「我不會白白說那麼多事情給你們。」馮一尤越來越不客氣了,「你們已經聽了,就必須參與進來,想走?現在不行!」

秦烈呵呵笑了起來,「還有強行要盟友的?」

「少宗主,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吧?少和他們嗦了!」章勝冷笑起來。

另外五名天器宗的武者先前還道貌岸然,此刻一見要撕破臉皮了他們看向宋婷玉、謝靜璇的眼神,一下子變得**起來。

連章勝在內,六人眼中流露出淫邪目光,眼神如毒蛇吐出的信子,在兩女曼妙-誘人的酮體上游弋著。

「嘿,還別說,雖然來自於赤銅級勢力,姿色還真是上乘。就算是在暴亂之地,這種容貌身材都是極品的女人,也是稀少至極。」一人率先調戲起來。

「一下子就死了,還真是浪費,少宗主,你說是不是?」章勝乾笑著,下意識舔了舔嘴角,眼中流露出**裸的淫慾。

馮一尤皺著眉頭,並沒有講話。

他顯然是要放縱這些屬下的猖狂了。

一看他的態度,秦烈、杜向陽都明白過來,知道短暫的和平期就此過去了。

宋婷玉、謝靜璇俏臉都冰寒起來,美眸中綻出冷冽光芒,知道血戰即將掀開。

「秦烈,我最後問一次,你在裡面發現了什麼?」馮一尤冷哼一聲。

「發現了十四個骨灰盒,發現了九個被封禁的靈魂,那九人靈魂扭曲瘋狂,隨時可能爆滅開來。」秦烈也懶得廢話了,咧嘴一笑道:「我們,是不是將會成為新的四個靈魂,被封禁在骨灰盒之中?」

「你怎麼發現的?」馮一尤臉色一變。

其餘天器宗武者,也是悚然變色,都驚駭的看向他。

「你認為我會告訴你?」秦烈神情漠然。

「我知道那是什麼!天器宗的裂魂連珠陣!」杜向陽厲喝,「以十四個器皿,封印十四個靈魂,以器皿讓靈魂陷入狂暴癲瘋狀態,催發到極致後,一起爆滅開來,瞬間形成恐怖的破壞力!原來,你們一直都在嘗試破解壁障,只是你們靈魂祭品不夠罷了!我們,就是你們要找的祭品?對吧?」

宋婷玉、謝靜璇兩女也變了臉色。

很明顯,之前已經有九個人,前後遭了馮一尤的道兒,粉身碎骨後靈魂被器皿給吸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