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七十一章封魔碑的饋贈!

第四百七十一章封魔碑的饋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2 13:19  字數:3616

「這個秦烈,可真是一個奇怪的人,不知道他腦子裡想些什麼。」

破舊的村落中,黃姝麗眼睛盯著石井中的生命之泉,在秦烈等人離開後,一臉疑惑的說道。

「他為什麼要討好雪姐呀?」潘芊芊也是費解。

「不管為了什麼,對我們而言沒有壞處,我們就要拿到生命之泉了。」黃姝麗神情振奮。

雪驀炎眼神淡然,沒有理睬兩人,而是怔怔望著秦烈離開的方向。

「究竟為了什麼?」

她也同樣看不透,不明白秦烈因為什麼原因,不但自己不要那一份生命之泉,還要求寂滅宗,要求杜向陽、洛塵等人,也割捨掉生命之泉。

她知道她和秦烈根本不認識。

「雪姐,照我看呀,他分明就是想追求你!」黃姝麗笑了起來。

「很有這個可能性。」潘芊芊也輕輕點頭。

「不是,肯定不是這樣……」雪驀炎搖了搖頭,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於是吩咐道:「將生命之泉收集起來給我。」

「我來吧!」黃姝麗主動請纓。

「嗯,你小心一點吧。」

「放心吧,只是收集生命之泉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雪姐,芊芊,你們先休息休息,這邊交給我就好了。」

黃姝麗眼中精光熠熠。

……

木靈被封印後的木之禁地,恢復了往昔的安詳平靜,一株株枝葉茂密的古樹,再沒有突然變成凶魔襲擊眾人。

各種有著鋸齒狀葉片的灌木叢,也都成了和善的植物,失去了嚇人的凶戾。

兇險重重的木之禁地,變得無比的太平,再也沒有出現植物殺人事件。

森林各個方向,幾撥分屬各方勢力的武者,在各自趕路,都在摸索著方向,要離開林間。

一片鬱鬱蔥蔥古木下方,秦烈、宋婷玉、杜向陽、謝靜璇四人,不急不緩地行走著。

方向,大致是洛塵先前點明的位置。

「秦烈,你其實不應該急著離開,至少,你也要通過雪驀炎問清楚神葬場的玄妙啊?」宋婷玉忽然講話,「關於神葬場的奧妙,關於封魔碑,好像只有楚離、雪驀炎兩人知道詳情。而且,他們也答應過你,等解決了夜憶皓的麻煩後,就會和盤托出他們知道的事情……」

「不用深究下去了,從他們的談話,還有夜憶皓的說法,我也大致能知道神葬場的奧妙了。」秦烈停下腳步。

他回頭看向謝靜璇。

從那村落走出來以後,謝靜璇就和之前一樣,一言不發,蹙眉沉思。

還在努力回憶那段時間渾渾噩噩的經歷。

「我其實更想知道關乎這根木雕的來歷。」秦烈輕聲一嘆。

倚靠著一根古樹,他從空間戒內,將兩根木雕一起拿了出來,用手指慢慢摩挲著,釋放精神意識感知。

謝靜璇醒轉後,就將兩根木雕一起給了他,其中明顯大上一號的木雕,乃是他爺爺留給他的。

另外一根小一點的,則是謝靜璇從旁邊一具木族族人的屍體旁得來的,那名木族族人被木靈煉死,殘魂和不屈的意志,侵蝕了謝靜璇,讓謝靜璇在戰鬥中竟然可以借用木雕的力量。

「她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想明白,在她懵然不知的時候,曾發生過什麼。」杜向陽插話,「也有可能,她根本沒辦法想明白。」

「秦烈,你不能通過那一根木雕,來找到點什麼消息?」宋婷玉問道。

秦烈搖頭,「試過了,裡面只有靈陣圖,沒有留下訊念,也沒有任何記憶波動。」

「那就只能等靜璇想起點什麼來了。」宋婷玉也是無奈起來。

杜向陽深深看向謝靜璇。

「她有點不對勁……」遲疑了一會兒,杜向陽眼中閃耀出一縷精光,神態謹慎地說道:「她,可能陷入了一種奇妙的意境之中,你看她……雖然精神恍惚,可身上卻有一股很明顯的能量波動。」

秦烈和宋婷玉經他提醒,不由地凝神去看,仔細留意起謝靜璇的情況。

綠幽幽的波紋,不時從謝靜璇身上蕩漾出來,令她生命磁場顯得極為洶湧旺盛。

她身上湧現強烈的血肉精氣,每一個細胞和血肉纖維,都像是蘊藏著澎湃生機。

她靈魂安詳,身體機能卻動蕩猛烈,軀體像是在朝著某種方向進行著蛻變。

「這應該是一種生命洗禮,生命能量就是血肉精氣,肉身的精魄,她的生命能量得到了巨大提升。那一口石井中,大量的生命之泉,恐怕都被她吸食飲用了,那是木族族人血肉精氣煉化形成,她還被木族族人不屈的意識和殘魂滲透,她……身上發生的變化,我也看不透了。」杜向陽驚奇道。

「嗚啊!」

謝靜璇突然抱著頭,在厲聲怪嘯,嘯聲說不出的凄厲刺耳。

她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痛苦。

「怎麼回事?!」宋婷玉變了臉色。

絲絲縷縷淡薄的輕煙,一下子從謝靜璇周身繚繞而出,那些輕煙為草綠色,充盈著草木氣息,凝神細看後,發現輕煙奇異變化著,凝成一條條彎彎曲曲細絲。

如樹葉的脈絡和樹根上的木紋,顯得無比繁複奇妙,如蘊含著一種天地間的至理道義。

「她的臉上!」杜向陽驚叫起來。

美麗精緻的綠色花紋,一片片在她臉上,白皙脖頸,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膚上浮現出來,閃爍著青耀光亮。

無形中,彷彿有一支畫筆,在她身上繪刻出一條條精美奇妙的樹紋脈絡,在細心雕琢著她。

「這是一種奇妙的傳承方式!」杜向陽一臉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