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六十八章封印!(懇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八章封印!(懇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0 18:39  字數:3675

謝靜璇先前一擊,瞬間破掉木靈凝結的壁障,重創了夜憶皓和木靈。

這是楚離等人都沒辦法達成的攻擊。

不管謝靜璇是不是被木族族人的殘魂侵蝕了,至少,她的目標也是夜憶皓和木靈,至少,她能真正傷到夜憶皓和木靈!

唯一限制謝靜璇,令她沒辦法繼續痛下殺手的,只是滲透她真魂的巫毒!

只要巫毒消除,謝靜璇就能給夜憶皓,給木靈帶來極大的麻煩!

秦烈很快明白了楚離的想法——以謝靜璇對付夜憶皓。

這個方法顯然可行!

「噗哧!」

一根看似柔嫩的細枝,如一柄翠綠色的利劍,從神樹枝幹分叉處刺來,捅進了張晨棟的胸口。

和洛塵並肩作戰的張晨棟,被細枝刺透胸口,臟腑內鮮血精華,如被抽水泵抽離,洶湧流入神樹。

洛塵身邊最後一個戰友,至此,也被無情斬殺。

「你們逃離的方向沒有問題,如果沒有進入這個村落,只要你們不停歇的遁離,說不定你們能走出木之禁地。」夜憶皓冷笑著,搖了搖頭,「可惜,可惜你們沒有抵禦住自己的好奇心,你們偏偏踏入了此地。」

「絞殺!」

從周邊挪移而來的所有樹木,一根根粗細不等的枝幹,像是化為漫天怪蛇,從四面八方朝著村落內的生靈纏繞絞殺而來。

那些樹枝彷彿有著簡單智慧,都很聰明的避過三大家和黑巫教的人,都只是盯著幻魔宗、寂滅宗那些人攻擊。

「秦烈!」楚離突地沉喝。

守著身後石井的秦烈,終於聞訊而動,身如一道電光射向謝靜璇。

存放一滴巫蟲鮮血的玉瓷瓶,在空間戒光亮一閃後,在他掌心顯現出來。

「呼!」

玉瓷瓶半空滾動著,滴溜溜落向謝靜璇的方向,如一顆墜落的星辰。

「那是一滴巫蟲鮮血!」秦烈輕嘯一聲。

與此同時·三滴雞血石般的鮮血,從他掌心飄飛出來,變化為三團燃燒著的火焰麒麟。

三團火焰麒麟,咆哮著·燃燒著洶湧火焰,形成烈火結界,防禦著謝靜璇周邊。

「滴入鮮血進眉心!」宋婷玉在旁邊大聲提醒。

「鮮血能解巫毒!」何薇也叫喊起來。

謝靜璇飲用了生命之泉的泉水,以生命能量維持著生機,卻被生命之泉內木族族人不屈的殘魂意志侵蝕,處於不清醒的狀態。

她們擔心謝靜璇無法思考,不知道該如何借用那一滴巫蟲鮮血·所以接連出言說明玄妙。

「轟隆隆!」

秦烈身上雷電涌動,御動著雷罡錘,揮動出漫天炙烈閃電·粉碎延伸過來的一根根樹枝。

他也在盡量護著謝靜璇。

謝靜璇眼瞳深處,一個個碎小的黑白斑點,忽然閃爍出詭異的光芒。

她木然的臉上,如忽然顯出濃烈生機,她那死氣沉沉的表情,也陡然一變。

她拿著一根木雕,精準地敲擊在當頭落來的玉瓷瓶上,玉瓷瓶應聲而碎,一滴鮮血忽然在空氣中閃現。

謝靜璇仲手一扯。

一條草綠色光束·從她手中凝現出來,柔軟的綠絲帶般將鮮血裹住。

那一滴巫蟲鮮血,順勢落入她眉心·如一個小小的硃砂痣。

一絲絲,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黑褐色煙霧·迅速從她眼瞳深處浮游出來,如被磁石吸引著,一一黏在那滴巫蟲鮮血上。

液態的鮮血,在吸附了巫毒毒素後,變成黑糊糊的硬塊,流出令人心悸的邪惡氣味。

「啪嗒!」

那一滴鮮血硬塊,忽然從謝靜璇眉心脫落·她之前的「嗚嗚」痛呼聲,早已停了下來。

那一雙布滿黑白斑點的眼瞳·重現令人驚懼的邪光,一股墨綠色的光暈,如深海蕩漾著的波紋漣漪,從她全身流蕩出來。

「呼呼呼!」

謝靜璇忽然張口朝著石井的方向一吸。

瀰漫在石井井口的綠色淡霧,夾雜著強烈的混亂波動,混合著木族族人的殘魂碎念,一股腦兒地全部湧入謝靜璇口中。

謝靜璇兩眼綻出不正常的綠色光芒。

一手握著一根木雕,如同一隻綠色幽靈,她虛空漂浮著,鬼魅般穿過密集的樹枝縫隙,瞬間到了夜憶皓身旁。

兩根木雕釋放出凌厲的光芒,如變成兩柄無堅不摧的神劍,鋒芒無匹。

「喀嚓!咔嚓!」

提著兩柄劍般的謝靜璇,不斷斬向裹著夜憶皓身體的樹枝,一根根青翠如玉般的枝幹,紛紛碎斷。

「咬死她!給我咬死她!」夜憶皓尖叫。

那隻八翼蜈蚣王,又一次從他胸口,擠破他的皮膚振翅飛出。

巫蟲怪嘯著啃咬向謝靜璇,八隻翅膀如八柄利刃,閃耀出烏黑森寒的光芒。

「燒!用火燒!」雪驀炎嬌喝。

秦烈和杜陽齊齊動手。!

杜向陽手中火炎之劍火勢猛然暴漲,那隻劍,蛻變成一頭火焰蛟龍,一下子沖向巫蟲。

秦烈則是溝通三滴本命精血。

三滴鮮血,衍變成數米高的火焰麒麟,釋放出滔天火焰,也是沖向巫蟲。

一身白衣沾滿泥土灰塵,白皙肌膚也是布滿污垢,半月都沒有清洗的謝靜璇,沒了往昔的素雅清麗,多了幾分狠厲和不近人情。

可她的戰力,卻足足攀升了幾個等級!

尤其是她手持的兩個木雕,在她的手中,更是顯出了可怕的威力出來。

彷彿她知曉如何運用木雕的力量!

青耀的神光,如天神的利刃,從兩根木雕一端暴射而出。

神光切割而出,竟帶有一種空間的力量,簡直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