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八章恢復(求下推薦票~

第四百五十八章恢復(求下推薦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6 12:31  字數:3070

解開巫毒的宋婷玉、何薇等人,重新恢復了精氣神,只需要一段時間的靜養,溫潤靈魂,壯大血肉精氣,就能徹底恢復過來。

雪驀炎為首的幻魔宗門人,還有洛塵三人,雖然從秦烈這邊而去,但卻並未離開太遠。

三方很有默契,相互間的距離,始終沒有超過百里。

三方能通過天劍山的劍符,輕易間達成聯繫,能互通情報。

好隨時應付夜憶皓他們的反撲。

三天後。

除楚離外,所有人靈力都恢復了過來,就連秦烈也只剩肺葉的傷勢,還沒有徹底痊癒。

但是戰鬥,已經不會受太大的影響,傷勢不會減弱他多少戰鬥力了。

一株需要十人合抱的碩大古樹下方。

秦烈盤膝端坐著,身上纏繞著一條條銀亮閃電,如條條粗長的鎖鏈加身。

「轟隆隆!」

陣陣暴躁猛烈的雷鳴,不斷從他胸腔臟腑內響起,震耳欲聾。

宋婷玉一身鮮艷綵衣,半邊曼妙身子,輕倚著粗闊樹榦,美眸中閃耀著動人光澤,正饒有興緻地看向他。

半個時辰後。

秦烈身上狂猛的雷霆波動逐漸消褪,睜開眼,他雙瞳中雷絲電芒攝人,說道:「這次碎魂後,真魂對雷霆閃電衝擊的承受力,明顯要增強許多。」

「以雷電淬鍊靈魂,你這靈訣非常罕見,也一定有著大奇妙。」宋婷玉嘴角勾起優美弧度,笑吟吟地問道:「楚離,杜向陽,包括何薇都是可交之人。那天劍山的洛塵,經過這件事後,要如何判定他和你的關係,倒是個變數……雪驀炎,就是血厲的女兒吧?」

「嗯。」秦烈心中思量著,點了點頭,忽然問道:「怎麼忽然提起這麼多人?」

「神葬場的試煉,共有一年之久,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誰也沒辦法預料。我替你儘早打算打算,希望能提前規避一些不必要的風險,希望能讓你我的將來,變得稍稍順利一些。」宋婷玉幽幽一嘆。

中了巫毒後,宋婷玉很是消沉過一段時間,曾絕望無助過,以為必死無疑。

如今巫毒解除,她又像是變回赤瀾大陸那時的宋婷玉,又充滿了自信,變得聰慧冷靜起來。

「洛塵,雪驀炎那邊,因為夜憶皓的存在,都還保持著和你們的默契。但這種默契並不牢靠……」宋婷玉神色肅穆,認真道:「一旦夜憶皓死亡,亦或者重創,不再對他們構成威脅,你們之間的默契就不會存在。至於雪驀炎那邊,她會不會相信你和血厲之間的關係,會不會因為血厲而交好認可你,也同樣是個難題,洛塵,就更加不用說了,也是個**煩。」

秦烈再次點頭,道:「有什麼好建議?」

「從夜憶皓和三大家族聯合,從萬獸山和天器宗走到一塊兒,就能看出來各大勢力暗中早有默契。」宋婷玉暗嘆一聲,道:「盡量多團結力量,只有這樣才能抗衡那些傢伙,才有可能在神葬場存活到最後。」

「嗯,我明白。」秦烈道。

講話時,他的手指輕點向空間戒,念頭一動,那一面無字墓碑從中飛了出來。

墓碑豎立在他身前,內部七道奇妙虹光,如彩虹般燦爛鮮艷。

「我再修鍊一陣子。」秦烈以手指一點點靠近墓碑。

宋婷玉看了看周邊,聆聽了一會兒,發現周圍寂靜無聲後,也靜靜坐了下來,以丹藥溫養自己的身心靈魂。

「嗤!」

就在秦烈的手指,快要觸碰到墓碑碑面時,一股濃烈的氣血忽然湧現。

如絕提的江河之水,順著他的指腹,洶湧席捲向他全身筋脈血管。

比往常都要強烈!

秦烈急忙以血靈訣凝鍊這一股濃烈氣血,以筋脈血管藏匿,以心神感知體會。

他眼中暴射出腥紅如血的光芒,可怖至極,全身毛孔瀰漫處淡淡血霧,以他為中心,釋放出強大的血腥味,恐怖的氣血波動。

「泣血鬼爪!」

秦烈施展血煞宗的靈訣,兩手虛空連續變幻,在空中凝現出一隻只觸目驚心的染血鬼爪,極其嚇人。

一股暴戾嗜血的慾望,不可抑止地,一點點從內心飆升出來,如同要將他帶向邪惡深淵。

在他旁邊修鍊中的宋婷玉,都是臉色一變,有些驚異地看向他。

秦烈也反應過來,急忙壓制著體內強大的氣血波動,令其不要顯得太過於張揚。

五里外。

一條在林間蜿蜒流淌的清澈小河旁,雪驀炎一人在外面放哨,讓五名幻魔宗的少女,浸泡在溪流內沐浴,洗滌身上污垢。

她斜靠著一塊岸邊方石,眯著眼,在默默修鍊著一種要背對著人修鍊的靈訣。

她那清澈見底的眼瞳深處,隱隱顯出一抹血色,令她清麗脫俗的小臉,顯出一絲別樣的妖艷。

她在悄悄修鍊著血靈訣。

她母親是沫靈夜,父親是血厲,她外公乃血煞宗原來的老宗主,她血脈中流淌著血煞宗的鮮血。

她在血靈訣上的造詣,並不比幻魔宗的靈訣弱上多少,事實上,在沒有進入幻魔宗之前,她一直修鍊的都是血煞宗的靈訣和靈技。

只是,血煞宗的靈訣,現今已成了禁忌。

她為了以後的成長,在加入幻魔宗後,不得不將大部分精力用來修鍊幻魔宗的靈訣靈技。

可她依然沒有放棄血靈訣的修鍊。

她一直都當她自己是血煞宗的人。

突地,雪驀炎的眼瞳之中,閃現出一絲驚駭之色。

她猛地看向秦烈所在的方向,低喝道:「好強烈的血腥味!有人在修鍊血靈訣!是誰?」

她首先想到了姜天興。

她知道姜天興和姜鑄哲的關係,這趟神葬場的試煉會,姜天興也代表天器宗參加了,按照道理講,她的確有可能在此地碰到姜天興。

然而,只是認真又感知了一會兒,她立即否定了,「不是姜天興!」

那股濃烈的血腥味,極其的純粹,極其的純正!

這是最正宗的血靈訣!

姜天興和姜鑄哲等人修鍊的血靈訣,已經發生了變異,無法湧現那麼純粹純正的血腥味,那人肯定不會是姜天興。

那會是誰?

「附近,竟然有一個,和我一樣修鍊正統血靈訣的人!」雪驀炎忽然激動起來。

這些年來,血煞宗的門人死的死,逃的逃,僥倖活下來的都隱姓埋名,很少敢四處走動了。

照顧她母親的一部分血煞宗門人,一直在暗中四處找尋血煞宗門人,希望能夠將大家重新聚集起來,可惜收效甚微。

「你們自己當心一點,我四處走動一圈,很快就會回來。」雪驀炎忽然沖沐浴的那些少女知會了一句。

旋即,她悄然離開,朝著她感知到的大致方位,迅速飛掠而來。

「奇怪,竟然在楚離、杜向陽、秦烈那些人的位置,就在他們那一塊兒。」雪驀炎越是靠近,越是好奇。

雪驀炎如森林中的精靈,雪白身影掠動時,林間幻影疊疊。

可惜,行至中途時,那股令她感知清晰的血腥波動,忽然消失的乾乾淨淨。

雪驀炎一下子呆住。

「忽然消失乾淨了,怎麼一回事?那人,為什麼停了下來?」

懷著疑惑,雪驀炎腳步放緩,卻還是往她先前感知到的方位前行。

一刻鐘後。

雪驀炎終於來到那株巨大的古樹處,在這裡,她沒有看到任何人,沒有瞧見一絲異常。

這讓她愈發迷惑不解。

她不死心地四處搜查了一番,連茂密的樹葉中間,都給仔細檢查了一遍。

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雪驀炎無奈放棄,頹然從此離開,途中還頻頻回頭。

……

ps:今天也有三更,周一,麻煩大家登錄下起點帳號,投幾張推薦票給靈域,謝謝~~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