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六十七章生命之泉

第四百六十七章生命之泉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10 12:13  字數:3736

「靜璇!」!

宋婷玉陡然驚叫起來。

何薇也是一臉驚異之色,不敢置信地看著忽然冒出來,如幽靈一般的謝靜璇。

在場眾人中,除了秦烈以外,也就宋婷玉、何薇兩人和謝靜璇熟悉,知道她曾經毒入真魂,隨時都可能被巫毒害死。

先前秦烈說起謝靜璇,說她不但好好活著,還擁有一身強悍力量的時候,說實話,宋婷玉、何薇都有些半信半疑。

可現在她們徹底相信了。

謝靜璇兩隻柔嫩的玉手,分別握緊一根木雕,仔細去看,會發現妯的手掌成墨綠色,一根根肌膚下的筋脈血管,也是綠幽幽的,如青嫩樹枝。

手持木雕,狠狠刺向綠色壁障之時,一道道綠幽幽的光芒,如孔雀開屏一般,從她全身綻放出來。

耀目如綠色太陽!

兩根木雕,如瞬間蛻變成世間最鋒利的矛,在她的手中,竟展現出神異的風采出來。

木雕的一端,雕刻成秦山頭部的位置,重重刺在古樹凝出的綠色光幕壁障上。

「哧啦!」

厚實堅韌的綠色壁障,如撕裂的薄膜,第一時間綻裂出兩道狹長縫隙。

「啪啪啪!」

一根根青嫩的古樹枝幹,紛紛爆炸,如玉石落地摔成粉碎。

被古樹茂密枝葉裹著身子的夜憶皓,眉心清晰可見的小樹印記,忽然變得黯淡起來。

夜憶皓臉龐也明顯蒼白了一分。

「賤婢!中了巫毒竟然還敢猖狂!」夜憶皓厲喝。

「嗡嗡嗡!」

趴伏在他心臟上的八翼蜈蚣王,突然怒嘯起來,刺耳的嘯聲,如利器刺入所有人耳膜。

就連沒有中巫毒的那些人,一時間都是頭皮發麻,聽不到附近的聲音。

一擊破掉古樹綠色壁障的謝靜璇,突然七孔流出污血,模樣凄厲可怖到了極點。

巫毒·依然處在她真魂深處,便是她突獲神力,再是神勇,還是無法徹底逃脫巫毒的侵蝕影響。

黑巫教的上古巫術·招牌的巫毒,能揚名整個暴亂之地,讓許多人聞風喪膽,自然有著其獨到兇狠之處。

「嘩嘩嘩!」

以樹葉叢裹著夜憶皓的木靈,參天樹軀劇烈搖晃,樹枝亂顫。

夜憶皓的眼睛猛地盯向眾人身後的石井。

「汩汩!汩汩!」

石井中,生命之泉的泉水·如被煮沸了,在洶湧沸騰著。

「好!很好!生命之泉的泉水,在封魔碑的作用下·已開始凈化了!」夜憶皓張嘴大笑,「那些污穢,早該凈化的乾乾淨淨,免得繼續作惡!」

秦烈扭頭看向身後。

石井中,那些墨綠色的生命之泉,不斷冒著水泡。

一個水泡炸裂,就有一縷木綠色的輕煙裊裊而出,那些淡淡輕煙懸浮在井口上方兩米處。

以眼睛看,看不出上方有著什麼奇妙-·然而,當他試著以靈魂意識感觸的時候,卻發現井口上方淡淡輕煙著·有著無數殘魂碎念在劇烈動蕩。

石井中細小的黑白斑點,隨著井水的沸騰,似在逐步減少。

那些黑白斑點·就是雪驀炎和夜憶皓口中所謂的污穢,可那些黑白斑點,在謝靜璇的眼瞳深處,也曾浮現出來。

秦烈總覺得其中有著某種聯繫。

「木族,生命之泉,污穢,凈化·洗滌」

一個個詞語,在他腦海中閃過·緊皺著眉頭,秦烈用心思索著,將那一段忽然冒出來的記憶,要梳理清晰。

「殺掉夜憶皓!」洛塵厲聲叫喚。

楚離,雪驀炎,還有杜向陽等人,紛紛飛湧向那邊。

「給我殺!」夜憶皓也是下令。

夏侯淵、林東行、蘇妍等三大家族武者,也從古樹後方衝殺出來,也出來攔截眾人。

五顏六色的靈力光罩,奪目凌厲的電光,神奇精緻的種種靈器,一時間皆是飛上半空。

在秦烈和夜憶皓之間,雙方的慘烈戰鬥,立即拉扯了開來。

「秦烈!記得找機會以封魔碑封印木靈!」楚離在戰鬥中,還不忘傳訊過來。

此刻,他身邊的所有人,包括宋婷玉都加入了戰圈。

秦烈站在石井旁,看著周邊一地的木族族人屍身,眉頭深鎖著,他蹲伏下來,仲手摸向最近的一具木族族人屍身。

他摸向屍身的一截手臂。

那手臂,如一根腐朽的枯木,沒有一絲光澤,沒有一點綠意,灰褐色,乾巴巴的,死氣沉沉。

如被抽離了所有生機和能量。

這具屍體的眼眶深陷,整個人流露出一種絕望、憤怒、恐懼的表情,似乎在生前經歷了某種可怕的事情。

「生命之泉!」

一道靈光在腦海中閃過,秦烈渾身一震,突然間梳理清晰了記憶。

關於木族的記憶!

他看向裹著夜憶皓的那一株巨大古樹,陰沉著臉,突然說道:「此地石井內的生命之泉,皆是來自於周邊木族族人的生命精華們是被活生生煉死,被抽離了所有生機和殘能,才凝成井中的生命之泉!」

「嘿嘿,你小子知道的還不少嘛?」夜憶皓怪笑起來。

他所在的位置,一根根樹枝如長矛利劍,閃耀著綠意盎然的光澤,正在揮舞著,營造成漫天綠色光影,朝著雪驀炎、洛塵等人衝擊。

他顯然在藉助於木靈的力量。

除了謝靜璇以木雕,一擊破掉木靈的綠色壁障,令他和木靈同時受創之外,他好像再沒有遇到像樣的兇險。

雪驀炎、楚離、洛塵等人兇猛的攻擊,竟無法靠近他,無法衝破那些茂密的樹葉叢,真正轟落到他的身上。

他顯得比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