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四十八章鎮壓(懇求月票!!

第四百四十八章鎮壓(懇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1 18:25  字數:3099

一時間,杜向陽成了夜憶皓、蘇妍他們欲要迅速除掉的目標,而秦烈,則是無人理睬。

他們都當秦烈並不構成威脅。

事實上,連雪驀炎、洛塵、還有萬獸山、天器宗的武者,也都認為是杜向陽以麒麟火焰,破掉了夜憶皓和「八翼蜈蚣王」對中了巫毒者的控制。

眾人中,也只有楚離一人,才知道真正起到關鍵作用的乃是秦烈!

「雪驀炎!你還愣著做什麼?助我擊殺夜憶皓啊!」楚離喝道。

一面星光熠熠的錦旗,忽地從他空間戒內飛逸出來,那錦旗一展開,只見漫天都是璀璨奪目的星光。

一股神秘浩淼的星辰波動,從錦旗上蕩漾開來,如衍化為一條貫穿天地的炫目星河,一下子落向夜憶皓的頭部方位。

幻魔宗的雪驀炎,也是陡然反應過來,立即嬌喝出聲:「幫我對付黑巫教的禹家族人!」

她本人則是拿著幻魔珠,身影一晃,拉扯出一道道如夢如幻的虛影,也奔著夜憶皓而去。

她已看清了形勢。

不論是誰,以麒麟的三團烈火,破掉了夜憶皓和「八翼蜈蚣王」對中毒者的掌控,最終要滅殺的人,還是夜憶皓和母蟲。

幻魔宗和黑巫教,在天戮大陸一向是勢同水火,她如今封印的兩隻巫蟲,還害死了小蝶和小婉,她這趟就算是拿到母蟲之血,將來還是會找夜憶皓算賬。

如今,有了這麼一個好的機會,擺在她的面前,她自然知道應該怎麼做。

「呼呼!呼呼!」

三團火麒麟形態的烈火,依然將夜憶皓和「八翼蜈蚣王」裹著,激烈的燃燒。

那隻長著翅膀的巫蟲,在火焰中厲聲尖嘯著,震的人頭皮發麻,靈魂都要崩潰一樣。

夜憶皓身上蕩漾起一圈圈的青幽光暈,以能量光罩死死護著身體,來抵禦那火焰的焚燒煉化,同樣也是齜牙咧嘴,神態崢嶸。

「立即斬殺杜向陽!」夜憶皓怒喝。

蘇妍、林東行、夏侯淵這三人,還有兩名武者,周身靈光濺射,手中靈器呼嘯著,不斷朝著杜向陽攻擊。

「嘭!」

蘇妍手中金鐵製成的羽扇,雕繪著精美的龍行圖騰,隨著她靈力的匯聚,一頭渾身烏黑的虯龍,竟從扇子內暴嘯而出。

兇狠地朝著杜向陽的胸腔撕咬。

林東行伸手一指,一個一臂長的金色斧頭,閃爍著凌厲的金銳之光,也劈砍向杜向陽。

夏侯淵怒嘯著,運轉靈訣,將杜向陽那一塊區域弄的颶風狂暴,隔絕杜向陽的感知和視線。

「呼!」

杜向陽以焰火之力衍變的火焰鳳凰,突然崩碎掉,在洶洶火焰中,他的身體突然拋飛出來。

「嘭」的一聲落到秦烈身旁。

杜向陽嘴角沁出鮮血,臉色漲的通紅,眼中滿是苦澀。

「保護杜向陽!」

也在此時,萬獸山和天器宗的武者,還有洛塵也終於趕到。

他們馬上加入戰圈,將三大家族的核心種子攔截下來,防止他們再次痛下殺手,將杜向陽真給除掉了。

「不是我,真不是我弄出的麒麟火焰……」杜向陽苦笑著解釋。

「我知道不是你。」秦烈也是無奈。

他剛剛大聲吆喝,說是自己釋放出火麒麟烈焰,竟然僅僅只是吸引眾人一霎目光。

之後,所有人都當杜向陽這個**火焰靈訣,達到通幽境後期的傢伙,才是始作俑者。

而他,在眾人眼中,只是幫助杜向陽打掩護。

「我真是為你擋了槍啊。」杜向陽一肚子鬱悶。

秦烈沒有再次答話,而是凝神看向夜憶皓,以心神聯繫三滴本命精血。

那三滴本命精血,衍化為火麒麟的形態,裹著夜憶皓和母蟲洶湧燃燒,令夜憶皓和母蟲瞬間無法繼續掌控大局。

此時,楚離和雪驀炎飛掠出來,正聯手轟擊夜憶皓。

楚離的那面錦旗,在半空飄飄蕩蕩,不斷凝鍊出星辰光河,從各個角度轟擊。

雪驀炎如幻化出數百道身影,也將夜憶皓淹沒,氣勢驚人。

另外那些幻魔宗的少女,則是擋住那些黑巫教的禹家族人,令他們沒辦法幫助夜憶皓對敵。

「滾!」

夜憶皓一隻手按在心臟處,另外一隻手,突地從空間戒內抽出一根枯木杖。

那根枯木杖,通體呈淡金色,有著天然的木紋,蘊含著天地間的某種至理和奧妙。

枯木杖一出,夜憶皓身上青幽的光暈,瞬間暴漲開來。

他以枯木杖對著楚離揮動。

「嗤嗤嗤!」

無數藤條、樹枝般的青幽光束,全部激射在天上的星辰光幕上,將楚離的那一面錦旗刺的如支離破碎。

「我的天木杖,為地級四品靈器,你的星雲旗,只是地級三品而已!你在之前的戰鬥中,也消耗太大,根本沒辦法發揮出全部實力,你如何勝我?」夜憶皓咧嘴狂笑。

笑聲中,他手中的天木杖,又狠狠地戳在眼前的地面上。

一股強大的木之能量波動,從這根天木杖起,一下子蕩漾出來,朝著周邊方圓數十里區域迅速蔓延。

「呼呼呼!」

許多參天古樹,竟然無風自動,如忽然和夜憶皓手中的天木杖有了呼應。

出奇地,只見漫天飛掠向他的雪驀炎幻象,每一個的腳下,都陡然湧現密集的藤條,出現鋒利的灌木叢。

幻象被木之能量衝擊,一個接著一個的,迅速炸裂。

只有一人,手持幻魔珠,已到了夜憶皓身前十米。

這個才是真身。

夜憶皓精通木之靈訣,所以他才選擇這片茂密森林,在這兒他如魚得水,能在關鍵時刻藉助於地勢,增強自己的戰鬥力。

「古樹在移動!在往這邊靠攏!」幻魔宗的少女忽然驚叫。

她們注意到,這片被寂滅玄雷夷為平地的區域,又重現濃郁的生機。

離這一塊很遠的一株株大樹,在夜憶皓手中天木杖插入地下後,竟詭異的移動開來,根莖在大地內滑動著,迅速朝著夜憶皓的位置靠攏。

「糟糕!」一名萬獸山的武者,禁不住尖叫起來,「這傢伙**木之靈訣,在這裡,他的實力能提升一截。他還能藉助於靈器,來**控這些古木,真是讓人頭疼!」

「改變不了什麼。」雪驀炎忽然輕聲道。

她手中的幻魔珠,陡然射出無數絢麗光芒,一股狂猛的磁場,突然從珠子內傳了開來。

夜憶皓的眼中,突顯一絲迷茫,他盯著雪驀炎,一時間,竟如同傻了一般。

好像雪驀炎在這一刻,變成了他最親,最敬重的人。

他分明中了幻魔宗的幻術!

「楚離!」雪驀炎低喝。

楚離手中又多了一柄星辰點點的寒鐵刀,那柄刀,瞬間斬到「八翼蜈蚣王」身上。

「鏗鏘!」

熾烈火花濺射,那「八翼蜈蚣王」刺痛下厲聲尖叫,凶戾的眼睛,充滿了暴躁之意。

顯然被楚離重擊了一下。

「竟然還沒死!」楚離一愣後,又是準備一刀斬下。

就在此時,夜憶皓忽然醒來,猙獰道:「你找死!」

數十支青幽木箭,由靈力凝結而成,凌厲如刀,瞬間刺入楚離胸腔處。

「噗哧!」

楚離胸腔立即鮮血淋漓,就連口中,也噴湧出一口鮮血。

「諸天封禁陣!」秦烈沉喝。

六根參天石柱,從他的方位呼嘯**,流轉著燦燦精光,帶著一股束縛天地的氣息,忽然朝著夜憶皓的方位罩去。

秦烈雙眸死死盯緊夜憶皓,以靈魂意識御動靈紋柱,構建封禁大陣。

他只需要捆縛夜憶皓一霎,令夜憶皓抽不出手來,去對付楚離。

……

ps:重感冒了,慘,一大早拋去掛水了,媽的,發燒燒的我頭暈眼花,可憐兮兮,求一張月票安慰下受傷的身體,,謝謝~~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