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六十一章森林殺機

第四百六十一章森林殺機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7 16:21  字數:3724

十來根灰褐色樹枝,手指頭粗細,卻有十幾米長,漸漸從樹上垂落下來。

猛一看,如這一株古樹,伸出了長長觸手,要往下去抓什麼東西一樣。

可樹下只有秦烈一人。

此刻,秦烈還沉溺在自己的世界,正凝聚精神意識,慢慢重聚真魂。

天雷殛的第三階段,要以雷霆閃電之力,千錘百鍊的淬鍊真魂,令真魂蘊含雷霆能量,不懼閃電侵襲。

他的修鍊已漸入佳境,只需要鑽研下去,就能在通幽境,將這一階段的雷電淬魂修鍊成功。

待到天雷殛這一階段煉成,他的每一縷精神意識,都能附有雷霆威能!

以後,他與人決戰,就能通過精神意識滲透對方靈魂識海,直接以雷霆閃電,斬滅對方真魂識海!

蘊含雷電能量的精神意識,虛空遊動的速度,也會迅速提升一個階層,能大幅度提升他真魂的戰鬥力。

一根根樹枝,如鋒利的劍,經過一段緩慢的垂落,就在快要臨近他頭頂的時候,陡然一快!

如勁弩利箭,十來根樹枝,狠狠地刺向秦烈天靈蓋,脖頸,全身臟腑都關鍵要害。

「噗!噗!噗!」

秦烈如遭重擊,身體噼里啪啦一陣爆響,炒豆子一般。

頭頂,脖子,胸口部位,在一瞬間出現了道道血口,有鮮血一下子迸射出來。

「嗷!」

秦烈突地朝天厲嘯,骨骼一陣啪啪脆響,強大的氣血之力,猛然從軀體內爆發出來。

明黃色的大地能量,夾雜著森冷的寒冰氣息,從他每一個毛孔中噴涌而出,形成狂烈的衝擊力,將那十來根樹枝紛紛炸斷。

秦烈眼中突顯冷意,抬頭看著那一株大樹「都說萬物有靈,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

「嘩嘩嘩!」

成千上萬樹枝,化為漫天利箭,如接連天地的雨簾垂落。

全部射向秦烈。

「不管你是否真的有靈還是受夜憶皓靈魂御動,我都讓你永遠寂滅!」秦烈冷哼,「給我燒!」

三滴雞血石般的鮮血,從他掌心呼嘯而出,衍變為滔天烈焰,將這一株古樹徹底點燃。

與此同時,秦烈血管內的鮮血涌動著身如一縷血影,倏地就樹下脫身。

雨線般的樹箭,盡數射到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令那一片簡直在瞬間變成一個樹簍子。

「噼里啪啦!」

全力一擊後,這一株古樹被火海淹沒,所有的綠意,所有的生機,都在大火中燃燒殆盡。

同一時刻。

郁門和萬獸山的武者,在林間走動著,往秦烈等人聚集的方位而去。

當他們來到一片樹木密集處後,隨風而動的樹葉,一根根樹枝如突地鮮活過來。

那些樹枝,也化為利箭,瘋狂的射向郁門、紐紹鈞等人。

猝不及防下有兩名萬獸山的武者,來不及以靈力庇護全身,而他們的**又不如秦烈那邊千錘百鍊。

兩人瞬間被樹枝紮成了馬蜂窩。

「該死!」紐紹鈞鐵青著臉,匆忙間躲過一劫,怒喝道:「一定是夜憶皓在搗鬼!」

「修鍊木之靈訣的他,的確有本事御動古樹,這傢伙找到這片森林,賴著不走,就是為了藉助於這兒的地勢將異己一個個剷除了。」郁門哼了一聲,「別讓我碰到他!」

另一邊。

楚離、杜向陽、宋婷玉一行人在另外一片樹木群,也遭受古樹襲擊。

好在,眾人中有杜向陽存在,修鍊火焰靈訣的他,最為克制森林中的古樹,他們又恰恰聚集在一塊兒商議事情,所以都及時避過了。

之後,杜向陽以火焰將最近的那些古樹,全部燒成焦黑木炭,這才放下心來。

森林一角。

夜憶皓端坐在那一株積蓄生機的老樹下面,身上纏繞著樹條,他那眉心中,一株小小的古樹印記,一閃一閃的,似乎在和他進行著交流

黑巫教的武者,還有林東行、夏侯淵、蘇妍等人,也都聚集在他身旁。

都敬畏地看向他。

許久後,夜憶皓睜開眼,眼瞳呈詭異的油綠色,如眼中生長著嫩綠樹苗,「殺了幾個人,但是沒有能滅掉關鍵人物,看來還是需要我們親自動手。」

夏侯淵等人微微鞠身,並沒有開口講話。

「你們恢復的差不多了吧?」夜憶皓再問。

眾人紛紛點頭。

「那好,你們跟在樹神後面,和我一起先找最近的人下手。」夜憶皓喝道。

一根根纏在他身上的樹枝,忽然變得柔軟如棉,一下子將他吊了起來,拉扯著他,將他抽到樹葉叢中。

只見這一株生機盎然的古樹,盤根錯亂的樹根,竟然慢慢橫移起來。

古樹在挪移!

「呼呼呼!」

一株株燃燒的古樹旁邊,秦烈猛地閃耀出來,一眼看到宋婷玉等人心有餘悸的樣子。

「你們也被古樹襲擊!秦烈喝道。!

「你也?」宋婷玉訝然。

「嗯。」秦烈沉著臉,說道:「夜憶皓應該恢復了,他修鍊木之靈訣,黑巫教的上古巫術,也邪門的很。在這裡,他似乎可以御動古樹,我們以後定要萬分小心,時刻謹慎身邊的樹木!」

「看來,想要走出這片森林,恐怕沒那麼容易了。」何薇頭疼起來。

「雪驀炎快要過來了。」杜向陽握著一枚劍符,感知了一會兒,又道:「洛塵也在接近中。」

眾人愈發驚訝。

「等他們過來再談吧。」秦烈道。

「嗯。」

半個時辰後。

幻魔宗的雪驀炎,帶著四名少女走了過來,這些少女神情黯然,情緒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