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四十九章合擊

第四百四十九章合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3 11:49  字數:3076

六根靈紋柱,分別釋放出星河光耀,曲曲折折的長河翅高飛的靈禽,當頭朝著夜憶皓罩了下去。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

「諸天封禁陣!」秦烈遠遠低喝。

一股束縛天地,囚禁靈魂,讓靈力都沒辦法運轉的禁錮之力,陡然在六根靈紋柱所在的空間產生。

夜憶皓恰恰就在其中!

將天木杖擰起,就要一杖轟入楚離胸腔的夜憶皓,身軀猛然一頓。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忽然變得無比緩慢,顯得無比的吃力,無比的艱難。

楚離口噴鮮血的從六根靈紋柱中央拋飛出去。

而雪驀炎,則是一頭鑽入其中,她一入諸天封禁陣的禁錮範圍,也是動作變慢,只覺得靈魂被囚禁著,靈力運轉變幻,就連身體都像是被繩索捆住,連行動都變得艱難。

「秦烈!」

楚離從陣法內出來後,一抬頭,就看到秦烈火速沖了過來,禁不住叫了起來。

「鎮壓!」秦烈沉喝。

一圈圈奇妙-的光波,從六根靈紋柱上蕩漾出來,如湖泊中的漣漪,絢爛多姿。

那些波光,如形成新一輪的束縛,一層層加註到夜憶皓的身上,也順帶落向了闖進來的雪驀炎的身上。

這兩人,處在「諸天封禁陣」內,都如同深陷在泥沼內,行動受制,靈力被影響,就連靈魂的感知力,都大幅度下降。

楚離立即反應過來,在關鍵時刻,以靈紋柱將夜憶皓鎮壓的,正是秦烈!

另一邊,杜向陽也神色驚奇,眼睛發亮的看向六根靈紋柱。

「那不是我們天器宗,**地級靈器之一的封禁石柱嗎?」

「封禁石柱,一共有十二根,這才六根而已啊?不過看樣子,看威力,的確就是封禁石柱啊!」

「封禁石柱,已經遺失了很多年怎會在這個人手裡?」

「鬼知道。」

天器宗的幾名武者,在幫助杜向陽攔截蘇妍等人的時候,忽然看到六根靈紋柱飛天而起,他們都被驚到了。

十二根靈紋柱,本來就來自於天器宗,屬於天器宗的**地級靈器之一。

所有天器宗的門人,對這些地級靈器都極為熟悉了解特性,知道大致的樣子。

如今,一看到這六根靈紋柱突然冒出來還形成星河光耀圖和九曲長河圖等等他們天器宗常見的陣法圖,他們一下子醒悟過來。

六根靈紋柱,就是天器宗遺失的封禁石柱,天器宗**地級靈器之一!

「你真以為能封禁我?」夜憶皓怒嘯。

他手中的天木杖,上面天然的木紋,詭異地蠕動起來,如一條條小蛇般游弋,看起來令人毛骨悚然。

天木杖又被他瞬間插入地下。

將近十五棵數十米高的參天古樹,如被天木杖的某種異力吸引在地底快速移動著,竟直接穿破靈紋柱罩住的防線,硬生生擠入其中。

一株株枝葉茂密的古樹直接在夜憶皓周邊落定,古樹上的樹枝,突然釋放出凌厲的氣息。

「咻咻咻!」

一根根樹枝如突地變成凌厲的木劍,朝著四面八方疾射。

同時,一股磅礴的木之能量,轟然從夜憶皓軀體內爆發出來。

「轟!」

由六根靈紋柱形成的封禁,在瞬間被撕裂,六根靈紋柱被盪的衝天而起,再也無法禁錮夜憶皓。

隨著古樹的靠攏就連夜憶皓身上的麒麟形態的火焰,也再也沒辦法傷害到他。

「嗡嗡嗡!」

八翼蜈蚣王也在厲聲怪嘯嘯聲能撕裂人的耳膜,令聽到的人頭疼欲裂。

一絲絲精純的綠色能量,從夜憶皓頭頂髮絲中飛逸出來,一一注入這頭母蟲的軀體,助這頭母蟲快速恢復。

八翼蜈蚣王迅速變得精神抖擻起來,它那烏黑堅硬的軀體表層,還出現一層綠色的薄膜,形成防禦的結界。

三滴本命精血,似乎知道已經失去了最佳的機會,知道沒辦法繼續煉死八翼蜈蚣王,都主動飄飛起來。

三滴熾烈的火麒麟精血,化為三束火光,呼嘯著,朝著秦烈飛了過來。!-沒入秦烈體內。!

眾人皆是一愣。

「竟然不是杜向陽!」

「竟然真是他!」

「真是奇怪!」

直到這一刻,眾人才發現他們全部弄錯了,才知道在關鍵時刻,以三滴麒麟火焰燃燒夜憶皓和八翼蜈蚣王,令夜憶皓失去對中毒者掌控的人,竟然真是秦烈。

這大大出乎他們的預料。

「原來是你!我的那幾隻幼蟲,就是被你以這種火焰生生煉死的?」夜憶皓也終於看明白了。

「是又如何?」秦烈皺著眉頭,將六根靈紋柱一一收回,心中暗中嘆息了一聲。

還是因為他境界不夠,不能再多的御動靈紋柱,如果他可以將十二根靈紋柱全部御動,以此形成最強的「諸天封禁陣」,他相信夜憶皓一定掙脫不出,會被活生生鎮壓。

連血厲,都被十二根靈紋柱鎮壓,他夜憶皓如何能逃脫掉?

可惜,因為他本身境界不夠,力量的不足,他只能調動六根靈紋柱的力量,所以才讓夜憶皓掙脫了出去。

「你非死不可!」夜憶皓厲喝。

「喀嚓!咔嚓!」

他的身體,如木質化一般,一片片木甲在他皮膚上生長出來,猛一看,他如變成一個木頭人,顯得無比的怪異。

然而,與此同時,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卻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那氣息,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變色!

「夜憶皓修鍊的靈訣詭秘,他能藉助於這些樹木內的生機,來短時間提升自己!」楚離叫道。

「大家小心!」雪驀炎也尖叫起來。

另一邊,洛塵等人也紛紛變色,眾人都感覺到這片區域內湧現出強大的樹木氣息,那些氣息之中,分明有著夜憶皓的靈魂意志存在。

這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安!

「秦烈!跟我一起燒掉這些古樹!」

杜向陽手中的那隻劍,拖曳著長長火舌,率先射到一株古樹上。

同時,他體內靈力涌動,一簇簇火焰又從他全身飛逸出來,凝結成一隻絢爛的火焰鳳凰,翩然落到另外一株古樹上。

「他能從古樹中短時間汲取力量!燒掉古樹,他就沒有外力可以借用!」楚離也提醒。

「好!」秦烈輕喝。

三滴火麒麟精血,又從他體內飆射出去,化為三束火光,分射向三株古樹。

在秦烈和杜向陽的火焰焚燒下,從旁邊橫移過來的古樹,接連被大火淹沒。

在大火中,楚離、雪驀炎還有遠處的洛塵,竟一起衝殺過來,在滔滔火海中,各自施展出強大的靈訣,恐怖的靈器,一起狂攻夜憶皓。

釋放出三滴火麒麟精血的秦烈,也沒有閑著,也將雷罡錘拋飛出去,將全身的雷霆閃電依附在錘子上,以精神意識掌控著雷罡錘,也朝著夜憶皓轟擊下去。

身處在一株株燃燒古樹中央的夜憶皓,厲嘯著,怒吼著,周身青幽的光束橫飛。

無數木劍、木枝、木塊,從他所在的位置,朝著四面八方疾射,皆是凌厲無比。

那頭八翼蜈蚣王,也是厲嘯著,從他頭頂飛離出來,周身瀰漫著濃烈的漆黑煙霧,朝著雪驀炎他們撲殺。

「別被巫蟲靠近!它身上都是巫毒!」雪驀炎提醒。

「用靈器對付巫蟲!我們對付夜憶皓!」洛塵驚叫。

這時候,杜向陽也一頭沖入火焰滔天的戰鬥區,也在怪嘯著,形成對夜憶皓的夾擊。

而之前就身負重創的秦烈,則是沒有冒然進入,他看著被濃煙淹沒的區域,聽著眾人的尖嘯聲,還有靈器瘋狂的碰擊聲,謹慎地和三滴火麒麟精血達成聯繫。

他專心致志地在以本命精血繼續燃燒那些挪移過來的古樹。

ps掛了兩天水,終於退燒了,哎,只有生病了,才知道健康的時候有多幸福~~正在一點點恢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