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百四十章忍不了!

第四百四十章忍不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12-29 12:09  字數:3555

「八翼蜈蚣王」孕育出一隻幼蟲,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就連夜憶皓本人,也需要以真魂、以精神意識溫養一段時間,讓幼蟲信賴他,從而和他建立精神聯繫。

每一隻幼蟲,對夜憶皓來說,都是彌足珍貴。

所以,他曾對禹說過,一隻幼蟲的價值,甚至大於禹等人的性命。

禹[那些人人死了,夜憶皓都不會太放在心上,因為禹家通幽境武者很多,從試煉會出去後,他可以用幼蟲在禹家重新找尋寄宿體。

但四隻幼蟲的死亡,卻讓夜憶皓不能釋懷,沒辦法不暴怒。

「你?」

夜憶皓臉上先前浮現的笑容,一點點的收斂,他眼神變得陰森毒辣,閃爍著冰冷的殺機。

秦烈平靜道:「是我。」

「我會讓巫蟲,慢慢地,一點點地,鑽入你腦海,啃噬你的腦髓。」夜憶皓盯著他,陰惻惻道:「你不會立即死去,你甚至能清醒著,聽見巫蟲啃咬你的腦髓,骨頭的聲音。嘖嘖,那滋味,我保證你此生都沒有體會過,保證你就算是死了,也不會忘記!」

這番話說的很多人毛骨悚然。

不單單楚離和洛塵,還有趙軒、張晨棟那些傢伙,就連和夜憶皓交好的三大家族武者,也都臉色微變。

很多人從內心深處,都對夜憶皓生出一種強烈的恐懼,暗自下定決心,若是有一天不慎落到夜憶皓的手裡,就乾脆點,提前自絕當場得了,免得遭受非人的折磨。

出奇地,秦烈表現的相當平靜淡漠,連眼神都沒有一絲波瀾。

他甚至有些迷惘。

不知道為何,他隱隱感覺到,夜憶皓說的這種折磨人的方法·他似乎曾不止一次的做過。

他內心深處,竟然還認為這種慘無人道的酷刑,不過是稀鬆平常而已,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像·更殘忍,更瘋狂的舉動,他都曾做過

然而,他之後的迷惘,在眾人眼中,卻像是被嚇傻的表現。

夜憶皓和三大家族的武者,眼中顯出不屑的神色·心下認為,小角色就是小角色,只是言語的恐嚇·就讓秦烈肝膽俱裂了。

被夏侯家、林家團團圍住的洛塵,一手持劍,冷冷看了秦烈一眼,哼了一聲:「真給我天劍山丟人,」

秦烈恍然醒來。

他將腦海中,雜亂無序的念頭,給一點點清理出去,保持清明理智,保持冷靜。

他扭頭瞥了一眼洛塵·皺了皺眉頭,道:「都是要入土的人了,嘴還是那麼臭。」

「我若是將死·你以為你能安然無恙?」洛塵冷笑。

「咦?」蘇妍驚訝起來,如發現新大陸一般,禁不住「咯咯」嬌笑·花枝亂顫道:「有趣,還真是有趣呢!你們兩個傢伙都是天劍山的人,竟然還是敵對方,真是有意思。」

「他還不配成為天劍山的武者!只不過會投機取巧,懂得諂媚長者,才能拿到一枚劍符罷了。」洛塵撇嘴譏諷。

他始終認為,秦烈能得到李牧的欣賞·純粹是因為秦烈會奉承,會怕馬屁·知道怎麼討好人。

在海月島,他刻意針對秦烈,不單單只是因為秦烈拿到了無字墓碑。

其實,從知道李牧點名道姓,讓秦烈參加試煉會,稍稍了解了一下秦烈這個人和李牧的關係後,洛塵就對秦烈起了殺機。

因為,秦烈曾以學徒的身份,在李牧的「李記商鋪」待過一段時間。

秦烈在冰岩城走投無路的時候,也是李牧站了出來,帶著他傲然脫身。

在洛塵看,李牧和秦烈,乃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這讓洛塵深深嫉妒。

沒有人知道,洛塵在少年時期,就表現出絕世天賦,在劍道上成就矚目。

沒有人知道,他奶奶洛楠在他最耀目的時刻,曾悄悄帶著他找上李牧,希望李牧能收洛塵為徒。

洛楠深知李牧的厲害,比任何人都清楚李牧在劍道上造詣,所以帶他求到李牧,希望李牧看在她的面子上,還有洛塵的驚人天賦上,能收洛塵為徒。

當年的洛塵,在劍道的天賦上震驚了整個天劍山,他自己也極其自傲,認為整個天劍山,不論是誰都會搶著收他為徒。

他認為李牧也不會例外。

或許,他當時面見李牧的傲然態度,讓李牧心生不滿,所以李牧婉言拒絕了這件事。

他奶奶洛楠不甘心,苦苦哀求,希望李牧能網開一面,可李牧卻咬緊牙關,態度冷淡,無動於衷。

看著在天劍山權勢滔天的奶奶,因為他的原因,在李牧面前低聲下氣,年少氣盛的洛塵,當時就衝動了,言辭尖銳的頂撞了李牧,和李牧起了衝突。

李牧也被年少狂傲的洛塵激怒,以洛塵天賦不心性不佳為由,說洛塵根本不夠資格成為他的弟子。!

那也是洛塵從小到大遭受到的最大打擊。

一向眼高於頂,認為自己天賦無人可及洛塵,被李牧毫不客氣的鄙夷,被深深刺激到了。

從那一年起,洛塵加倍努力,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為了打李牧的耳光,他在劍道上的突破越來越快,最終洛塵成為如意境一下,整個天劍山最強的青年武者!

同時期,一樣出眾的何薇和杜向陽,一直死死被他壓住,被他的耀目光芒死死掩蓋了。

然而,即便是這樣,之後的幾次,他在見到李牧的時候,李牧看他的眼神,依然只有戲謔不屑。

似乎依舊認為他洛塵不夠資格成為他李牧的徒弟。

這讓洛塵的心中,始終有著一根尖刺,讓他一直不舒服。

當他聽說了李牧和秦烈之間