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四十二章兇猛!

第四百四十二章兇猛!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30 13:07  字數:4246

四名來自於夏侯、林兩家的武者,全都是通幽境中期修為,手持精美靈器,眼中盛滿怒火。

他們的親人都在先前的爆炸中喪生。

四人的靈器,分別為「寒骨刺」、「紫焰輪」、「虹音劍」、「七禽翎」,這四種靈器清一色的玄級七品!

四人,都是夏侯家、林家的核心族人,家族的長輩都有些身份地位,所以他們才有趁手的靈器可用。

四樣靈器,在他們的御動下,靈光燦燦,電虹穿梭,紫色焰火簇簇,釋放出強大的能量波動。

秦烈握緊雷罡錘,周身纏滿了閃電雷霆,悄悄聚集鮮血之力,以強悍的肉身爆發力,以織密的閃電,不斷爆鳴的雷轟,抗衡四人的攻擊。

他那具堪稱變態的身軀,表層有著蒙蒙土黃色光暈,皮層上,又有著薄薄的冰凍。

這是以大地和寒冰之力凝結的靈力寶甲。

雷罡錘揮出,一股狂暴的能量,狠狠錘擊在紫色火焰呼呼的飛輪上。

磨盤般的飛輪,邊沿有著一根根鋒利棱刺,在雷罡錘的轟擊下,那些棱刺濺射出熠熠火花。

「嘭!」

紫焰輪被雷罡錘擊中,火光飛濺,呼嘯著飄蕩向遠處。

秦烈身影如電,瞬間橫移了一個方位,避過虹音劍的刺擊。

一個璀璨晶瑩的冰盾,在他後心部位迅速凝結,又將寒骨刺的偷襲擋下。

隨著地心元磁錄的運轉,他周身重力場陡然一變,那飄忽不定的七禽翎,忽然上上下下沉浮不定,立即失去了他的方位。

天雷殛,地心元磁錄,寒冰訣,血靈訣,四種他精通的奇妙法決,在這一刻行雲流水的變幻著。

一會兒,秦烈雙眸冰冷寒冽,身上寒氣幽幽,舉手投足間,冰刀、冰刃四射。

靈訣倏一變幻,秦烈身上又生出不動如山,能令周邊重力場陡然加重的大地氣息。

四人還沒有適應的時候,他靈訣再變,渾身又是雷霆轟鳴,道道閃電從體內飆射而出。

不同的靈訣,在變幻之間,難免有凝滯,難免會有衝突,很多時候,一些人會在變幻靈訣的時候,出現巨大的破綻。

但秦烈似乎完全沒有這種弊端。

四種靈訣,他通過一種堪稱神技的「融靈訣」調動,融會貫通,靈訣變幻的自然嫻熟,沒有任何僵硬凝滯感。

也像是毫無破綻。

至少,這四個來自於夏侯和林家的族人,不能看出任何的破綻。

秦烈充分發揮出靈訣繁多,肉身強悍,蠻力滔天的優勢,在四人的狂轟濫炸中,能硬碰必須硬碰,不能硬碰,就抽身飛離,避其鋒芒。

雖然,時不時地,他還是會被紫焰輪撞到,會被七禽翎掃到,身上會留下幾道傷口。

但從整體來看,他並沒有處於絕對的下風,沒有眾人想像中的不堪一擊。

此刻,另一邊的楚離,也戰上了蘇家和黑巫教的武者,嗷嗷狂嘯激斗著。

夏侯淵和林東行,顯然有些低估秦烈的頑強,錯估了秦烈的實力。

依照兩人之前的猜測,在他們四名族人的攻擊下,區區通幽境初期的秦烈,豈不是瞬間被秒殺?

現在的情況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

然而,不論是夏侯淵,亦或者林東行,雖然極其想斬殺秦烈,卻沒有參與其中。

因為旁邊還有一個洛塵。

夏侯淵、林東行兩人,唯恐靈力消耗巨大的洛塵,會趁機衝突出去,所以他們的注意力,還要分成一部分來放在洛塵身上。

只要洛塵一動,表露出要撤離的意圖,他們會聯手攔阻,不顧一切劫殺。

先前,在他們九人的圍擊下,洛塵已經消耗了太多力量,又被秦烈的寂滅玄雷轟擊過一番,這時候洛塵一定處在最弱的境況,他們自然不肯放過這個機會。

所以他們沒有立即動手。

同樣的,在楚離剛剛觀察秦烈的時候,秦烈如今也注意到了楚離那邊的情況。

楚離比他還要倒霉,此刻,六名蘇家和黑巫教的武者都在對楚離攻擊。

旁邊還站著虎視眈眈的夜憶皓,和咬牙切齒,臉色冷冽如冰的蘇妍。

楚離的壓力比他還要大。

「去吧!」秦烈以心神下令。

三滴殷紅鮮血,在他一個閃掠的時候,從他掌心滴落,三滴鮮血收斂氣息,沒有釋放出恐怖的炎能,緊貼著地面,在揚起的塵土間悄悄離開。

它們去了楚離那邊,準備伺機發難,準備偷襲夜憶皓。

他這是一心多用,時刻不忘這趟的真正目標——斬殺夜憶皓和母蟲。

就在這邊激烈交戰之際,遠處沒有被寂滅玄雷轟炸到的茂密林間,已陸陸續續到了幾個人。

一棵數十米高的大樹的枝幹上,杜向陽神情震驚,獃獃看著交戰的區域。

那邊,所有樹木徹底消失,大地深陷了一個個巨坑,顯然遭受過可怕的摧殘。

這讓杜向陽意識到此地肯定是被寂滅玄雷重重的照顧過。

沒有任何樹木遮掩視線,讓他即便是相隔有一些遠,還是能清晰看到交戰的都是那些人,能看到細微的變化。

「竟然又是秦烈這傢伙。」杜向陽喃喃低語。

他皺著眉頭,選擇冷眼旁觀,並不想參與進去。

另一邊,和杜向陽恰恰相反的位置,幻魔宗的雪驀炎,還有五名少女,如輕盈鳥雀般藏身在另外一棵古樹枝葉中。

她們也在認真觀察著局勢。

「居然是那個傢伙!」潘芊芊眼中巫毒的毒絲,已經滲透到瞳仁深處,她臉色灰暗,顯得沒有精神,「他怎會和夏侯家、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