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七十章重色忘義?(求一張月

第四百七十章重色忘義?(求一張月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1 18:24  字數:3175

除了知道內情者,其餘人都當秦烈是為了討好雪驀炎,為了贏得她的好感,才說出那麼一番話來。

這讓任彭一行人心存鄙夷。

因為秦烈的做法,危害到了他們的利益,所有生命之泉都交給雪驀炎的話,他們流逝掉的生命能量,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這會導致他們的肉身無法處於巔峰狀態。

雪驀炎和幻魔宗的少女,同樣不知情,不知秦烈純粹是看在血厲的面子上,盡量在能雪驀炎的時候幫她。

「雪姐,這個秦烈……恐怕看上你了。」黃姝麗小聲說道。

在忽然寂靜下來的氣氛中,她的聲音雖然放低了,還是被很多人聽見了。

潘芊芊和另外一名幻魔宗的少女深以為然,輕輕點頭,一副就是這樣的表情。

她們並不覺得秦烈多麼深情,相反,她們還覺得秦烈極為無恥……因為宋婷玉就在旁邊!

「我看錯他了……」潘芊芊暗暗想道。

先前,為了幫助宋婷玉解開巫毒,秦烈悍不畏死地沖入巫毒覆蓋區,力抗巫蟲,硬生生逼巫蟲自斷八隻翅膀,從而拿到了解毒的鮮血。

當時幻魔宗一眾少女都心生感動。

她們心下認為,秦烈是個專心的痴情者,她們都覺得宋婷玉就算是死了,有這麼一個男人為她出生入死,也是值得的。

秦烈先前的表現征服了她們所有人。

可現在……

潘芊芊暗暗搖頭,再看秦烈的時候,內心竟說不出厭惡。

「婷玉!你也不管管他!」何薇叫嚷起來。「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我算是看明白了!」她狠狠瞪了楚離一眼。

楚離無辜的攤開手,一臉苦笑。

「我站在他那邊。」宋婷玉抿嘴一笑,數不出的輕鬆隨意,彷彿壓根不計較,還主動將秦烈臂膀挽住,一副乖巧嫵媚的模樣,「他就算是真要討個三妻四妾,我也認命了。」

一眾男人徹底傻眼。

「秦烈。我服了,真正服你了!」杜向陽伸出大拇指,心悅誠服道:「你厲害!」

幻魔宗的少女,也是呆如木雞,被宋婷玉的反應給弄的有點頭暈。

何薇俏臉一擰,跺了跺腳,啐罵道:「婷玉,你也傻了不成?」

「不論他做什麼,在我來看都是對的。」宋婷玉笑盈盈道。

秦烈渾身毛孔都覺得舒泰起來。

宋婷玉知道雪驀炎的身份,知道雪驀炎比任何人都需要生命之泉。可她……畢竟也中了巫毒,也損耗了一部分生命能量。

她和雪驀炎沒有一點交情可言。

可現在。為了自己,她卻能絲毫不計較自身,沒有一點保留的站到自己這邊。

她知道雪驀炎血煞宗身份敏感,所以還幫忙掩飾,裝成最傻的女人,無條件相信自己……

「楚大哥,能否給我一個薄面?」秦烈認真道。

「楚離!」何薇尖叫。

「師兄!」任彭喝道。

一行寂滅宗武者顯然著急了。

楚離當雪驀炎為秦烈未婚妻,之前,通過雪驀炎和夜憶皓的對話,他也知道雪驀炎苦苦找尋的聖葯,就是生命之泉。

他猜測出雪驀炎有必須要得到生命之泉的理由。

「生命能量的損耗,不是一朝一夕能恢復的,這需要時間。」楚離沉吟了一下,看向何薇、任彭等人,嚴肅地說道:「但至少還能恢復過來!如果是中了巫毒,可就百分百會死了!任彭,何薇,你們都曾中了巫毒,你們能解開巫毒,是因為秦烈以命沖入巫毒覆蓋區,為你們拿到了巫蟲精血!」

楚離深吸一口氣,哼了一聲,道:「你們所有人都欠秦烈一條命!」

此言一出,何薇、任彭四人立即噤聲,面露愧色。

「就當把欠秦烈的還給他吧!」楚離沉喝。

何薇等人雖然內心極其不願,但在楚離表態後,他們還是只能保持沉默。

算是默認了這件事。

「我再給你十塊天炎晶!」秦烈看向杜向陽。

杜向陽自然聽明白了他這番話的意思,咧嘴一笑後,杜向陽爽快點頭,「我這人最喜歡成人之美!哈哈,以所有的生命之泉來贏得一個女人的好感,你秦烈真厲害!服氣,我是真是服氣!你女人都沒話說,我能說什麼?」

他也點頭了。

秦烈二話不說,又從空間戒內取出十塊天炎晶,將其拋飛給杜向陽。

拿到天炎晶的杜向陽,笑的愈發愉快,「嘿嘿,我現在對你更加服氣了。」

秦烈最後看向洛塵。

洛塵一臉冷笑,「我可沒那麼好說話!」

「算我欠你一個人情!」秦烈皺眉道。

「一個人情還不夠!」洛塵冷哼一聲,又道:「我不信你僅僅只是因為要討好她,而要求所有人將生命之泉割捨掉,理由!我需要一個真正的理由!」

「我也需要一個理由,我不想白白欠你什麼,我也不認為我值得你為我做那麼多……」另一邊,雪驀炎清澈的眼睛,也深深看向他,幽幽說道。

她和洛塵一樣,也不相信秦烈因為她的美色,卻要求所有人舍掉生命之泉,僅僅只是為了成全她。

她和秦烈接觸的時間很短暫。

但是,她可以肯定一個對自己都極端殘忍的瘋狂之人,絕不會偉大到不惜一切幫助一個陌生人,還僅僅只是為了美色?

這不現實。

「你想要什麼?」她又一次問道。

她當秦烈有求於她,亦或者幻魔宗,只有這樣秦烈才會那麼做。

你到底想要什麼?

這也是很多人的心聲,是何薇、杜向陽、洛塵心中的疑惑,他們也都看向秦烈。

「你以後自然會知道原因。」秦烈漠然道。

「我和你們的合作至此結束!」洛塵冷冷看向這邊,見秦烈沒有解釋的意思,點了點頭,突然轉身離開。

他自然不會再為眾人帶路。

「楚離,我們走吧。」何薇忽然哼了一聲。

「走?往哪兒走?等秦烈一起啊!」楚離茫然道。

他還沒有看出何薇的怒氣。

「你不走我們走!」何薇狠狠瞪了他一眼,「木靈被封印,夜憶皓已構不成威脅,你還和重色忘義的傢伙在一起幹什麼?楚離,你自己決定,是要跟他一起,還是跟我一起?」

丟下這番話後,何薇掉頭就往村落外面走去,頭也不回。

「師兄!」任彭等人催促起來。

眼看就能通過生命之泉補充損耗的他們,被秦烈橫插一腳,結果所有生命之泉都要拱手讓出來。

經過了這件事,他們和秦烈之間有了芥蒂,很難當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也很難繼續待在一起。

楚離也看出了他們和秦烈的隔閡,知道何薇對秦烈的做法還是不滿,不想繼續和秦烈走到一塊兒。

「兄弟,那個……」他為難地看向秦烈。

「楚大哥,你去吧,我能理解。此事,的確是我的問題,抱歉。」秦烈苦澀笑笑。

「先分開一段時間,等何薇心平氣和了,你我再聚吧。」楚離撓著頭,也是有點不好意思,「女人嘛,是要慢慢哄的,給我一點時間吧。」

「去吧。」秦烈坦然一笑。

於是楚離帶著任彭三人,就此和秦烈分開,急匆匆去找何薇去了。

他擔心何薇孤身一人會有危險。

「杜兄你呢?」秦烈又問。

「嘿,不介意的話,我和你結個伴如何?」杜向陽笑了起來。

「樂意之至!」秦烈欣然點頭。

宋婷玉笑盈盈的,始終站在他身旁,堅定地和他一道兒。

謝靜璇則是閉著眼,還在用心去想前段時間的經歷,壓根沒有留心如今發生的事情。

「很多人都離開了,現在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雪驀炎站在井口,在要動手取生命之泉前,又一次問道。

「以後你會知道的。」秦烈笑了笑,揮揮手,也瀟洒離開。

他怕雪驀炎繼續追問下去,沒辦法回答,怕雪驀炎在眾人面前暴露了血煞宗餘孽的身份。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