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六十二章冤家路窄

第四百六十二章冤家路窄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7 18:40  字數:3681

眾人很快確定了方針—先離開這片森林。!

由洛塵負責帶路。

廣袤森林中古樹茵茵,每一株大樹都有十幾米高,遮天蓋地·人在樹林內行走,都覺得幽暗陰涼。

尤其是,當眾人意識到那一株株古樹,皆是暗藏殺機之後。

洛塵孤身一人,在前方林間沉默行走著,趙軒、張晨棟還有一名天劍山的武者,拉在他身後,不急不緩地跟著。

趙軒三人後面,乃是幻魔宗的雪驀炎等人。

這五名少女,一路上冷言少語,神情警惕,注意力始終放在周邊古樹上。

秦烈、楚離、杜向陽一行人,落在最後,和前方的雪驀炎都保持著一段距離。

「總覺得這些樹長著眼睛,覺得夜憶皓能通過它們,準確定位到我們的位置。」一路走來,何薇一直覺得不太舒服,一旦來到樹底下,就渾身不自在。

「沙沙沙!」

她講話的時候,聽到大樹枝葉隨風而動的聲音,那聲音落在她耳邊,也讓她很緊張。

「或許是我疑神疑鬼了。」何薇自嘲一笑。

「希望如此。」杜向陽插話,一臉苦澀無奈,「這森林中到處都是樹,我總不能一路行來,將所有樹木燃燒掉?呵,我只是通幽境的武者,還沒有本事以身上的火焰靈訣,焚燒掉整片森林。而且,這些樹木明顯有著簡單靈性,需要持續施加火焰之力才行。」

「我們也沒有功夫等你這麼去干。」楚離皺著眉頭,哼了一聲,道:「夜憶皓也只是通過這些樹,趁著我們不備偷襲罷了。現在我們有了防備心,他再想突下殺手,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我也是這麼想的。」杜向陽笑了笑。

秦烈和宋婷玉並肩走在後面。

「你怎麼樣了?」宋婷玉美眸明熠,輕聲詢問道。

「什麼怎麼樣?」秦烈愕然。

「真魂凝鍊的怎麼樣?」

「快了,我現在希望能儘快到達那雷電覆蓋的區域我有預感,我天雷殛的第三階段,還有境界的新一輪邁進,都可能在那邊實現。」秦烈眼中充滿了野心。

「如果能踏入通幽境中期在這神葬場當中,你應該真正具有自保之力!」宋婷玉振奮道。

「嗯,只有那樣,或許才能和那些天之驕子抗衡。」秦烈看了一眼隊伍前方的洛塵。

他能大致猜測出洛塵的真實力量。

數日前,洛塵力斗林東行和夏侯淵的時候,他曾凝神細心在一旁端詳。

消耗甚大,身負重創的洛塵一劍的威勢,還能令堅實大地裂開一條深深溝壑,那種凌厲可怖的氣勢讓秦烈記憶猶新。

洛塵凝成的「半月斬」,如一輪清冷彎月拋落,鋒芒奪目,威力絕倫,其中蘊含的能量,甚至超過一般如意境初期武者的強度。

這是一式能越級挑戰,能讓洛塵格殺如意境初期強者,令他真正展露強勢的恐怖劍訣。

他認為,現在的他要擋下洛塵的全力幾乎都不太可能。

楚離,先在五人攻擊下,格殺兩名蘇家武者。

後來又在八名中了巫毒者的狂轟濫炸中,展露出強勢霸道。

兩次血戰後,他還勇猛參與到圍攻夜憶皓的戰鬥表現搶眼。

楚離的戰鬥力同樣驚人。

他沒有見雪驀炎顯出真正實力,但他很清楚,雪驀炎還精通血煞宗的種種秘術,還始終沒有施展運用。

他相信雪驀炎也一定極其可怕。

除了這三人外,萬獸山的郁門,還有天器宗的馮一尤,各個都是揚名暴亂之地在各自勢力中歷經考驗冒頭的勝利者,都是一方的天之驕子。

同樣不可小視!

還有一個恢復了實力的夜憶皓……

秦烈意識到在他的身旁,潛伏著一頭頭豺狼猛獸,他必須要盡一切手段強大自己,才能在這場血腥盛宴中活到最後。

此地,步步危機,步步兇險。

還有一些敵人,他尚且沒有遇到,他也不敢肯定在這名為「神葬場」的秘境之中,是否存在著別的生靈。

如果有,如果他不幸遇到,沒有強大的實力在身,他將如何生存?

不知不覺間,眾人來到一處灌木和怪藤叢生的地方。

「小心一點,有點不太對勁。」杜向陽一邊提醒眾人,一邊運轉著靈訣,一圈圈桔紅色火苗,「騰」的一聲從他身上升起。

一個桔紅色的明亮光罩,被他率先祭出,如鵝蛋殼裹著全身。

「大家都小心一點。」雪驀炎也輕呼。

幻魔宗的少女,身上的衣衫忽然變得流光溢彩,彩光如虹編織,也變成防護住全身的薄薄光罩。

何薇和寂滅宗的人,也有模有樣的學著他們,紛紛以靈力形成護身光罩。

一時間,眾人如變成一盞盞明燈,身上都燃起鮮艷流彩的光罩,紛紛以靈力護住了身子

只有洛塵,還有楚離,雪驀炎,這些對自己有著絕對信心的人物,才沒有這麼謹慎,依然沒有採取行動。

可洛塵體內卻綻出凌厲劍意。

楚離身穿的靈甲,也隱隱可見繁星點亮,暗中也有了警惕。

「啊!」

一聲驚恐的厲叫,從前方那名天劍山武者口中傳來,他身上亮銀色的光罩,如被敲碎的蛋殼,突地裂開。

離他最近的怪藤,瞬間化身妖魔,無數蔓藤如觸手,密密麻麻纏繞而來。

同時,他身旁的灌木葉,變成了鋒利的鋸齒,瘋狂地砍向他。

那人身子一下子被砍的血肉模糊。

眾人看了他一眼,同時驚慌起來,紛紛驚叫。

此地,所有的怪藤,所有的灌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