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五十章讓開!讓我來!(求月

第四百五十章讓開!讓我來!(求月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3 18:44  字數:3168

受天木杖吸引,從四面八方橫移而來的古樹,在秦烈和杜向陽的火焰席捲下,皆是洶湧燃燒起來。

夜憶皓通過古樹的木之精氣來汲取能量,從而強大自身,增強自己的戰鬥力。

當那些古樹全部燃燒起來,當他沒有木之精氣可以借用,自然不能超強發揮出實力來。

「星落!」

滔滔火海中,傳來楚離的怒吼聲,一顆顆璀璨奪目的星辰,不知從何而來,陡然墜落下來。

星辰之中,傳來浩瀚無際的能量波動,令那洶湧的火焰,都像是忽然被壓制。

「半月斬!」洛塵也在冷喝。

一個半月形的劍弧,銀光燦燦,如一輪彎月從天墜落,凌厲奪命,也朝著火海中墜落。

「攝神!」

雪驀炎手持幻魔宗,運轉奇妙靈訣,雙眸透亮,如敲進了夜憶皓的內心。

杜向陽也在叫囂著,周身湧出濃烈的火焰,也將冒頭指向夜憶皓。

眾強聯手,一起針對夜憶皓,紛紛施展出卓越的靈訣,和超強的靈器手段,勢要將夜憶皓誅殺當場。

秦烈人在那片火海外面,一邊御動著三滴火麒麟精血,燃燒著古樹,一邊謹慎感知著內部的動靜。

濃煙中,只見道道五彩絢爛的靈光,如鮮艷的流星般碰撞,濺射出妖艷之極的火光,璀璨奪目。

他能聽到夜憶皓的厲喝,能聽到「八翼蜈蚣王」的尖利嘯聲,從這一人一獸的嘯聲,他知道夜憶皓怕是遭了殃,被眾人群毆的夠嗆。

他發現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似乎已不需要他在做什麼。

另一邊,天器宗和萬獸山的武者,則是將蘇妍、林東行那些人纏住,令他們分身無術。

跟著雪驀炎過來的那些幻魔宗的少女。則是將黑巫教的那些禹家族人擋著,讓這些人也沒辦法護著夜憶皓。

不論從什麼方面來看,在眾人圍攻之下的夜憶皓,這趟恐怕都要凶多吉少,都要葬身此地了。

這讓秦烈也稍稍安心了一點。

火焰中的夜憶皓,在楚離、洛塵、雪驀炎這三個同級別武者,還有一個杜向陽的群而夾擊之下。也是目顯驚容,也覺得這趟恐怕要凶多吉少。

他手中的天木杖,凝結出一個青幽的光罩,光罩上布滿青綠色的木紋,從中升騰出翠綠色的葉形光芒。

本來,他能通過天木杖。來從周邊古樹中吸取能量,從而全方面庇護自身,大大增強光罩的防禦力。

然而,在秦烈和杜向陽兩人,以烈火,將那些古樹都給點燃焚燒之後,他就沒辦法借用一絲木之精氣。

所以他心中沒了底。

但就在漫天攻擊落下之際。突地,他從這茂密森林的一個角落,感知到一個異常澎湃的生命波動,與此同時,一股濃烈的木之生機,如噴湧出來的泉水一般,一下子從他腳下湧現!

直接加註到他手中的天木杖之中!

一霎間,夜憶皓的能量暴漲近三倍。他手中的天木杖,也在瞬間射出令人目眩的恐怖青光。

「轟轟轟!」

從天轟落的星辰,彎月般的劍虹,雪驀炎的靈魂衝擊,杜向陽的滔滔烈陽,盡數被光罩阻攔下來。

身在光罩之下的夜憶皓,手持天木杖的那隻手。只是被震的鮮血綻裂。

青綠色的光罩,竟然根本沒有爆碎,夜憶皓嘴角雖然沁出鮮血,眼睛依舊明亮。

相反。本來精神抖擻,離眾人還稍遠一點的「八翼蜈蚣王」,反倒是渾身泛出血珠子,在半空中不斷抽搐起來。

「傷創轉移!」

「他將自身的一部分創傷,轉移到了巫蟲的身上,這傢伙真是陰狠!」

「媽的,這都殺不死他!」

眾人齊聲尖叫起來。

一股奇異的靈魂氣息,從夜憶皓的腳底,直達他心靈識海。

在森林的一個角落,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他,讓他儘快過去。

夜憶皓神情巨震,他將嘴角血跡抹掉,咧著嘴獰笑了兩聲,陰森森道:「你們都會死,我保證,你們所有人都會死!」

話音一落,他手中的天木杖,如忽地變成一顆枝葉茂密的小樹。

這個青幽的小樹,一下子將夜憶皓的身體裹住,並且猛地往地底潛入,一下子就失去了蹤跡。

與此同時,那隻「八翼蜈蚣王」則是渾身釋放出漆黑巫毒,嗡嗡怪嘯著,也要遁離出去。

「夜憶皓逃了!盡量殺掉巫蟲,殺不死,也要多拿到鮮血!」雪驀炎嬌喝起來。

眾人都反應過來,一起將目標對向了八翼蜈蚣王,林東行、蘇妍、夏侯淵那些人,還有黑巫教幾名教徒,這一刻,幾乎都立即反應過來,二話不說,紛紛四散逃竄。

然而,這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八翼蜈蚣王吸引,根本就顧不上攔截他們。

就連天器宗和萬獸山的人,也急忙聚集過來,從各個角度將這頭巫蟲圍住。

巫蟲不死,他們那些中了巫毒的親人朋友,都將一個接著一個慘死。

這是他們覺得無法接受的。

就連秦烈,在發現夜憶皓竟然神奇逃離後,也是著急了,不管身上傷勢還沒有恢復,同樣一頭沖向八翼蜈蚣王。

「巫毒!它釋放了太多的巫毒!根本無法靠近他!」幻魔宗的少女在尖叫。

「該死!好濃烈的巫毒,什麼也看不見,不知道如何攻擊它啊!」天器宗的人也在怒罵。

籠罩周邊十幾米範圍的濃稠巫毒,如漆黑的墨汁,黑糊糊的,讓人什麼都看不見。

也令任何人不敢靠近。

誰都知道巫毒的可怕,他們中的那些親人朋友,中了巫毒的慘樣,他們都瞭然於胸,都知道根本沒辦法破解。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大家都想擊殺巫蟲,都想奪取八翼蜈蚣王身上的鮮血,可硬是沒有人膽敢沖入巫毒籠罩的範圍。

而這恰恰就是巫蟲的可怕之處。

這頭「八翼蜈蚣王」,在釋放出全身巫毒之後,周邊巫毒籠罩的範圍越來越大,越來越濃烈,它在往遠處遁離的時候,那些濃烈的巫毒一直環繞著它,讓周邊的人如見鬼魅,紛紛敗退。

無人膽敢沖入巫毒覆蓋之地。

此地,靈魂意識的感知力,被這秘境特殊環境束縛著,大家沒辦法單單憑感覺,以靈器和靈訣對巫毒籠罩區攻擊。

——那只是白白浪費靈力。

必須有人,能衝進去,能確定巫蟲的位置,能看到巫蟲進行轟擊。

也只有這樣,才能重創或者擊殺巫蟲,才有可能拿到巫蟲的鮮血,助那些中了巫毒者解脫。

可惜,似乎沒人敢沖入巫毒覆蓋區,沒人敢不要命的以身涉險,所以眾人眼看就要失去對巫蟲的包圍。

「讓開!讓我來!」

就在此時,秦烈暴喝著,一路疾沖而來,如一道劃破長空的閃電,一頭沖入濃烈的巫毒覆蓋區。

他是唯一的一個,就算是中了巫毒,也能通過碎魂,通過火焰煉化,將巫毒解開的人。

眾人中,也只有他不怕巫毒,不擔心中了巫毒後凄慘而亡。

「好一個亡命之徒!」

「果然兇悍不畏死!」

「秦烈!看你的了!」

眾人紛紛大叫起來,有人為秦烈的不理智暗暗快意,也有人,為秦烈的出頭而暗暗感激。

濃稠的巫毒中,秦烈一頭闖入,立即就感覺到一絲絲毒素,直接滲透到他的靈魂識海,直接侵入他真魂之中。

他完全視而不見。

越往前行,他發現巫毒越是稀薄,走到深處他一眼看到了八翼蜈蚣王。

「喀喀喀!」

這隻巫蟲,似乎受了重創,八個薄薄的翅膀拍打的很是無力,這時候竟依靠一支支蜈蚣腳在地面快速前行。

八翼蜈蚣王,有上百隻蜈蚣腳,這些腳一起划動起來,令它的速度竟然奇快無比。

不比它破空飛馳慢上多少。

在它的翅膀上,有著一滴滴血珠子,它在快速爬動的時候,還不時有新的血珠從體內冒出來。

……

ps:今天還在恢復中,明天起,會多寫,月票雙倍期間,老逆誠懇地求大家多投月票,我會感激不盡,謝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