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九章順從

第四百五十九章順從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6 18:13  字數:3099

「奇怪,相隔那麼遠,她怎能知道你在修鍊血靈訣?

雪驀炎離開幾分鐘後,宋婷玉從一簇茂密樹葉間冒出頭來,她身上一圈五色的波光,奇妙-的蕩漾著。

秦烈也在當中。

察覺到雪驀炎靠近後,他立即收起無字墓碑,讓宋婷玉祭出那件隱匿身跡的靈器,將兩人遮掩了起來。

兩人貼身靠著,處在一個小小的光罩內,從樹叢中垂頭看著雪驀炎,看著她疑神疑鬼找了半天,最終不甘心離開。

此刻,因雪驀炎已離開,宋婷玉將那流光溢彩的光罩慢慢收了起來。

秦烈嗅著她身上如蘭幽香,貼著她豐腴誘惑的身子,不自禁地有些心猿意馬,腦海不由浮想聯翩起來。

沉默著,他還是緊緊貼著宋婷玉,眯著的眼睛中,顯出火熱的光芒。

「你幹嘛躲著她啊?你應該告訴她,和你血厲間的關係,盡量交好她,這對我們以後在神葬場的活動應該有所幫助的」宋婷玉小聲嘀咕。

秦烈還是沒有作聲。

心裡覺得奇怪的宋婷玉,扭頭望了一眼,忽地怔住,美艷至極的臉蛋上,悄悄泛出醉人的紅暈。

她一眼看出了秦烈眼中的炙熱,知道這一刻,秦烈腦海中想些什麼。

「這壞傢伙……」

心中暗暗啐罵了一句,宋婷玉適時閉嘴,也不再吭聲。

兩人躲在樹葉叢中,宋婷玉在前,秦烈在後,身子緊靠著,能清晰感知到對方體溫,能隱隱聽到對方急促的心跳聲。

此刻氣氛無比的旖旎。

數十秒後,秦烈下意識抬手一擁,宋婷玉性感撩人的酮體,順勢軟入他懷中。

在輕呼聲中·她半眯著的雙眼,看到秦烈的面容迅速變大。

就在下一刻,秦烈便朝著她,突地吻了下來。

「嚶嚀……」

沒有一絲一毫的抗拒·宋婷玉順從地閉上眼,且熱烈回應他的親吻。

「沙沙!」

茂密樹葉中,不時傳來樹葉摩擦的聲音,一如兩人的耳鬢廝磨。

「嘭!」

在樹葉從展不開手腳的秦烈,摟抱著宋婷玉,忽然從樹上跳落下來。

兩人相擁著,飛身落到樹下·宋婷玉被他抵著,美背靠著大樹,曼妙-誘惑的迷人身姿·正被一雙大手肆意探索著奇妙-,攀登著誘人的山巒高峰。

宋婷玉杏眼迷離,低低喘息著,脖頸都泛出驚人的紅暈出來,簡直誘惑無限。

她身子高挑,酥胸豐挺飽滿,彈性也是驚人無比,令秦烈愛不釋手,恨不得將其變幻出百般形狀出來。

秦烈的另一隻手·則是在她背臀處游弋著,不斷往下,大肆攻城掠地·侵佔著獨屬於他的私人禁區。

宋婷玉連象徵性的反抗都沒有,身心全面失守。

在內心深處,她已真正認可秦烈·她中了巫毒後,生命、靈魂能量一點點流逝,還被黑巫教的武者拚命追殺。

那時,她就暗下決心,若是再能碰到秦烈,必將不再猶豫,不再遮掩自己的感情。

在她以為就要慘死·以為再也無法見到秦烈的時候,上蒼似乎聽到她的祈求·竟真的將秦烈呈現出來!

秦烈成功將她從黑巫教的教徒中救下。

之後一段時間,秦烈嘗試用各種方法助她解開巫毒,發現所有手段無效後,背著她,要找夜憶皓以格殺母蟲為目的,助她解脫巫毒困擾。

連她都沒有抱有一絲希望,不認為秦烈能成功,不認為自己還能活下來。

可秦烈最終成功拿到巫蟲鮮血!

她,也通過一滴巫蟲鮮血,從死亡邊沿走了出來。

秦烈為她所做的那些,她看在眼裡,從杜向陽、楚離口中,她還聽說為了她,秦烈奮不顧身闖入巫毒覆蓋區,力戰八翼蜈蚣王

這一切,都令她的芳心,溢滿了秦烈的身影。

她的身心都認可了秦烈。

所以她對秦烈的索求興不起一絲反抗。敞開,露出大片白皙酥胸,白玉肌膚上迷人的光澤,晃的眼睛都要淪陷其中。

秦烈已經淪陷。

「踏踏!踏踏!」

急促的腳步聲,去而復返,又迅速接近。

就要迷亂的兩人,迅速醒轉過來,宋婷玉匆忙間,又取出光罩趕緊護住兩人。

兩人身影倏地隱形。

雪驀炎清麗的倩影,又一次顯現出來,她充滿狐疑的眼睛,四處巡視著,張望了一會兒,最終又頹然離開。

許久後。

樹下光罩解開,兩人身影重新顯現出來,宋婷玉酥胸半露,美艷的臉上,滿是嬌嗔羞赧之色,「還好我反應快,不然,不然」

秦烈眼中火熱也漸漸退去,咧嘴一笑,道:「不然怎樣?」

「不然就被當場抓個正著了。」宋婷玉嫣然笑著,伸手輕輕將秦烈推開,「你這混蛋,我身上的巫毒才解開沒多久,你就開始動壞心思了。辛虧雪驀炎回來了,否則我怕已經遭你毒手了,你個大色棍!」

風情萬種地捋了捋凌亂碎發,她臉上卻沒有一絲怒意,還是笑盈盈的,顯然並沒有生氣。

「對了,我剛剛的話還沒說完呢,你為什麼不敢和她見面?我覺得,你應該趁早和她說明你和血厲之間的關係,早點和幻魔宗建立同盟。」宋婷玉提起了正事。

「我答應了血厲,在神葬場內如果見到她,會盡量幫她。但現在,我貌似幫不上她什麼,說明我和血厲的關係,反而會讓她覺得,我在通過這個關係求她什麼,畢竟,如今的她,實力比我們強,她自身也足夠強勢。」秦烈摸了摸下巴。

「哎呀?」

宋婷玉大驚小怪起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解人意了?哦,不對,你也同樣善解人衣」她瞥了瞥衣襟,意有所指。

秦烈嘿嘿乾笑。

「我們初認識的時候,你可不是處處為人著想,難道僅僅是因為血厲?」宋婷玉不太相信。

「你別看雪驀炎如今風頭十足,哎,其實她壽命有限制,這次神葬場試煉,她如果沒有奇遇,不能拿到稀罕的聖葯,她」

秦烈搖了搖頭,「這丫頭其實很可憐,加上血厲的交情,我暗中盡量幫她就可以了,不想給她招惹太多麻煩。你也知道,我這人閑不住,運氣一向不太好,很容易滋生事端,如果我過早和她說明與血厲間的關係,可能會令她早早陷入我的麻煩中,而沒有時間去忙她自己的事情。」

「你是不想打亂她自己的步驟?」宋婷玉明白了過來。

秦烈微微點頭。

「嗡嗡嗡!」

聲聲異響,倏地從秦烈空間戒內傳來,在他尚未弄明白原因的時候,八翼蜈蚣王的八隻翅膀,竟一下子從他戒指內飛逸出來。

秦烈和宋婷玉臉色同時一變。

「咻咻咻!」

八隻翅膀,撲扇著,如破空的勁弩,倏地射向遠方,一閃而逝。

「一定是夜憶皓搞的鬼!」秦烈哼了一聲。

「好強的召喚力,你都將八隻翅膀放在空間戒了,這母蟲竟然還能感知到。」宋婷玉暗暗心驚。

「恐怕夜憶皓不多久就會有新動作了。」秦烈覺察到了不妙。

「我知會一下楚離他們?」

「嗯。」

同時,他腰間的一塊令牌,也傳來悅耳的嘯聲。

那塊令牌,來自於萬獸山,嘯聲的響起,意味著萬獸山的武者也發現了他的位置。

秦烈拿起令牌,凝神感知了一下,臉色愈發沉重:「萬獸山的那些傢伙找過來了。」

「這時候,他們還敢過來,一定是有了強援。」宋婷玉想了一下,肯定道:「他們和萬獸山的核心種子郁門匯合了,一定是這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pdian.cam閱讀。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