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七十三章暗棋!

第四百七十三章暗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2 18:54  字數:3107

血典為血紅色骨片,巴掌大小,晶瑩如血色玉石,流轉出瑩瑩血光。

黃姝麗一拿到血典,眼中不自禁顯現出喜色,嘴角也勾起一個滿足的弧度。

沒人知道她和黑巫教關係密切,沒人知道她和夜憶皓暗中一直都有聯繫,之前,幻魔宗的小婉和小蝶,之所以被巫蟲掌控啃咬,也是因為她的緣故。

率先將髒水污水潑灑到秦烈身上的人也是她。

「這半部血典,由你父親親手交給我,它是血煞宗的根本。」秦烈沉聲道。

「很好!你做得很好!」黃姝麗喜不自禁。

她不但成功從雪驀炎那邊,將一桶生命之泉拿到,如今又從秦烈手中得到了血典。

她自己都覺得簡直鴻運滔天。

這趟,在神葬場她不需要再有任何收穫,只要能活著出來,將手中半部血典交到黑巫教的掌教手中,她立即就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她已經在進行美妙的幻想了。

就在此時,一團猩紅血光陡然從那半部血典中釋放出來,血光奪目!

「轟!」

一股強悍的衝擊力爆發出來,如山洪決堤,如血龍衝破束縛。

一道道赤紅血光,腥味衝天,盡數在黃姝麗掌心濺射出來。

「喀嚓!」

骨骼碎斷聲,幾乎瞬間從黃姝麗那隻手上傳來。

秦烈凝神一看,驚人地發現「雪驀炎」一隻手骨頭炸裂。那半部骨片形態的血典,化為一束血光重新落到他身前。

「嗤嗤嗤!」

一道道血光。停留在「雪驀炎」的身上,不斷地衝擊著她的身體,破壞著她身上某種力量掩飾。

血光濺射中,「雪驀炎」晶瑩肌膚迅速龜裂,如雞蛋殼碎裂掉。

另外一幅面容一點點呈現出來。

「你不是雪驀炎!你是她身旁的那個少女!」秦烈臉色一寒。

血厲將血典交給他的時候,曾經說過血典內部有著一道血之始祖遺留的印記,那印記能分辨修鍊血靈訣者身上的氣息。

只有修鍊血靈訣,身上有著濃烈鮮血氣味的人。才能持有血典。

真正的雪驀炎,身為血煞宗最關鍵的繼承人,一定會修鍊正統的血靈訣,這一點無庸置疑!

黃姝麗偽裝的再好,畢竟沒有修鍊血靈訣,秦烈沒有能分辨出來,可血典卻查探出了真實。

血典直接就破掉了黃姝麗的幻魔宗幻術。

「我是黃姝麗。我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你別動怒呀。」

一見秦烈臉色陰寒下來,她立即輕笑起來,忙柔聲勸說,還希望能再次找到下手時機。

「開玩笑?是么?」秦烈眼中泛出血光,「那你就好好玩玩!」

「吼!」

一頭赤紅如血的蛟龍。由猩紅血芒凝鍊而成,咆哮著撕咬向黃姝麗。

「血龍吟!」

秦烈咧嘴獰笑著,兩手指尖血光飆射,同時捏成泣血鬼爪的形態出來。

一頭血龍,兩個鐵錨般的血爪。血淋琳抓了過來。

黃姝麗所在的空間,瞬間被鮮血能量裹住。給人一種黏糊糊的,深陷血潭般的可怕感。

「你這人怎麼這樣?」黃姝麗還不死心,輕咬著牙齒,嬌嗔道:「雪姐讓我過來找你的,想和你們一道兒離開這裡,我就是覺得你有趣,逗弄逗弄你罷了,你這人也太開不起玩笑了吧?」

「那我先禁錮你,然後等雪驀炎過來,由她親自向我解釋!」秦烈冷哼。

此女幻化為雪驀炎的模樣,一過來,就點名他修鍊了血靈訣,以此來套近乎。

她還知道雪驀炎的真實身份!

這明顯太過於反常,在她被血典破掉幻術之後,秦烈看出了她眼中的恐慌。

他立即猜測出此女不對勁。

一頭猶如鮮血凝成的血龍,猙獰兇惡,怒嘯著撕扯向黃姝麗。

欲要將黃姝麗撕成粉碎。

幾乎同時,遠處也傳來杜向陽和宋婷玉的驚呼聲,兩人迅速靠近。

黃姝麗馬上意識到了不妙。

她臉上的苦笑迅速收斂,眼神一點點陰冷下來,她的心跳聲突然變得極其詭異。

在她雪白的脖頸處,清晰地浮現出一個可怖的巫蟲,那是一頭漆黑的蠍子,蠍尾如彎鉤,陰寒鋒利。

那隻巫蟲,似乎一直潛藏在她血肉之中,以她血肉為生。

此刻,這隻漆黑的蠍子,從她血肉中飛了出來,突地厲嘯起來。

一股扭曲靈魂的邪惡波動,從蠍子身上擴散開來,如浪潮蔓延向四面八方。

「啪啪啪啪!」

由秦烈血之靈力凝成的血龍,半空中爆碎開來,裂成一道道血光消散。

就連那泣血鬼爪,也在一股龐大的邪惡能量下,直接被沖離到一邊。

「黑巫教!」秦烈暴喝。

雷罡錘倏地飛出,一道道粗長閃電,伴隨著轟隆隆的雷鳴,噼里啪啦落向黃姝麗。

「地裂!」

再次運轉大地之力,前方一片區域的大地猛烈地震,搖晃的黃姝麗身形不斷動蕩。

三滴雞血石般的麒麟鮮血,也飆射出來,去撲殺那巫蟲。

「秦烈!」

杜向陽和宋婷玉的聲音也急切而來。

「算你走運!」

黃姝麗臉色陰冷,哼了一聲後,一口將那蠍子含住,掉頭就走。

她軀體一擺,背脊處一道烏光綻放,如蠍子擺尾一般,令她靈巧如烏光閃電曲折遁離,一晃就不見了蹤跡。

然而,就在這片刻間,從她身上展露的氣勢來看,竟絲毫不弱於夜憶皓!

她分明就是黑巫教的一枚暗棋!

杜向陽、宋婷玉匆匆而來,過來後,發現只有秦烈一人。

「怎麼回事?」宋婷玉急切道。

「幻魔宗的一個少女,叫什麼黃姝麗,剛剛差點被她陰了。」秦烈沒有去追擊,皺著眉頭說道:「她應該來自於黑巫教,她身上有巫蟲,從那巫蟲的等階來看,恐怕不弱於夜憶皓的八翼蜈蚣王。」

「她竟然一直潛伏在幻魔宗那邊?」杜向陽臉色一變,喝道:「糟糕!村落那邊的雪驀炎等人,恐怕遭了殃了!」

秦烈心一沉。

黃姝麗如今分明和幻魔宗分道揚鑣了,這種情況的發生,意味著她要麼身份敗露了,要麼將雪驀炎她們殺光了。

「恐怕是因為生命之泉,她才暴露出身份,應該就是這個原因!」宋婷玉道。

「應該就是生命之泉!」杜向陽也認為是這樣。

「謝靜璇那邊沒人!」秦烈一皺眉,立即朝著那邊掠去。

杜向陽、宋婷玉急忙跟上。

「嘩嘩嘩!」

靈力疾射聲,從謝靜璇所在的方向破空而出,凌厲無比。

秦烈三人愈發著急,以最快速度趕來。

「該死!又是一根難啃的骨頭,比雪驀炎她們還要難對付!」黃姝麗的咒罵聲遠遠傳來。

等秦烈趕到之時,發現黃姝麗身如毒蠍,以一種奇怪的行走韻律逃開。

謝靜璇不知何時醒來了。

她雙眸冒出墨綠色的詭異光芒,身上的靈力凝現出來,如柔韌的蔓藤靈蛇一般,朝著八方延伸觸探。

一道道綠色靈光充盈著驚人的能量!

「呼呼呼!」

謝靜璇如一株參天古樹,身上一道道綠幽幽的樹藤扭動著,將空氣擊打的啪啪作響。

黃姝麗似乎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機會,也沒有在謝靜璇身上佔到便宜,眼見秦烈他們趕了過來,才不得不敗退。

她逃離後,謝靜璇眼中綠色光暈慢慢收斂,從她身上延伸出來的綠色光帶,也一條條收入她體內。

她像是真正醒了過來。

「那個擁有木雕的人,叫軋吉,他是藉助於一道空間縫隙,從外面進來的。他來神葬場,是要找尋什麼東西,他落到這片木之禁地後,被木靈尋覓到,從而捕捉煉化。」謝靜璇臉色平靜,看著秦烈說道:「那兩個木雕,都是通過木靈這種古木的材質雕刻而成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