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六十章血肉獻祭(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章血肉獻祭(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6 18:13  字數:3796

宋婷玉沒有判斷錯。!

在百里之外,紐紹鈞拿著一面萬獸山的令牌,鎖定了秦烈方位後,扭頭對身旁一人道:「找到他們了!」

那是一個皮膚黝黑的高大青年。

此人近兩米高,身披獸皮,體寬如山,全身肌肉虯結,一頭長髮隨意地披在肩上。

他整個人,給人一種充滿了野『性』,極其嗜戰兇殘的可怕感覺。

幾天前,紐紹鈞在面對秦烈、楚離、洛塵等人時,表現的相當狂傲強硬,就連在面對雪驀炎的時候,也沒有一絲敬意。

可在看向這個人的時候,紐紹鈞的眼中,卻充滿了敬畏之『色』。

他深深懼怕這人。

此人自然就是郁門,萬獸山新一代的領軍人物,通幽境巔峰修為,精通萬獸山種種稀罕靈訣,從小就能和靈獸溝通。靈域460

據說,這郁門從小被放逐到凶獸盤踞之地生活,如同野獸一般獨自生活了許多年,經歷了種種考驗。

他有著野獸一般的心『性』和韌『性』,就連現在,傳言此人還是喜食生肉,喜歡痛飲靈獸鮮血,過著半人半獸的生活。

他令萬獸山很多同齡人物感到害怕。

紐紹鈞,雖然心『性』陰狠,手段殘忍,可也同樣害怕他。

「是楚離殺了我們的人?」郁門問道。

「嗯,楚離,還有一個叫秦烈的傢伙,還有洛塵和杜向陽。」紐紹鈞肯定道。

「這些人形成同盟了?」郁門皺眉。

他一皺眉,額頭皺紋密布在一塊兒,竟然形成一個自然而然的「王」字,如百獸之王的標誌。

「應該不是堅實的同盟,只是暫時的而已。」紐紹鈞回答。

「楚離和洛塵都受了傷?」

「傷勢還都不輕!」

「嗯。」

郁門點了點頭,聲音沙啞道:「神葬場沒有朋友,不論他們和萬獸山有沒有仇,如果能逮到機會擊殺,都不要放過!」

紐紹鈞神情一喜。

「不單單是寂滅宗和天劍山。」郁門哼了一聲「這個方針也針對所有人!」靈域460

「明白!」他身後幾名萬獸山的武者,齊聲喝道。

森林偏僻一角。

一株即將老朽的古木,煥發出新的生機,光禿禿的樹榦上又重現嫩芽。

這一棵古樹,根莖深埋在地底深處,極為壯闊,如人的大心臟一樣,釋放出濃烈的生機。

在它周圍,許多本來鬱鬱蔥蔥的大樹,被抽離掉木之精氣正迅速老死,正慢慢腐朽。

它則是越來越生機盎然。

夜憶皓就坐在這株老樹的樹下,一根根柔軟的樹條如麻繩般纏繞在夜憶皓的身上,有綠幽幽的明亮光澤,悄悄輸送到夜憶皓的筋脈血管。

他的心臟處,那隻八翼蜈蚣王趴伏著,身子鼓脹著,似在用力吸氣。

三名身穿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衣衫的武者,被三隻幼蟲鑽入了腦海,眼神空洞無物,呈三角形端坐在夜憶皓身旁。

三個人身上有一絲絲肉眼可見的血肉精氣,不斷流入夜憶皓胸口,沒入他心臟處。

那三人身體如風化多年的肉塊,迅速乾癟,沒有一點生機死氣沉沉。

就像是被迅速晒乾的鹹肉。

幾名黑巫教的武者,處在他旁邊,黑袍下的眼睛幽幽,緊盯著夜憶皓的心臟。

他們很清楚,夜憶皓如今施展的,乃是黑巫教一種古老的巫術—血肉獻祭。

通過三個祭品的血肉獻祭,夜憶皓為八翼蜈蚣王恢復傷勢助它召喚斷裂的八隻翅膀。

「嗡嗡嗡!」

八翼蜈蚣王厲聲怪嘯,嘯聲驚天動地震的那些人耳膜都要炸裂開來。

夜憶皓眼睛越來越亮。

母蟲整整尖嘯了半個時辰。

「咻咻!」

八隻從它身體脫落的翅膀,倏地飛了回來,瞬間重新落到它身上。

八翼蜈蚣王一下子安分老實下來。

「噗噗噗!」

三名進行血肉獻祭的武者,則是突地爆炸開來,將周邊濺『射』的到處都是鮮血。

三隻幼蟲,在血肉炸碎中,從裡面飛了出來,飛向夜憶皓的胸口,飛回母蟲身邊。

一根根纖細柔軟的樹枝,忽然從古樹上落下,搭在那些濺『射』的鮮血

樹枝瞬間被鮮血染紅。

「咕噥!咕噥!」

一滴滴鮮血,如被樹枝吸吮著,迅速消失。

就連那些碎肉塊,也被樹枝吞沒進去,這些從古樹上垂落的樹枝,如吸管,在吸食鮮血和肉團,將那三個爆碎的武者吞了個乾乾淨淨。

夜憶皓的眉心中央,顯現出綠幽幽的光芒,光暈中,一株袖珍型的小樹印記,奇妙-的浮『露』出來。

一股奇異的波動,從他眉心的印記之中,迅速沒入他心靈識海,和他達成奇妙-聯繫。

「放心,我會帶你出去,我會活著從神葬場離開!」夜憶皓如在自言自語,「但在此之前,我要你幫我,將這片森林中所有敵人斬殺乾淨!」

「嘩!嘩嘩」!

如在回應夜憶皓的話,這株古樹的樹枝,瘋狂的扭動起來。

顯得無比詭異。

「什麼?八翼蜈蚣王的八隻翅膀,竟然從秦烈空間戒內飛走了?」何薇瞪大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楚離和寂滅宗的武者,還有杜向陽,聞言也都過來了。

宋婷玉又重新解釋了一遍。

聽完後,楚離和杜向陽都皺起眉頭,都覺得夜憶皓恐怕是通過什麼秘術,才成功將母蟲斷翅召喚回去的。

「這意味著夜憶皓應該恢復過來了。」楚離表情凝重,「奇怪,按理說他受傷也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