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四十四章蘊化丹

第四百四十四章蘊化丹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31 12:23  字數:3644

「噗哧!」

秦烈又是一口殷紅鮮血狂飆而出。

林業年和夏侯泰都是通幽境中期武者,境界還超他一籌,雖肉身不如他強悍,靈訣不如他繁多精鍊,但這兩人戰鬥的經驗,還有對力量的運用,其實一點不遜色他。

他能斬殺兩人,全然是因為他的兇狠,因為他那一股子以命搏命的瘋狂勁頭!

如今,林業年和夏侯泰相繼被他以重傷拚死,可他的肺葉也被自己洞穿,一隻腳也被虹音劍穿透,胸腔也承受了寒骨刺的凌厲沖勢。

他渾身浴血,此刻簡直如一個血人,模樣凄慘狼狽到了極點。

似乎,不需要任何人動手,要不了多久,他便會承受不住自己倒下。

可至少,他現在,還依然頑強地站在那兒。

他的一隻腳,還踩在姚泰的腳背上,兩人的腳上還串著半截虹音劍。

另外兩名夾擊他許久的武者,在這時候,其實已離他不遠,其實已可以組織新一輪的攻擊。

然而,也不知為何,這兩人竟然愣在那兒,竟沒有趁著他重創之時,立即突下殺手。

兩人已經膽寒!

他們被秦烈的兇殘和彪悍,給深深地驚懼掉,他們總覺得如果立即下手,自己就會和林業年和夏侯泰一樣,也化為一具凄慘的屍體。

所以他們在猶豫。

「宰了他!給我宰了他!」夏侯淵的咆哮聲適時響起。

兩名猶豫不決的武者,聽到這一聲爆吼,一下子驚醒過來。

兩人忽視一眼,目光重新堅定起來。

「呼呼!呼呼!」

紫焰輪和七禽翎,又在同一時刻呼嘯而出,釋放出強猛的靈力波動。

燃燒磨盤般的紫焰輪,虛空瘋狂轉動著,輪盤上紫色火焰如一朵朵盛開的紫色妖花,鮮艷詭異,釋放出泯滅靈魂的可怕火苗。

七禽翎衍化為七彩孔雀,那孔雀十來米長,渾身彩光熠熠,展翅舞動時,掀起凌厲森冷的寒風氣流。

兩人不敢和秦烈離的太近,只敢以真魂御動靈器,試圖遠遠的將秦烈滅殺,減少自己的危險。

秦烈一把扯住半截虹音劍,刺痛的那隻腳,在一絲絲寒力的滲透下,痛感迅速減弱。

因這隻腳的創傷,他想靈巧的活動起來,要比往常艱難許多。

他乾脆原地坐下。

他暗暗運轉血靈訣,在此兇險時刻,他準備不惜暴露修鍊的血靈訣,也要出其不意的斬殺剩下兩人。

他已準備不顧一切。

「趙軒!張晨棟!你們還愣著做什麼?」

就在此時,同樣渾身染血,一人一劍,掀起一個巨型劍刃風暴的洛塵,竟突然厲色喝道。

先中了巫毒,又被夏侯家、林家兩方人馬合擊,最後還被秦烈寂滅玄雷轟的四散而逃的趙軒和張晨棟,一直遠離戰場,這時候才剛剛重新趕來。

一來,就聽到洛塵的厲喝,兩人下意識就衝過來,要幫洛塵對付夏侯淵、林東行。

「滾開!」一個由道道劍虹凝結而成的巨大球形風暴中,洛塵神情冷冽,喝道:「我不需要你們幫助!將剩下的夏侯家、林家族人,給我斬殺乾淨!」

那巨大的球形劍刃風暴,如能肆虐天地間任何硬物的颶風,呼嘯著滾動。

大地,碎石,木塊,甚至空氣,在那球形劍刃風暴的碾壓下,都被立即粉碎。

洛塵的眼睛,在這時候,望了一下剩餘的兩個夏侯家、林家武者。

那兩人此時正御動紫焰輪和七禽翎對付秦烈。

「這……」

趙軒和張晨棟一呆。

他們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迷惑。

從海月島起,從洛塵知道秦烈開始,他就處處針對秦烈。

秦烈準備藉助於空間傳送陣,從海月島離開時,也是他走了出來,及時攔阻了秦烈的腳步,逼迫著秦烈交出無字墓碑。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準備善罷甘休,還向藍星會的會長許諾,一定會在神葬場內格殺秦烈。

趙軒、張晨棟並不知道洛塵和秦烈究竟有著什麼仇恨,但他們卻知道,洛塵極其厭惡秦烈,一心要除掉秦烈。

但現在,洛塵對他們的吩咐,卻分明是在幫助秦烈,這讓他們莫名其妙,也心生不解,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意味錯了?

所以他們呆愣著,沒有立即行動,想要進一步求證。

就在此時,洛塵又說了一句話:「那個人,我必須要親手格殺!」

他有他的驕傲!

趙軒和張晨棟所不能理解的驕傲!

他這一生,只在李牧手中受過辱,被藐視,甚至被無視。

李牧說他不配成為自己的弟子,說他不夠資格,而秦烈,卻是李牧認同的一個人,半個弟子的身份。

他必須要親自斬殺秦烈,以他的劍,讓秦烈屍首分離,才能證明李牧的錯誤,繼續維持他的驕傲!

所以他要秦烈繼續活著!

趙軒、張晨棟不懂洛塵的驕傲,但能聽懂他這句話,所以兩人不再猶豫,同時撲向了剩下的兩名夏侯家、林家武者。

本欲趁秦烈重創,將秦烈迅速滅殺的兩個人,因趙軒、張晨棟的牽扯,失去了最佳的機會。

秦烈,在連續殺了林業年和夏侯泰後,因洛塵一人分擔了夏侯淵和林東行的壓力,因趙軒、張晨棟的插手,反倒是一下子輕鬆起來。

無人有時間去對付他。

在這個混亂的區域,在幾方激烈的戰鬥中,他竟然神奇的偷的一絲閑暇。

不敢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他端坐在原地,急忙取出靈石,睜著眼,打量著周邊可能出現的新變局,一邊暗暗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