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七章劫後餘生

第四百五十七章劫後餘生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5 18:11  字數:3308

眾人一下子懵了。

秦烈也有些錯愕,他也沒有預料到,這洛塵竟然當真跪下了。

「那件事就此揭過了!」秦烈低喝道。

「希望還能再見到活著的你!」

丟下這句話後,洛塵身如劍光,倏地遠去。

他沒讓任何人看到他的面部表情。

趙軒和張晨棟一愣,他們也想立即離開,可他們身上的巫毒,並沒有徹底解除。

所以兩人暫時沒有動。

「想再次見到活著的我」

秦烈摸著下巴,搖了搖頭,表情忽然古怪起來。

「嘿嘿。」楚離也笑了。

他知道秦烈就算是中了巫毒,沒有巫蟲的鮮血,也同樣能活下去。

何薇、宋婷玉等人也是神色輕鬆。

只有杜向陽,還有不明所以的幻魔宗少女,還是依然驚疑不定。

「其實,我還有七滴巫蟲鮮血。」

秦烈沖杜向陽、雪驀炎等人咧嘴一笑,笑容說不出的得意,他還順勢將另外一瓶巫蟲鮮血取了出來。

「本來嘛,我只是希望逼迫逼迫萬獸山、天器宗,希望能從他們手中多索要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哪料到他們心存歹意,見我們勢弱,竟然要強奪。」秦烈解釋。

幻魔宗的少女,一看到還有一瓶子巫蟲鮮血,皆是哭笑不得。

「你這人真是壞透了!」潘芊芊撇了撇嘴,對他翻了個白眼「你也是作繭自縛,你不存著狠宰別人一番的念頭,萬獸山和天器宗的那些人,怎會被逼的狗急跳牆?」

「我拼死拼活奪取的東西,為何要白白便宜別人?」秦烈冷哼一聲「萬獸山和天器宗的那些傢伙,想要巫蟲的鮮血,為何自己不沖入巫毒覆蓋區?」

潘芊芊一下子語塞。

「我只是想讓他們付出一定的代價而已。卻沒料到,他們不但不想付出任何代價,還想聯合你們幻魔宗擊殺我們,強取我手中的巫蟲鮮血!」秦烈滿臉冷意,毫不客氣道:「那是他們咎由自取!」

「也的確是這樣。」潘芊芊點了點頭。

「芊芊,我們找地方恢復靈力。」雪驀炎招手。

那些幻魔宗的少女,選了一個離秦烈眾人不遠,一地碎樹葉的地方呆了下來。

她們紛紛取出靈石,以此來恢復靈力,保持最佳的狀態。

「諾,答應你的天炎晶!」秦烈揚起手來。

十塊紅燦燦的火焰晶體,從他手中拋飛出去,如絢麗的流星火光,接連射向杜向陽。

杜向陽大喜過望,哈哈大笑著,伸手將十塊天炎晶收起來,說道:「秦烈啊秦烈,你這傢伙,還真是有點意思。」

「杜向陽,你和他認識?」何薇狐疑道。

「認識,當然認識!」杜向陽神情歡悅「剛見到這傢伙的時候,我差點想殺了他,結果卻吃了癟。之後,我見他一次,就躲這煞星一次,哈哈,還好,還好現在我和他並不是敵人。」

他和秦烈,經過這件事後,算是真正冰釋前嫌了。

「我還是欠你一個人情。」秦烈沉吟了一下,摸著空間戒,突然道:「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以天炎晶償還,你開個價吧。」

在他被蘇妍等人攻擊時,杜向陽突然跳了出來,幫助他擋了一會兒,令他的傷勢能順利穩固。

此刻,他已經從心裡認可了杜向陽,覺得這個傢伙其實還不錯。

「別,你繼續欠著吧。」杜向陽急忙擺手「說不定,以後也有我杜向陽求你的時候,先欠著,以後再還這個人情給我。」

「也好。」秦烈笑了笑。

「大家好好休息,只要夜憶皓沒死,我們並不算脫離危險。」楚離沉聲道。

他第一個坐下來,一口吞下幾枚寂滅宗的丹藥,還忽然望了一眼秦烈,問道:「需要丹藥迅速補充靈力嗎?」

「不用了,我用靈石就行了。」秦烈笑著回絕。

楚離也不勉強,他服用的那些丹藥,乃寂滅宗為他特意煉製的,也未必真就百分百適合秦烈。

這般說著話,眾人接連坐下來,就在這片剛剛戰鬥過的地方,分別以靈石來恢復力量。

不多時,趙軒和張晨棟兩人,藉助於兩滴巫蟲的鮮血,成功將真魂中的巫毒解除掉。

兩人一言不發,同時站了起來,拿出天劍山的劍符,確定了洛塵的方位後,便趕了過去。

他們離開後,這邊只有幻魔宗的那些少女,還在不遠處恢復戰鬥力。

「啪啪啪!」

一道道雷霆閃電,此時從秦烈身上疾射出來,瞬間湧入他腦海。

他又一次以雷霆閃電碎魂!

真魂粉碎,無數魂絲,印記,念頭本源,重新潰散。

兩滴火麒麟精血,順勢進入識海,一入其中,那些巫毒的毒素就覺察到不妙,立即從他眼瞳深處飄離出來。

另外一滴火麒麟精血,懸浮在他眼前,就在等候這些巫毒的冒出。

「呼!」

這團熾烈燃燒的火麒麟鮮血,一下子將那些巫毒的毒素裹住,一陣噼里啪啦猛煉。

巫毒的毒素被徹底煉化掉。

八翼蜈蚣王釋放的巫毒,就這樣被他破解掉,沒有留下一點渣滓。

一地碎葉的幻魔宗少女中,雪驀炎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好奇地看向他。

將巫毒煉化掉的秦烈,睜開眼後,也留意到她的注視,不由地露齒燦爛一笑。

雪驀炎輕輕點頭,清澈的眼睛中,有著一絲瞭然的意味,似乎知道就在剛剛,他已經不知不覺間破掉了巫毒。

秦烈又是一笑,卻沒有解釋什麼,只是沖著她也點頭回禮。

雪驀炎沒有再理睬他,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