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二章把持關鍵!(請求月

第四百五十二章把持關鍵!(請求月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4 12:01  字數:3082

巫蟲以自殘八隻翅膀為代價,成功從他手中逃脫,但那八隻翅膀卻留了下來。

八隻翅膀上,分明有著從巫蟲體內滲出來的鮮血,鮮血,則是解除巫毒的關鍵之一!

秦烈只是愣了一霎。

下一刻,他便反應過來,立即從空間戒內,拿出一個玉瓷瓶,小心翼翼地撿起一片翅膀來。

這片翅膀上,有著幾滴還沒有凝固的鮮血,他謹慎地將其湊到瓶口端,慢慢地傾斜著,將裡面的幾滴鮮血倒入玉瓷瓶。

一滴,兩滴,三滴,四滴……

這片翅膀上,僅僅只有四滴鮮血,還有一部分鮮血凝固在羽翅上,黏糊糊的,沒辦法脫落,也不知道是否有價值,秦烈就沒有去動。

他又撿起第二片翅膀,繼續小心地收集鮮血,神情出奇地凝重。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滴滴鮮血,意味著一條條生命,意味著能救活一名身中巫毒者。

因巫蟲的遁離,覆蓋在這片區域的巫毒,沒有再次浮動,也沒有加劇。

而且還是逐漸的消散。

「秦烈!怎麼樣了?」

「巫毒沒有繼續浮游,裡面也沒有了聲音,發生了什麼?」

「秦烈,你還在嗎?」

外面許多人看出了玄妙,紛紛出言詢問,想知道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專心收集巫蟲鮮血的秦烈,沒有立即回應,神情肅然,小心謹慎地將翅膀上的鮮血,一滴滴的聚集起來。

聚集到兩個玉瓶中。

「十七滴!總共才十七滴鮮血!」

半響後,他看著手中的兩個玉瓶,臉上的謹慎和緊張表情,稍稍放鬆了一些。

十七滴鮮血,其中七滴鮮血是他為自己這邊人準備的,宋婷玉、何薇還有三名寂滅宗的武者,五人身中巫毒,都需要巫蟲鮮血。

多出的那兩滴鮮血,一滴給謝靜璇留著的,另一滴,則是為高宇準備的。

雖然聽何薇說謝靜璇恐怕早已支撐不住,說會找個安靜地方等待魂寂,雖然他自己也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也認為謝靜璇恐怕凶多吉少了……但他們畢竟沒有親眼看到謝靜璇的屍體。

只要有一線希望在,一滴巫蟲的鮮血,就能救她的性命。

至於高宇,他也不知道在這麼多人中了巫毒的情況下,高宇是否能幸免於難。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為高宇留下了一滴。

另外十滴鮮血,他封裝在一個新的玉瓷瓶中,準備和外面的那些人好好談談。

他在原地坐下,身前擺放著八翼蜈蚣王的八隻翅膀,這八隻翅膀上鮮血黏糊凝固,也不知能否利用,他也在等,等這邊巫毒散開。

「我還在。」心中有了計較後,他才揚聲輕喝,回應外面焦急如焚的各方勢力武者。

「朋友,格殺巫蟲沒?」天器宗的武者詢問。

「拿到鮮血了嗎?」萬獸山的人開口。

「秦烈,你小子沒事吧?」這是楚離的聲音。

「哈哈,你可真是命大,這都能活著!」杜向陽怪笑起來。

不同的人說出來的話,聽在秦烈的耳中,有著非常大的區別。

楚離率先關心的,乃是他這個人有沒有事,沒有先提巫蟲和蟲血。

杜向陽孤身一人,也沒有中巫毒,他對巫蟲的死活興趣不大,只是純粹的調侃。

天器宗和萬獸山的人,顯然更加關心巫蟲的死亡,和他有沒有拿到巫蟲鮮血,對他本人有沒有受重創,分明沒有一點興趣。

通過這簡簡單單的問話,秦烈心中就有了判斷,有了自己的想法。

「八翼蜈蚣王以自殘八隻翅膀為代價,從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不過我的確拿到了一些鮮血。等巫毒散開後,你們進來,我們可以好好聊聊。」秦烈語氣平靜的回話。

「好!拿到鮮血就好!」

「太好了!」

「堂兄有救了!」

「芊芊有救了!」

很多人振奮起來。

連楚離臉上也流露出慶幸的笑容,明顯鬆了一口氣,道:「小烈兄弟!好樣的!」

眾人在逐漸散開的巫毒外圍,熱烈討論著,臉上都重新洋溢起笑容。

這些人之中,只有洛塵臉色尷尬,站在那兒一聲不吭,眼神也是變得無比怪異。

所有人當中,只有他洛塵,和秦烈有舊怨。

張晨棟和趙軒,是受著他的邀請,和他一道兒進來的試煉者,他曾向兩人承諾,一定會盡全力庇護他們。

如今,那兩人中了巫毒,急需要巫蟲鮮血來破解。

可鮮血卻在秦烈的把持下。

此刻,所有人都會巴結著秦烈,雪驀炎,天器宗和萬獸山的人,還有楚離和杜向陽站在秦烈身旁。

別說他洛塵現在也是傷勢極重,就算是在全盛時期,他要從那些人眼皮子底子,對秦烈強取豪奪,恐怕也討不到絲毫好處。

那他要如何做?

洛塵臉色陰晴不定,孤零零站在那兒,內心掀起了巨大的波浪,臉色時而猙獰,時而頹喪,變幻個不停。

逐漸消散的巫毒覆蓋區內,秦烈盤坐著,趁著巫毒還沒有消散,在調整自己,檢查自己的傷勢。

他驚奇的發現,他的傷勢並不如他想像中的那麼重,他鮮血之中的血之靈氣,對他肺葉和腳掌心的兩處創傷,分明有著巨大的益處。

就在這個時候,他用心感受,發現胸口和腳心的傷洞,不但已經結痂了,而且細胞、纖維都在重組!

鮮血內的能量,在迅速自愈著他的肉體傷勢,他這具變態的軀體,本身也有著超強的恢復力。

各種奇妙疊加在一塊兒,令他之前的肉身重創,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極快的自愈著。

仔細檢查了一下,他神情大定,愈發輕鬆起來。

一隻手攥著幾塊血靈訣,另外一隻手,握著幾塊靈石,他一邊恢復靈力,一邊讓三滴火麒麟精血吸取炎能。

他就這麼等候著巫毒的消散。

巫毒的消散,整整耗費了半個時辰之久,在這半個時辰內,之前中了巫毒逃離的那些人,被他們的親人朋友,以手中的令牌,重新傳訊招呼而來。

潘芊芊,趙軒,張晨棟,還有另外五個來自於天器宗和萬獸山的武者,一共八名中了巫毒者,前後重新趕來。

這些人很快弄清楚了形勢,知道在秦烈的手中,有著可以助他們解脫巫毒腐蝕痛苦的解藥,這讓八人立即激動起來。

「雪姐。」潘芊芊可憐兮兮看向雪驀炎。

雪驀炎重重點頭,清麗脫俗的小臉上,滿是凝重認真之色,「你放心,不論通過什麼辦法,我都會央求這個人給你一滴鮮血!」

「雪姐,我們,我們先前得罪了他呀?我們誤會了他和楚離,還死盯著他追了很久,他恐怕不會那麼簡單原諒我們的……」有個幻魔宗的少女憂心忡忡地說道。

「哎,都是我們的錯,這下子慘了。」又一個少女嘆息。

潘芊芊也急了,「這,這怎麼辦才好呢。」

「總有一個價的!」雪驀炎咬了咬牙,「只要他肯給出一滴鮮血,不論他提出什麼樣的條件,我都會想辦法答應!大不了,大不了我們姐妹一起跪下來求他!」

「雪姐……」潘芊芊眼眶都濕潤了。

「洛兄。」另一邊,趙軒和張晨棟垂頭喪氣,滿臉頹喪,「是那傢伙拿到了巫蟲的鮮血么?」趙軒問。

洛塵臉色灰暗,如斗敗的公雞一般,失去了往昔的驕傲,低垂著頭,道:「沒錯。」

趙軒和張晨棟忽視一眼,簡直欲哭無淚。

洛塵對付過秦烈,而他們,曾經還是幫凶,就算是在赤瀾大陸的時候,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光彩。

可現在,秦烈卻握著能決定他們生死的解藥,這要他們如何是好?

……

ps:今天會有四更,求月票支持!!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