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七十二章迷幻

第四百七十二章迷幻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2 18:54  字數:3077

三滴青翠欲滴的液體,來源於木靈,由封魔碑煉化後饋贈給他。

那三滴液體,融進他鮮血之中,令他血肉湧現濃郁無窮生機,讓他渾身都覺得暢快。

他旋即以煉血術嘗試煉化。

血典上記載的煉血術,能以自己的鮮血提純,形成妙用無窮的本命精血。

也能將一些純凈,沒有殘餘意念的精純血液,通過自身鮮血的滲透,靈魂意識的慢慢溫潤,烙印上自己的本源意志,從而形成本命精血。

三滴火麒麟精血,就是通過這種方法,慢慢煉化而成。

如今,在那三滴火麒麟精血之中,不但混有他的精純鮮血,還烙印著他的靈魂印記。

所以那三滴鮮血才能和他心神互通。

他開始故技重施。

由封魔碑先一步煉化的三滴綠色液體,沒有一絲雜質在內,沒有一毫殘魂碎念,乃純粹的生命精能,非常適合他的煉化。

心念變動間,在他血管中流淌的濃稠鮮血,在血靈訣的作用下,如一條條溪流長河,悄悄匯聚向掌心。

他的手掌慢慢變成詭異的血紅色,一根根血管清晰可見,血管內的殷紅鮮血,都能隱隱看見。

一縷縷鮮血朝著他掌心匯聚,同時,他靜心凝神,將他魂湖中的靈魂記憶念頭,也分出一絲絲出來。

魂絲如無形靈線,融入鮮血之中,令那一縷縷鮮血有著他的靈魂氣息和印記。

「汩汩!」

他腥紅如血的掌心,如變成沸騰的血泉。傳來鮮血燃燒的詭異聲音。

三個墨綠色的光點。在他掌心一閃一閃。如三顆璀璨奪目的星辰。

那是從封魔碑內飛逸出來的木靈精華!

「以血為火,以魂為引,鮮血祭煉!」

秦烈雙眸暴出赤紅光芒,一道血光也從頭頂飛射出來,如血色虹芒刺入天穹。

一陣陣猛烈的氣血波動,不斷從他身上蕩漾出來,充斥著瘋狂暴戾的氣息。

他的掌心燃燒出血紅色火焰,鮮血在沸騰。在洶湧燃燒著。

一絲絲獨屬於他的靈魂印記,在鮮血燃燒中,慢慢滲透到那三滴翠綠色的液體之中,如輕煙注入其中三株幼小的精緻樹苗。

時間匆匆。

安靜的林間,秦烈以煉血術煉化精血,遠處謝靜璇正在接受一種古老的傳承,杜向陽、宋婷玉一邊恢復靈力一邊護法。

三個時辰很快過去了。

杜向陽率先恢復過來,看了一眼身旁的謝靜璇,又望了望還在凝神恢復的宋婷玉,他悄悄站了起來。

「怎麼了?」宋婷玉睜開眼。

「秦烈那小子好久沒有動靜了。我過去看看他。」杜向陽心生疑惑。

秦烈獨自一人離開,藉助於封魔碑修鍊。正以煉血術煉化本命精血,那種強烈的血氣動蕩,其實早已被杜向陽感知。

他一直忍著沒有過問,也沒有過去查探。

因為他知道每一個人都有秘密,秦烈刻意躲開一段距離,顯然是不想人發現他的秘密。

杜向陽很識趣,一直沒有過去打攪,沒有去刨根問底弄明白其中奧妙。

然而,在三個時辰過後,秦烈那邊濃烈的氣血波動,不但沒有中止的跡象,還變得越來越洶湧了,這讓他覺得很驚異。

「我怕那傢伙會有麻煩。」杜向陽憂心忡忡道。

宋婷玉皺了皺眉頭。

謝靜璇還在進行傳承的蛻變,暫時不能被打攪,期間最好有人在一旁護法。

她知道秦烈修鍊血靈訣,她也感受到了那邊的濃烈氣血波動,她本想讓杜向陽留下來照看謝靜璇,由她過去秦烈那邊看看情況。

一深想,她發現她並不了解杜向陽,和這個人也不熟悉。

她沒辦法相信此人。

「秦烈不會有事,你別擔心他,他……應該也不想有人打攪他。」宋婷玉如此說道。

杜向陽愣了一下,點了點頭,隨意道:「那好吧。」他重新坐了下來。

古樹下。

封魔碑豎立在秦烈身後,碑面上七道神光交織閃爍著奪目光芒,不高的封魔碑,在林間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秦烈身上一道道血光吞吐不定,正全神貫注地煉化掌心三滴生命精華,一刻不敢鬆懈。

他離成功已近在咫尺。

一道倩影忽然途徑此地,她本欲一閃掠過,無意中瞥了一眼,一下子看到了封魔碑,還有分明處在關鍵時刻的秦烈。

「咦?」

黃姝麗停下腳步,不敢離秦烈太遠,而是隱匿著身子,潛藏在一顆大樹後面暗暗觀察。

她在觀察秦烈的一舉一動。

「好濃烈的血煞氣息!這個秦烈分明修鍊血煞宗的邪術,這人也是血煞宗餘孽!」暗中窺探了一會兒,她漸漸明白了過來,明眸泛出冰冷的光澤,「難怪他拚命護著雪驀炎了,原來是這個原因……」

看了一會兒,黃姝麗暗暗冷笑,嘴角泛出陰森殺意,默默運轉幻魔宗的靈訣。

一縷縷流光,如神奇的畫筆在她臉頰上勾勒描繪,不一會兒功夫,她竟然變幻成雪驀炎的容貌。

她陰寒的眼神陡然一變,變成清澈透亮,一下子連神韻和氣息都和雪驀炎相近了。

取出一塊晶鏡,她又稍稍修飾了一番,發現連她自己都看不出破綻後,忽然悄悄向秦烈靠攏而來。

神葬場中,空氣中沒有天地靈氣存在,這導致武者的靈魂感知大幅度減弱。

在這裡,有時候眼睛比靈魂的感知要管用許多。

當黃姝麗離秦烈只有十米的時候,秦烈終於覺察到細微動靜,他立即睜開眼。

「雪驀炎!」秦烈先是一驚,旋即迅速鎮定下來,淡然一笑後,說道:「你現在明白了?」

他一直在以煉血術煉化本命精血,他以為雪驀炎和上次一樣,也是通過濃烈的氣血波動追尋而來。

「明白了,原來你是我們血煞宗的人。」黃姝麗輕輕點頭,然後問:「我好奇的是,你怎麼知道我修鍊血靈訣,怎麼知道我是血煞宗的人?」

「呵呵,你我之間的淵源很深,我之所以幫你,也不是因為我修鍊血靈訣。」秦烈當她就是雪驀炎,坦然說道:「我幫你,是因為你父親!你父親在我進神葬場之前,曾囑託我,要我盡量幫你,你父親……還活著。」

黃姝麗眼睛突顯異芒。

血煞宗的前任宗主,千年前縱橫天地的血厲,竟然還活著?

她心中充滿了巨大驚駭。

「不相信是么?」秦烈咧嘴一笑,點了點頭,「說起來的確有些匪夷所思。不要緊,我可以用一樣東西證明,證明我所言屬實!」

這般說著,他從空間戒內,將那半部血典取出。

「這是血煞宗的立宗根本,所有靈訣的基礎,血典!」秦烈喝道。

黃姝麗眼中陡然綻放明熠光芒,「能給我檢查一下嗎?」

「當然。」秦烈不疑有他,隨手就將那半部血典遞出去。

在他來看,雪驀炎乃血煞宗真正的繼承者,是血厲的親生女兒。

絕對是最有資格持有血典的那個人。

他絲毫沒有懷疑什麼,乾脆利落地,就將那半部血典交到了黃姝麗手中。

黃姝麗眼中光芒越發明亮了,就連接過血典的小手,都在不斷顫抖著。

血典,為血煞宗立宗根本,是無數年來黑巫教暗中找尋的至寶!

很少有人知道,在整個暴亂之地,血煞宗和黑巫教一直都是最古老的兩個勢力。

血煞宗的血之始祖,和黑巫教的巫之始祖,甚至在上古時代就是對手,兩人留下來的傳承也都一直存在著競爭關係。

血煞宗之所以滅亡,有姜鑄哲的原因,有蘇家、林家、夏侯家的原因,但真正在暗中出力的始終都是黑巫教。

「太好了!竟然拿到了血典!」黃姝麗心中在歡呼。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