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四章還是不給!

第四百五十四章還是不給!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4 18:26  字數:3053

秦烈的一聲「不給」,令所有人為之側目,令所有人都突地驚住。

雪驀炎清麗脫俗的小臉上,也寫滿了錯愕,驚訝不解地看向他,眼中都是問號。

她自問她的要求並不高。

和天器宗、萬獸山那邊相比,她已經相當友善的,她幻魔宗這麼強大的戰鬥力,僅僅只是索要一滴鮮血,這難道還過分?

一滴鮮血,換取幻魔宗六人離開,少了一個這麼強大的對立方,何樂而不為?

她無法理解秦烈的想法。

楚離、洛塵、杜向陽眾人,也一個沒辦法理解,都一臉詫異。

這些人,最為忌憚的其實都是幻魔宗,都是雪驀炎。

天器宗和萬獸山的那些傢伙,在他們眼中的威脅,可能還不如幻魔宗大。

「秦烈!」楚離輕喝一聲。

他臉上表露出很濃烈的勸說意味。

「一滴鮮血,少一個幻魔宗這樣的對手,很值得啊。」杜向陽也摸著下巴說。

紐紹鈞和司徒通,包括中了巫毒者在內的另外八名天器宗、萬獸山的武者,也都表情凝重。

他們沒有料到,這幻魔宗的雪驀炎竟然沒有貪圖更多的巫蟲鮮血,而是只打算取一滴。

這大大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然而,更加出乎他們預料的,還是秦烈的反應——如此佔便宜的交易,秦烈竟然一口回絕了!

這讓他們不解的同時,也讓他們暗暗鬆了一口氣。

要是秦烈真答應下來,雪驀炎拿了一滴巫蟲鮮血。立即帶著幻魔宗的少女走開。光憑他們這些人要殺洛塵、楚離、杜向陽還有秦烈等人。雖然也應該可以做到,但一定不會輕鬆。

他們絕對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這並非他們想看到的最佳結局。

最佳的結果,就是他們和最強的幻魔宗聯手,分食十滴鮮血,以碾壓的優勢,不付出任何代價來達成目的——這才是他們想要的!

「我再問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雪驀炎小臉一冷,清澈的眼中,顯出一絲不加掩飾的怒意。「只要一滴巫蟲鮮血,我們幻魔宗所有人都會離開,你究竟給,還是不給?」

「秦烈!」楚離沉喝。

「小子,識相點吧?」杜向陽也收斂了弔兒郎當,有些嚴肅的輕呼。

秦烈突地沉默。

他將另外一個玉瓷瓶收起,只說僅有十滴鮮血,是為了造成奇貨可居的假象,為了以此和對方討價還價,為了逼洛塵放下高傲。下跪道歉求他,為了從萬獸山和天器宗的那些人手中。儘可能的換來足夠多的靈材和利益。

當然,雪驀炎那邊,因為血厲的關係,他從一開始就準備免費贈出一滴。

但是對其他人,他可沒有那麼客氣,是抱著狠宰一番的想法的。

畢竟,這十滴巫蟲的鮮血,乃是他和楚離拿命換來的。

肯定沒有白白送人的道理!

他也沒有料到,當他才說出只剩十滴鮮血時,紐紹鈞和司徒通兩人的眼神就變了,身上的氣勢也變了。

在那一刻,他就意味了過來,知道這兩人動了殺機。

之後,兩人的一番話,也徹底激怒了他!

本來,他是準備訛萬獸山、天器宗一些靈材,逼洛塵下跪道歉,就將十滴鮮血交出去的。

現在他不打算這麼做了。

萬獸山和天器宗的態度,令他極其憤然,又將他心中的瘋狂火焰點燃了。

「還是不給!」秦烈又一次回絕了雪驀炎。

和之前全然一樣。

「好吧。」雪驀炎吸了一口氣,輕輕點頭,道:「我們幻魔宗這邊,和你們萬獸山、天器宗的協議,就此達成了。」

「好!」

紐紹鈞和司徒通同時大笑起來,萬獸山和天器宗的武者,也是神情振奮。

那些人,紛紛取出靈器,一個個身上靈力涌動,下意識散開來,要將秦烈、楚離眾人圍起來。

「杜向陽!你怎麼說?」司徒通冷喝道。

杜向陽滿臉苦笑,他先看了洛塵,然後又看向秦烈,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破口大罵道:「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啊?」

「我不是中了巫毒么?」秦烈裝傻充愣。

「準備一戰吧,希望你們能慢點死,別給天劍山丟人!」杜向陽罵罵咧咧,可還是拿出了劍。

他依然要為天劍山榮耀而戰!

至此,秦烈已明白了所有人的態度。

「呼!」

一團麒麟形態的火焰,忽然在他握著玉瓷瓶的那隻手面上冒出來,他緊握玉瓷瓶的五指,就這麼鬆了開來。

裝有十滴巫蟲鮮血的玉瓷瓶,就怎麼暴露在麒麟形態的火焰之下,只要火焰一下子罩來,那玉瓷瓶內的十滴巫蟲鮮血,會立即被蒸發掉。

「雪驀炎,你和你們幻魔宗的姐妹,幫我們擊殺天器宗和萬獸山的武者。」秦烈聲音出奇的平靜,「不然,這玉瓷瓶內的巫蟲鮮血,我立即全部蒸發掉。」

雪驀炎忽然一呆。

幻魔宗的少女,也一下子愣住,都突然咬著唇,驚駭之極的看向玉瓷瓶。

萬獸山和天器宗的那些武者,也目顯驚懼之色,被這突然的變化震懾到。

「秦烈!別亂來,宋婷玉和何薇他們也中了巫毒啊!」楚離爆吼。

「你小子瘋了吧?」杜向陽怪叫。

「我不相信你會燒掉所有的巫蟲鮮血。」獃滯三秒後,雪驀炎恢復了鎮定,「為了那個女人,你不惜一切代價沖入巫毒覆蓋區,拼著自己中了巫毒,也要滅殺巫蟲,拿到解毒的鮮血。你如果燒掉這瓶鮮血,她,也會因此死亡,我不相信你能捨棄掉她。」

「哼!我也不信這小子真敢這麼做!」紐紹鈞哼道。

「故弄玄虛而已!」司徒通滿臉不耐,「他連死都不怕,就是為了那個女人,豈會白白丟掉讓那個女人存活的希望?他絕不敢這麼做!」

所有人都當秦烈只是純粹的威脅。

「哦?都當我不敢是嗎?」。秦烈環顧四周,目光從這些人臉上游弋了一圈,然後突然擰掉瓶蓋,倒出一滴鮮血出來。

「嗤!」

那一滴巫蟲的鮮血,被他指甲蓋一彈,立即飛入麒麟焰火中,瞬間被火焰蒸發。

「剛剛是第一滴,接下來,是第二滴!」

在眾人還未反映過來之前,秦烈又倒出一滴鮮血燃掉,然後淡然說道:「你們幻魔宗如果還不動手,我就繼續燃燒下去,直到你們攻擊開始。」

這麼說著,他又要去倒第三滴鮮血。

雪驀炎終於崩潰,突地尖叫起來:「殺死萬獸山、天器宗的人!」

所有幻魔宗的少女,心靈的防線,都被秦烈兩滴鮮血的燃燒擊潰。

她們尖叫著,怒喝著,全部御動手中靈器,將鬱悶、壓抑、不滿、怒火發泄到萬獸山和天器宗的那些人身上。

「洛塵,你若能殺掉萬獸山、天器宗兩人,我給你兩滴鮮血解開趙軒、張晨棟的巫毒!」秦烈沉喝道。

洛塵再一次和他對視。

從秦烈眼中,他瞧出了真正的兇狠殘暴,他第一次覺得,這個來自於赤瀾大陸的小武者,身上的確有著令人敬畏的地方。

「好!」洛塵一口答應下來。

「杜向陽!」秦烈嘿嘿獰笑,「你也給我殺!你每殺死一人,我就多給你十塊天炎晶!」

這般說著的時候,他手中空間戒一亮,一塊接著一塊的天炎晶,直接在他身前呈現出來。

待到杜向陽看到那些數量巨大的天炎晶後,他又重新收攏起來。

「好!」而這時,杜向陽已經眼睛炙熱地嗷嗷狂笑起來。

「楚大哥,剛剛那些傢伙那樣羞辱你,你能忍?」秦烈咧開嘴,率先站了起來,他提著雷罡錘,神情猙獰道:「換做我,反正肯定是不能忍的!」

「我忍他娘啊!」楚離立即咆哮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