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七十六章狩獵者!

第四百七十六章狩獵者!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4 12:14  字數:3544

雷之禁地中,時常大雨傾盆,雷電交加,沒有風雨的時間很少。

灰暗的天色下,遍布著水窪、水塘,無處不在的危險沼澤地。

「我們需要找到葬神之地的真正位置。」杜向陽愁眉苦臉,「按照楚離、雪驀炎還有那夜憶皓的說法,葬神之地才是神葬場的關鍵,埋葬著許多上古時代強者遺骨。那裡,才是精華的地方,有著最大的秘密可以挖掘!」

「你知道位置?」宋婷玉瞥了他一眼。

杜向陽苦笑,「我要知道,早帶領你們過去了。」

今天沒有暴雨和雷電,他們所在的位置,也是一片還算是可以的濕地。

杜向陽三人沒有祭出靈力光罩,難得輕鬆起來,所以才有閑暇討論未來的目標。

秦烈一直從容跟著,面帶微笑,只是靜靜聽著,並沒有發表意見。

他覺得他此時狀態極佳,經過半月之久的真魂淬鍊,他發現他的靈魂意識之中,帶有著雷霆之威。

本來,因為神葬場中沒有天地靈氣可用,武者身處其中,很難以念頭感知到周邊的靈魂生命波動。

可他現在卻可以。

這裡是雷之禁地,他的真魂經過雷電淬鍊後,念頭意識中有著雷電能量,以此,他能感知到雷之禁地中的細微波動。

他還能很輕易地勾動天上雷電,凝聚出雷霆之威,朝著周邊區域轟落。

在這雷之禁地,他的實力絕對比在木之禁地強悍的多,如果再次碰到夜憶皓,突破到通幽境中期,真魂淬鍊過一番,又能借用這兒地利的他,有自信和夜憶皓硬仗不落下風。

「秦烈,你怎麼看?」討論中的宋婷玉回過頭來。

秦烈淡然一笑,說道:「炎火之地,有所謂的火靈,就是那火麒麟。那火靈,雖然只是一具屍體,卻依舊被封魔碑封印,我能感覺到封魔碑在封印火靈之後,變得有點不太一樣。」

「在那木之禁地,封魔碑又封印了木靈,那木靈還有靈魂智慧存在,它被封禁後,封魔碑又產生微妙變化。」頓了一下,秦烈認真說道:「雷之禁地內,應該也有雷靈存在,如果能找到並且封印,我想……可能對我們葬神之地一行有所幫助!」

他其實對封魔碑的饋贈心有想法。

封印火靈後,他拿到三滴火麒麟精血,封印木靈後,又得到三滴生命能量濃郁的汁液,如果能封印雷靈,他豈不是另有收穫?

「雷靈,會是什麼樣的異物?」杜向陽思索著,又道:「如何尋覓?」

「我們繼續晃悠,這雷靈只要真正存在,一定範圍內我應該可以感知到。」秦烈自信笑道。

「你是說,火靈、木靈、雷靈接連封印後,可能和葬神之地有關?」杜向陽眼睛漸亮。

「楚離和雪驀炎說過什麼七靈體,指的應該就是七大禁地存在的七種靈體,炎火之地有火靈,木之禁地有木靈,雷之禁地,自然就有雷靈。」秦烈摸著空間戒,悠悠說道:「封魔碑內,有七道來自於神屍身上的神光,神光烙印在墓碑內。那七道神光,或許和七大靈體,有著微妙的聯繫,我覺得……」

「什麼?」杜向陽神情一震。

「我覺得封魔碑才是葬神之地的關鍵!」秦烈輕喝。

「哈哈哈!」杜向陽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很有道理!我來之前,也打聽過消息,知道九大白銀級勢力武者,都曾找過這個墓碑,他們將一共八具神屍全部禁錮住,捆縛在一個海下島嶼上,然後才讓我們踏入神葬場。封魔碑來自於那八具神屍,恐怕真的和葬神之地有著密切聯繫!」

「你高興什麼?」宋婷玉一愣。

「我高興的是,我選擇對了,我現在和你們一道兒,說不定能通過秦烈在葬神之地有所收穫!」杜向陽得意洋洋。

「我欠你人情,如果真的能找到那葬神之地,能通過封魔碑有所收穫。」秦烈笑了笑,承諾道:「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嘿嘿!」杜向陽不斷點頭,「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現在的你,比之前的你更加值得信賴!我相信你!」

謝靜璇瞅了秦烈一眼,也是輕輕點頭,「我也這麼覺得。」

秦烈訝然。

就在此時,宋婷玉腰間一塊令牌,傳來了奇妙的波盪。

「咦,天器宗的令牌,附近有天器宗的武者活動。」她拿去令牌,檢查了一下,道:「離我們很近!」

「不會是司徒通那些傢伙吧?」秦烈一皺眉。

「只是一個人而已。」宋婷玉說道,她略一感知,又說:「那傢伙在迅速趕來。」

「等他過來!」秦烈笑了起來。

神葬場內,一直充斥著殘酷的競爭,不同勢力的武者會面後,往往伴隨著廝殺血戰。

強大的勢力,會通過捕獵擊殺,不斷得到不同勢力的令牌,通過令牌繼續搜尋敵人,一一斬殺。

這是為了儘快剷除異己。

「我們四個人,已經持有了八大勢力各方令牌,這意味著我們以後行走間,附近只要有八大勢力的武者,都能立即察覺到。」杜向陽苦笑一聲,「當然,他們也能立即感知到我們,如果他們的實力強過我們,倒霉的……就是我們。」

三大家族,黑巫教、天劍山、萬獸山、寂滅宗、天器宗,這八大白銀級勢力,都先後有人被殺。

秦烈恰恰都在現場。

除了雪驀炎所在的幻魔宗外,其餘八方勢力,他都有一塊或數塊令牌。

「如果身處別的地方,我不敢說我們會是狩獵者,但是,在這裡,在這雷之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