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一章他是為了一個女人…

第四百五十一章他是為了一個女人…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4 10:42  字數:3059

黑巫教的巫蟲,軀體堅硬如鐵,刀劍難傷,一般的水火也難以對它們構成威脅。

正是因為如此,黑巫教才有「傷害轉移」這種陰損的靈訣,通過武者和巫蟲之間的靈魂、血肉聯繫,將自身遭受的重創,轉移到巫蟲的身上。

這樣,被重擊的武者,將能最大程度減少傷害。

夜憶皓就是通過這種方法,將很大一部分肉身的傷創,直接轉到母蟲身上,導致這「八翼蜈蚣王」本來生龍活虎,卻在瞬間萎靡不振,連振翅高飛都不行。

「喀喀喀!」

八翼蜈蚣王的上百蜈蚣腳,如一個個利刃在地上划動著,舞動著令人眼花繚亂的靈光。

這隻脫離了夜憶皓肉身的巫蟲,只有正常男子半截手臂長,通體烏黑,像是由精鐵築造而成,它八隻羽翼扇動間,隱隱可見血珠子從體內滲出來。

出奇地是,那一滴滴血珠子,並沒有從它翅膀上跌落,而是有著很強的粘性般,就黏在它的翅膀上。

「秦烈!儘可能滅殺那隻巫蟲,實在不行的話,也要盡量多的拿到它身上的鮮血!」楚離的叫聲從巫毒濃霧外面傳來。

秦烈並沒有回應,而是專心看著巫蟲,右手提著雷罡錘,立即運轉出天雷殛。

一道道閃電光束,從雷罡錘上交織出來,以眼睛鎖定八翼蜈蚣王的他,集中精神,緊追著巫蟲的腳步,陡然一塊。

「咻!」

他整個人。如凝為一道粗長閃電。和手中的雷罡錘氣勢契合無間。營造出無匹的狂猛氣勢。

狠狠地以雷罡錘轟擊向八翼蜈蚣王。

「嗡嗡嗡!」

八翼蜈蚣王突然察覺到身後的危機,八隻翅膀急促扇動,並且發出震破耳膜的厲嘯。

嘯聲如鋼針銳刺,刺入周邊眾人的識海心靈、五臟六腑一般,令所有人都轟然一震,覺得全身疼痛。

離它最近的秦烈,更是首當其衝,瞬間生出一種被萬箭穿心的恐怖感。就連意識都一下子模糊了。

「轟!」

他連人帶錘,重重地從半空轟落下來,甩的七暈八素,一下子不知東南西北。

八翼蜈蚣王倏地停了下來,它轉過身子,綠幽幽的小眼睛內,釋放出冰冷毒辣的寒光,這巫蟲擁有著高級智慧,和人一樣會思考,有著自己的想法。

回過頭來。它冷冷看了秦烈一眼,有了一霎那的猶豫。

猶豫要不要趁機襲殺秦烈。

它一眼看到秦烈雙眸中的巫毒黑線。它馬上知道秦烈已經中了巫毒,它理所當然的認為,秦烈必死無疑。

中了巫毒者,會一步步走向死亡,能清晰感知到自己生命和靈魂能量的流逝。

那些逝去的能量,又會被它和夜憶皓分別吸食,從而助它和夜憶皓迅速恢復……

它認為它不需要這時候痛下殺手,它認為秦烈慢慢死去,對它和夜憶皓更加有利。

所以它沒有必要在秦烈身上繼續浪費時間。

於是,只是遲疑了一下,它便邁動著百足,又飛快的往遠處奔去。

它顯然錯估了秦烈的頑強和執著!

就在它剛剛奔去三百米時,秦烈重新恢復清醒,一睜眼,他發現他已出現在巫毒覆蓋區邊沿。

他沒有立即看到那隻巫蟲,卻看到身後緊隨的楚離、雪驀炎、杜向陽眾人,那些人,不敢太過接近巫蟲,怕被巫毒給滲透靈魂,只能緊緊吊在後面。

「秦烈!怎樣?」楚離叫喝。

「八翼蜈蚣王呢?」杜向陽詢問。

「你中了巫毒!」雪驀炎掩口輕呼。

秦烈回過神來,沒有答一句話,又是一頭沖入巫毒覆蓋的濃黑區域,怒嘯著狂沖。

「他分明中了巫毒,如果不能擊殺母蟲,不能拿到母蟲身上的鮮血。他,會和所有中了巫毒者一樣,會一點點走向死亡,會清晰看見自己生命的流逝。」一名幻魔宗的少女,低聲幽幽道。

「這傢伙,真是個瘋狂的人啊。」另一人插話。

「從他剛剛和那兩人交戰,毫不猶豫以利劍刺穿自己的肺葉,去擊殺敵人的兇殘手段,就能知道這是多麼瘋狂的一個傢伙。」

「他闖入巫毒覆蓋區的那一霎,我們就都知道,他必然會中巫毒。有什麼好奇怪的?」杜向陽反問。

眾人忽地沉默。

不錯,從一開始,從秦烈踏出了沒人敢踏出的那一步起,大家就應該知道,秦烈必然會中巫毒!

既然如此,為何在秦烈真正中了巫毒後,大家反而還是會驚詫?

或許,在他們的心中,都還心存一絲幻想,都認為秦烈可能有辦法不受影響吧?

「他不會有事!」楚離突然重重地哼了一聲。

眾人眼中驚異更甚了。

天器宗和萬獸山的人,則是輕輕搖頭,有人嘆息道:「雖然很勇敢,可實在太無腦,太衝動了。」

「中了巫毒的人,去追逐釋放巫毒的母蟲,純粹就是死路一條啊。」有人附和道。

「這也是我沒有沖入其中的原因。並不是我沒有勇氣去救我堂兄,而是,而是……我知道完全沒有一絲生機。」有人給自己的懦弱找借口。

「別給自己找借口了,說白了,我們都不如他有膽量。」雪驀炎皺著細長的眉頭,輕聲道:「他那個中了巫毒的朋友,對他來說,一定非常的重要。重要到……他不惜要拿自己的命去賭的地步。」

「他是為了一個女人。」杜向陽忽然道。

「為了一個女人……」雪驀炎小小驚訝了一下,然後輕輕點頭,道:「那個女人真是好福氣。」

一眾幻魔宗的少女,還有兩個天器宗、萬獸山的女子,都是目顯異彩,一下子又高看了秦烈幾分,覺得這個傢伙真是夠爺們。

女人,最是容易被這樣的男人所觸動心扉。

楚離則是一臉怪異地看向雪驀炎。

在他心中,雪驀炎是秦烈的未婚妻,而這時候,秦烈則是為了宋婷玉在捨死忘生,這讓楚離覺得有些古怪。

「重力激變!」

就在此時,濃郁的巫毒籠罩區,又一次傳來秦烈的暴喝。

連身在外面的眾人,都忽然覺察到周邊的重力場,重力瞬間急升數倍。

「喀!喀喀!」

巫毒繚繞區內,那隻八翼蜈蚣王逃離的步伐,因為重力場的激變,速度陡然變緩下來。

強大的重力場,令它小小的身軀,變得忽然重如泰山。

它本就被夜憶皓轉移了大量的傷創,導致連振翅高飛都不能,如今重力場的激變,又分明給它帶來了全新的壓力。

就在它反應不及之時,秦烈連人帶錘,如從天墜落的炮彈,攜帶著漫天雷光閃電,又一次砸落下來。

這次,秦烈身上裹著冰光,裹著閃電,以靈力將耳朵護著,特意來防止它的厲嘯入侵。

「嗡嗡嗡!」它果然尖嘯起來。

可這趟秦烈並沒有那麼不堪,沒有被震的從半空墜落,依舊鎖定了它的位置,猛地轟下。

「轟!」

雷罡錘重重錘擊在它那烏黑的背甲上,無數火光濺射而出,巫蟲被他一錘子直接夯入地內,再次遭受重創。

無數血珠,一下子滲出來,全部黏在它翅膀上,帶著一股奇異的幽香。

秦烈擰起雷罡錘,又要一錘子轟下。

「喀嚓!」

突地,這八翼蜈蚣王的八隻翅膀,竟直接和它軀體分裂。

八道奇詭的能量,瞬間迸發出來,那些能量裹住它,如形成隱秘的遁法,令它一下子失去了蹤跡。

秦烈舉著錘子傻眼了。

在他身下,只剩下這八翼蜈蚣王的八隻翅膀,巫蟲的軀體分明已經逃離出去。

這巫蟲,竟然懂得自殘身體,來形成秘遁術瞬息遠逃。

這大大出乎了秦烈意料……今天開始爆發,求月票加熱!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