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四十六章偏執狂

第四百四十六章偏執狂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1-01 00:21  字數:3803

「果然不愧是黑巫教的傢伙,當真是一肚子壞水,將所都算計其中。」

杜向陽罵了一句,他從潛藏地走了出來,一步步的,往秦烈的位置挪動,神情輕鬆。

他孤身一人,自己沒有中巫毒,也沒有同伴中巫毒。

眾人中,也只有他,可以完全無視夜憶皓的威脅。

因為他沒任何把柄握在夜憶皓手中。

雪驀炎和四名幻魔宗的少女,在潘芊芊飛離出來後,自知蹤跡敗露,知道沒了繼續潛藏的必要,一個接著一個走了過來。

她們往夜憶皓那邊而去。

「你有兩隻巫蟲在我手中。」雪驀炎盡量讓自己語氣平靜,「我這趟過來,目的非常簡單,你給一滴母蟲的鮮血給我,我還你兩個活著的巫蟲。」

她不打算和夜憶皓兜圈子了,直接擺出自己的籌碼,要逼夜憶皓服軟。

「我要芊芊安然無恙,不然,我會讓的兩隻巫蟲死亡。」她取出幻魔珠。

內部有著變幻莫測諸多幻象的珠子,隱隱可以看見兩隻小小的巫蟲被封印,她朝著夜憶皓揚起,「我知道巫蟲煉製不已,每一隻巫蟲,都需要母蟲的一部分鮮血,需要你靈魂的慢慢溫養。一滴母蟲鮮血,換取兩隻巫蟲,對你而言非常划算,你認為呢?」

夜憶皓陰沉的眼睛,深深看著幻魔珠,看著封印的兩隻巫蟲。

他沉吟了一下,皺了皺眉頭,道:「楚離如果被先一步殺死,如果你的那個同伴還活著,我可以和你換取巫蟲。等著吧,等他們的戰鬥有了結果再說,在此期間,你最好給我老實安分一點。」

「你不怕我弄死你的兩隻巫蟲?」雪驀炎小臉一冷。

「巫蟲,對我而言非常重要·但我認為,相比較巫蟲對我的重要性而言,你的那個同伴,應該對你更加重要吧?」夜憶皓咧嘴冷笑·「兩隻巫蟲若是死了,我只要花點時間精力,還能重新以母蟲孕育,最多消耗點鮮血和魂力。可你的那個同伴,一旦慘死,恐怕就沒辦法死而復生吧?」

雪驀炎忽地沉默。

她清冷的眼眸,流露出濃烈的殺意和冰冷·半響後,她說道:「你讓我同伴走,給我一滴鮮血·我立即丟下巫蟲就此離開。」

夜憶皓嘿嘿笑著搖頭。

雪驀炎深吸一口氣,她遠遠看了一眼潘芊芊,暗暗咬牙,忽然警告楚離,「芊芊要是被你所殺,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句話一出,就意味著她妥協了。

於是,夜憶皓大聲狂笑起來。

「去那邊,將洛塵·還有那個楚離的同伴滅掉!」他吩咐蘇妍。

「好!」蘇妍徹底放下心來。

因為,在她眼中,夜憶皓已經掌控了局勢。

所以她順從地朝著洛塵和秦烈而去。

以血靈訣恢復傷勢的秦烈·一見蘇妍而來,忽地警覺起來。

之前被趙軒、張晨棟纏住的兩名夏侯家、林家武者,在這個時候·又御動著紫焰輪和七禽翎,準備再次對他動手。

蘇妍的眼睛,也遙遙瞄向他,彷彿也是準備先拿他開刀。

這讓他不得不暫停傷勢的恢復,準備繼續血戰。

「我幫你爭取一刻鐘。」突地,杜向陽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

杜向陽竟在他身前站定,懶洋洋地看向蘇妍和另外兩名夏侯家、林家武者·「先過我了這一關吧。」

秦烈忽然愣住。

一皺眉,他低聲道:「你我恩怨已經一筆勾銷。」

「我非要你欠我一個人情不可!怎麼·難道不行?」杜向陽回頭,露出一個燦爛陽光的笑容,「我就要你秦烈欠我一次!」

他在講話時,蘇妍飄然而至,「杜向陽,此事與你無關,你難道真要插手?」

「此事的確和我無關。」杜向陽笑了笑,看著蘇妍,看著夏侯家和林家武者,然後臉色突然一沉,喝道:「但秦烈手持我天劍山的劍符而來!洛塵,還有趙軒、張晨棟,都拿著我天劍山的劍符!還有幾個天劍山的武者,也都慘死在巫毒的毒素下!」

蘇妍一臉錯愕。

她研究過杜向陽,知道杜向陽和洛塵不合,這趟試煉會之前,還敗在洛塵的手中,以獨行俠的身份參與了試煉會。

她不明白,在關鍵時刻,杜向陽為何跳出來,說出這麼一番話。

她無法理解。

「因為他們是天劍山的人,而我,也是天劍山的武者!」杜向陽難得正經起來,「他們容不下我,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但他們,依然都是天劍山的武者!你們要當著我的面擊殺他們,就是不行!他們代表著天劍山的尊嚴,而我,不允許天劍山的尊嚴受辱!」

話音一落,一團團洶湧火焰,忽然從杜向陽身上狂飆而出。

炙烈的火焰,衍變為浴火的鳳凰,鮮艷耀目,以優美絕倫的姿態,攜帶著漫天烈火,翩然落向蘇妍三人。

與此同時,杜向陽渾身火焰燃燒著,手中的那隻劍也揮動起來。

漫天火影,也順勢湧向蘇妍,將他們全部罩住。!秦烈突地一呆。!

氣勢已經萎靡下來的洛塵,正被夏侯淵和林東行聯手反擊,身上有著縱橫交錯的傷口,鮮血淋漓。

可此時,他也神情錯愕地看了一眼杜向陽。

他清晰的記得,在天劍山選拔核心種子的時候,他使勁了手段,才力挫杜向陽,逼杜向陽拱手讓出首領的位置。

他以為,經過那一戰,他和杜向陽只要在試煉會遇到,一定是不死不休之局。

甚至於,在內心深處,他也想過要找機會將杜向陽幹掉,免得杜向陽活著出來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